“妈的,就差点比我牛逼了?!崩詈推鹄戳思刀市?。

    “差的多呢?!鄙虻廊缑嗣飞系睦浜?,心里悱恻,人家是百年的老牌家族累积起来的!

    你才多少年?就轻飘飘的越过了人家!

    你还好意思说?

    李和道,“你不用陪我去了,配合老于,赶紧把我的东西找回来,在外面多放一天我都睡不着觉?!?br />
    东西本身不重要,东西本身属于谁才重要。

    越是有钱,越是不在乎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玩什么,因为已经不重要,吃个泡面也都无所谓。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满足于温饱线,混迹于吃喝玩乐,那是穷人的底层追求。

    土豪如他李老二,怎么也得有更高的追求不是?

    “是?!鄙虻廊绮辉倏陨?。

    杨淮坐在秋千上一动不动的看书,李和再看看在远处打闹的李柯和李沛兄妹俩,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他无奈的把兄妹俩拉过来,“你们俩怎么不看书?会考不及格,我会抽人的?!?br />
    李柯昂着脑袋道,“没有我不会的?!?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吹牛的毛病和谁学的?”

    李柯委屈的道,“我说的是真的?!?br />
    李兆坤道,“人家一考就是第一?!?br />
    说的挺自豪和骄傲。

    “真的?”李和看他亲爹这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想当年他自己常年第一,也没见他亲爹这德行??!

    完完全全的区别对待。

    而且,一过来他就发现了客厅的钢琴,没个五六万块钱根本下不来地,打死他想不到李兆坤为了孙女肯下这个血本。

    这还不算,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居然还重金请了钢琴老师!

    简直不是他亲爹的作风!

    要不是他亲耳从他老娘嘴里确认的,他压根就不信。

    王玉兰最后给了实话,不知道李兆坤和渔村谁家的攀比了起来,人家天天吹嘘自己家孙女得了钢琴奖,李兆坤不落下风,也跟着附和说自己孙女会。

    实际上呢,李兆坤压根就不晓得钢琴是什么玩意!

    可是吹过的牛逼要落实,因为人家说了,两个孩子有时间可以互相交流。

    要是实现不了,他这张老脸以后可没地方放!

    他自认为自己家孙女不差,因此急忙着打听什么叫钢琴,哪里买,怎么请老师,所幸的是,这一切都有丁世平包办,他动动嘴皮子出个钱就是。

    李柯重重的点点头,“那是当然?!?br />
    李和高兴的摸摸她脑袋,“那就好,再接再励,想好了要什么礼物,到时候大伯送你?!?br />
    “好,说话算话?!崩羁掠Φ母纱?。

    “我还能蒙你不成,还有你普通话还要认真学,不然回去了你妈又是麻烦?!崩詈投哉庋就返钠胀ɑ霸嚼词窃讲槐M?,仅限于听,说的还是磕磕碰碰,他又把李沛拉过来,“你呢?”

    李沛指指杨淮,“我跟他一样?!?br />
    李和问,“一样?什么一样?”

    “一样不及格呗?!崩羁略谂员咝以掷只?。

    “不及格?”李和乐了,又把杨淮喊过来,“你们俩,这怎么混的?连妹妹都不如?能不能给争点气?”

    杨淮看着李沛,李沛看着杨淮,俩人大眼瞪小眼,愣是没一个人先开口。

    “他们好笨的?!崩羁录坏昧礁龈绺绲哪ミ葱宰?。

    “不许骄傲,一边玩去,等会去考你?!崩詈秃貌蝗菀装颜庵贿催丛男」俑熳?,又语重心长的对哥俩道,“你们这是欠抽???记不记得我怎么揍你们小姑姑的了?不想挨揍,今年就给我好好学习,不能再马大哈?!?br />
    哥俩对视一眼,又是重重的点头。

    连向来对孩子成绩可有可无的王玉兰都跟着叹气,因为自从到了香港之后,她晓得原来还有家长会和老师家访这种东西。

    虽然她不会粤语,可是每次带着阿姨姜姐去做翻译的时候,她的老脸都跟着红!

    要是一个孩子成绩差也就罢了,可是这哥俩是一个班,还都出自她这一家子,每次家长会,她都恨不得躲着!

    太没面子了!

    那脸简直是没地方搁??!

    李和只在香港待了两天,第三天下午出发,到达吉隆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

    到了机场,他才发现,安保级别不是一般的高,荷枪实弹的安保在机场里随处可见,不过装备确实让他好一番鄙视,居然只是MK2防暴枪。

    还是英国佬淘汰下来的,不过他随即一想,也就释然,毕竟是英国前殖民地。

    不时有专机从机场降落,他才明白为什么说专机不是他这种人坐的,连普通外交官都是和他一样持护照,只有高级领导人走专机楼,享受最高外交礼遇,刷脸过关。

    来接机的是预先到达的郭冬云以及齐华等人。

    “怎么会这么热?”一下飞机李和就热的不行,这是他第一次来马来西亚。

    郭冬云笑着道,“这里的天气习惯就好,我在这里读完初中才去的新加坡,所以还算适应,其实跟新加坡也差不多少?!?br />
    “走吧,先去酒店?!崩詈投哉庵逐ず奶炱辉趺聪不?。

    众人刚上车,噼里啪啦的大雨突然下来了,把车顶砸的啪啪响,司机放慢了车速。

    郭冬云帮着李和的车窗漏了点缝隙,笑着解释道,“马来西亚属热带海洋性气候,终年炎热多雨,这个季节正是东岸的雨季,说来就随时来,一点都不给人防备的?!?br />
    车子到达酒店的时候,这雨却又突然停了,爽爽快快、干脆利落。

    在中央广场的香格里拉豪华酒店门口,李和没有急着进去,倒是在门口先抽了一口烟。

    郭冬云问,“要不要我安排人先把你妹妹送过来?从新加坡到这里坐飞机很快的,你们兄妹俩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吧?”

    李和摇摇头道,“不用,我亲自去一趟新加坡,这样才能看个明白?!?br />
    他这叫暗访,不然都不晓得真实情况。

    对于这丫头,他还是得多留个心眼,要不然被哄了都不知道。

    他一根烟还没抽完,就听见了一阵吵闹声,听不得人家说什么,可是看人家鞠躬的姿势,就能知道是哪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