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手!”李老头抽一口旱烟袋,连烟灰都忘记磕了,任由着它在烟锅子里晃,“甚至连我的司机都能买通?!?br />
    他一生谨慎,颇以识人为能,这个司机自然是他千挑万选过来的,想不到会被这么容易让人给使唤住。

    李和笑着道,“你教我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分钱钞一分货。何况是人,我花几个钱而已,多简单的事情。不过,你这司机确实要换一换了,五万块钱就能把你卖了,甚至还说,只要再加一万,一场车祸现场都是很简单的,连你都不如,你李舒白好歹不落个两三亿是不肯露本性的。其实,你也不用怪你司机,本质上你们是一类人,只认钱,有奶都不一定是娘,不要五十步笑百步?!?br />
    “想和我耍嘴皮子?”李老头眼角一抽,脸上的皱纹更加的深了。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待你向来不薄,这是我的诚心??墒悄隳梦业某闲牡弊雎扛畏?,那我只能让你见识我的手腕?!笨醋爬罾贤返哪恼啪さ牧?,李和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之感。

    他只会被朋友出卖和背叛,而他的敌人是不会有这个资格的。

    “你是想说没有霹雳手段,怎显菩萨之心肠?”李老头好像在讥笑李和没文化。

    “那不重要,看见你不开心的样子,我就很开心了,这很重要?!崩詈吞?,耸耸肩,直到现在,他仍然对李老头的博闻强识而表示佩服。

    李老头不屑的道,“你是小肚鸡肠而已,你这小气性子能做什么大事?”

    李和嘲笑道,“你是不拘小节,也很大气,大气到在我底下委屈十几年,就为了那么点东西?这是大事,出息,比谁有出息?”

    他是一点都不落下嘲弄的机会。

    “你!”李老头被噎的说不出来话,讥诮道,“我说了,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没有我,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藏品?你自己什么眼力劲,你没点数?还不是靠我给你撑着这一摊子?

    而且,我已经很仁义,只拿了一小部分!

    这么多年你可没给过我一毛钱的工资!

    我拿你点东西当工钱,这又怎么了?”

    “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吗?”李和毫不客气的道,“我是没有给过你工资,可是平常零用都是给你两万三万,而且我地下室的钱也是任你取用,我现在甚至都怀疑,依照你这德行,贪墨多少,倒是未可知!”

    突然想到这里,气的更加牙痒痒!

    前些年,因为不方便存银行,他地下室都是放的卢波、苏明、潘松等人每年送过来的现金分红,多的时候有百把万,少的时候怎么样都有几十万!

    从来就是基本没怎么断过!

    许多情况下,为了收购古玩方便,都是任由李老头开销,更加就没有仔细核算过。

    直到李老头去了泰国,李和才把地下室交给溥和尚和朱老头等人管理。

    这一切都是信任!

    董浩听了李和这话,有点撇不住笑,忍不住回过头,捂着嘴。

    李老头涨的脸皮通红。

    好半晌才叹口气道,“儿女子孙都是前世的冤家,我李舒白一生不曾亏欠于人!唯独亏欠这几个孩子!你不要为难他们,有什么问题你冲我来。只要你肯放过这几个孩子,让我怎么样都行,咱爷俩锣对锣鼓对鼓!”

    说的颇为硬气。

    “你亏欠他们?难道你就不亏欠我!”李和不忿的道,“我那么的信任你!你就是这样对我?但凡有一点良知,你都不会这么做!李舒白!我就是养条狗,他都会对我摇个尾巴!而你,却还对我反咬一口!你是人嘛!连狗都不如!”

    再说信任这两个字,他感觉自己是个傻子!

    “那又怎么样?”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烟灰终于被李老头给磕了下来。

    “这个是也是假的吧?”李和手里提着一块玉,这是李老头送给李怡的出生礼物,当时他自作多情的以为这是一块帝王绿!

