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啊,大家各退一步,说实话,我只是拿回来属于我的东西,你要是记性好的话,你应该晓得,许多东西是我帮你收回来的,帮你归类整理的?!崩钍姘仔γ忻械牡?,“咱们互相不拖欠?!?br />
    李和冷笑道,“互不拖欠?好个互不拖欠!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收古董的钱也是我的,你凭什么说互不拖欠?

    说句难听话,你!李舒白就是我的雇工!

    哪里有雇工偷雇主的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地?

    按你这理论,典当行、拍卖行、博物馆的师傅们是不是都可以随便把公家的东西拿回自己家里了?”

    “要是有本事自然可以拿回自己家?!崩钍姘桌硭比坏牡?,“想当年无论是八国联军还是小日苯,也没有人跟你客气啊,这个条约,那个条约的,也没见有什么公理,也对,没实力就是没公理。国与国尚且是此道,何况是个人,适者生存罢了,今天这话在这社会依然可以说?!?br />
    李和问,“这就是你出卖我的理由?”

    “我说过,别再用出卖?!崩罾贤访纪芬恢?,显得很不高兴。

    李和问,“好吧,我们继续之前那个话题。你是什么时候打我藏品的主意的?!?br />
    “我只是拿回我该得的,也别再用打主意这个词?!崩罾贤泛芙险?。

    “按说这些东西你拿到手里,你应该隐蔽一点,为什么还找陈立华,你明知道陈立华是我的人?!崩詈兔挥写啃暮退闷?,只想把来龙去脉理个清楚。

    “给她最方便,反正给谁都瞒不了你,只是早知道晚知道的问题?!崩罾贤坊卮鸬暮芗虻?。

    李和更是不解的问,“你既然有钱了,自然可以远走高飞,哪怕是去泰国,去泰国,或者就是留在香港,为什么还要回来?还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晃荡?你就不怕我找你算账?”

    “于德华这小子有你关照都混了十来亿身家,这还是少说的,还有黄炳新、陈立华,这些我知道的,在你扶持下都有差不多七八个亿,所以你小子手里肯定也有个百十亿,在香港也能叱咤风云了,可是仅限于香港。在四九城,就凭着平松、苏明这几个小子?能怎么样?还能杀了我不成?我怕他们拿刀子的手不稳当?!崩钍姘桌仙裨谠?,掰扯的很明白,还是回来最安全。

    在中国,一命赔一命,很实在。

    有一点他很相信,即使李和是他们亲爹,他们也断然不会为了李和担杀人的责任。以前是穷混混的时候不可能,现在亿万人家,正等着享受人世繁华,那更是不可能,谁让李和的手里没有几个傻子呢?

    李和问,“你认为你吃定我了?还是说你认为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他不晓得李老头为什么有底气说这话。

    “不,我只是相信你不会拿我怎么样,我们一定可以和平相处的?!