    笑话而已!

    “也不算差?!崩罾贤凡恢每煞?。

    “你做绝了!我真眼瞎!”李和直接把那块所谓的帝王绿扔到了地上,咔擦一声。

    两个人都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李和冷冷道,“那是因为你没看透,看透了你也就明白了,自古贤不多见,举世之间,百不得其一二。人情多伪,反复变迁,本是常事,你倒是大惊小怪?!?br />
    李和道,“你自己生平寡恩,倒是怨别人不施惠于你?这是什么道理?就好像占我九分九厘的好处,那一分不到,不倒怨我了,我那九分九厘的好处也没有了?”

    李老头默不作声,把烟袋抽的更加亮。

    “也就是说,我被你骗,是我活该?”李和心寒的自不必说,“李舒白,你说你了解我,其实你不了解我,你要钱,你说啊,我会给你,可是你这样偷偷摸摸,让人不耻?!?br />
    “我信你会给我,但是还是自取来的畅快些?!崩钍姘字匦伦谏撤⑸?,换了一个杯子,慢慢的再次泡了一壶茶。

    “你卖给了陈立华是107件,剩下的14件在哪里?”李和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不想再说其它,只想先把自己的藏品找回来。

    “除了陈立华,私下里我又卖了两件,你要是想赎回来,就去赎回来。一个是香港的刘大雄,你知道的。一个是南华银行的陈家。剩下的十二件在我地下室?!崩钍姘状友辖庀乱淮砍?,啪嗒一下,扔到了桌子上。

    眼前闺女和儿子在人家手上,他不得不妥协一下。

    董浩拿过钥匙,从门口招呼张兵,两个人一起下了地下室,不一会儿他先出来,冲着李和点了点头。

    李和道,“让他们搬走,一件不剩?!?br />
    最后四个字他咬的特别重。

    他可不信李老头的屋里只有他的14件藏品,也许这老头子私下里藏了不少好东西,还是用他的钱买的,他就一块拿了,当收点利息也好。

    果不其然,董浩五六个人进入地下室后,是一趟又一趟,大大小小的,都一股脑的往外面搬,反正东西好坏是没人清楚,只能搬回去后慢慢研究。

    李老头终于坐不住了,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李和的鼻子的道,“有进有退,不要太过分!那些东西都是我的!你这样跟抢劫没有区别!我现在就能报警。入室抢劫的罪名跑不了的!”

    “你说的,有本事拿到自己手里就是自己的!你报警就是了,顺便跟警察说一声,还能告我蓄意杀人!打??!””李和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见董浩等人抬着一个佛像在那发呆,就道,“赶紧干活,傻站着干嘛?!?br />
    “快了,快了?!倍频热烁厦涌旖挪?。

    李和把电话扔给李老头,吼着道,“打??!现在就给我打!”

    “你很好!”李舒白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他的孙子和女儿一家还在李和的手上,只能是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和冷笑道,“开支票吧?!?br />
    “什么支票?”李老头不解。

    李和道,“卖藏品的钱你还想捂在手里,想多了吧?”

    “李老二,你过分了!”李舒白这一次真的怒了,到手的钱不可能这么容易吐出来的!

    他自己花了多少心思,只有他自己清楚!

    可谓是殚精竭虑!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同意李和这个要求!

    自己的藏品被李和搬去也就算了,要是资金再被李和弄去,他就什么都没了!

    一无所有!

    “你不比过分?”李和冷冷的道,“你出卖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有今天?”

    李舒白还要说话,突然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接。

    李和示意道,“接吧,万一有惊喜呢?”

    李老头狐疑的接了电话,听见了一阵哭腔。

    “爸,家声不见了?!?br />
    “他不是在泰国吗?”李老头的脸面一寒,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刚刚他的秘书来电话说,他被泰国警方扣下来了,说是行贿罪,现在生死不知,我怕...怕...”女人在电话里哭泣不止,不敢往下面想,也不敢往下面说,“我想马上回泰国?!?br />
    “我会处理,你不用多想,会没事的,你好好的待在香港哪里都不要去?!崩罾贤房戳艘谎廴粑奁涫碌睦詈鸵谎?,然后默默的挂了电话。

    “家里出事了?有需要尽管开口,不需要这么客气?!崩詈退档暮芩嬉?,露出一副关怀的表情。

    “又是你做的好事!”对于李和,李老头现在是愤恨至极!

    他刚刚还在庆幸他的儿子去了泰国,算是躲过一场麻烦!

    可是没想到转眼间,还是让李和钻了空子!

    李和笑着道,“那是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总在边缘试探我的底线。我说过,我有钱,即使搞不死李家声,我也要让他把牢底坐穿?!?br />
    “我倒是不晓得你和泰国人什么时候有了交集!”李老头不服!

    李和笑着道,“除了你这一家子,我还真是一个泰国人都不认识,毕竟我只会一句萨瓦迪卡?!?br />
    “那你凭什么给我儿子判刑!”李老头一副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呵呵....挺不好意思,也怪我这人太低调,很多事情都没给你说过,你以为我就在香港这么点产业?只有内地这点场面?

    你也太小看我了。

    不过呢,你要是知道了,我怕你没胆子做这种事出来,更不用提,有没有心思和我作对了!当然,我也就难得看出你本来面目了。

    来,我现在心情好,我跟你算算,我有几家公司,也让你死个明白,整个东南亚有二成的加油站是我旗下三级子公司的,最大的市场就是马来亚和泰国,马来亚我占四成市场,泰国虽然少了点,可是也有两成。

    好吧,你嫌弃这点能耐不够,我名下有电信公司,一二...三...四....”李和正掰着手指,可是越掰越糊涂,索性道,“大概有那么几家吧,是分别位于意大利,芬兰,日苯的一流的电信和通信公司,你知道他信收购泰国最大电信公司tot20年运营权的资金是谁提供的吗?

    我,是我旗下的电信公司提供的!”

    想到这里,他不免高兴了一下,要是贝那蒂那老头子在,他恨不得抱着吧唧一口!

    好可爱的人??!

    “哼?!崩罾贤防浜咭簧?,还是没有说话。

    李和继续道,“所以,尽管我不认识一个泰国政要,只要我手底下的人认识就行了。哦,对了,知道他信是谁吗?”

    “不知道?!崩罾贤泛孟穸钠频盟盗苏饷匆痪?。

    “泰国的外交部长?!崩詈屠钟谥?,替人解疑,“当然,你儿子冤枉不冤枉我还真好不说,我相信泰国的法律一定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判决?!?br />
    “好,我答应你,钱我给你!”李老头终于下定了决心!

    心下的震惊并没有表露在脸上!

    其实,他并不明白,李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产业呢!

    他以为他够了解了!

    心里大骂,这鬼儿子真能装!

    但是,现在他没办法,他儿子什么情况,他自然了解,许多事情还是他授意办的,想在泰国混的风生水起,一定离不开政治,塞钱,不停的塞钱。

    大家都是这么玩的,想不到现在会成为李和收拾他们的借口。

    唰唰的签完了三张支票。

    李和没接,冲齐华使了个眼色,齐华从李老头带着火星子的眼神中拿过来,然后核对了一遍,转身就走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李和拍起来巴掌。

    “放了我儿子!”李老头好像瞬间衰老了许多,但是看李和的眼神依然没有变,好像要吃了他似得!

    “我凭什么放你儿子?”李和诧异,“记住了,是泰国警方抓了你儿子?!?br />
    “我已经把钱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李老头想不到李和居然会反悔,这不是他认识中的李老二!

    “我的青春损失费,我的精神损失费怎么算?”

    “你又不是娘们,有个毛的青春损失!”李老头气急!差点要骂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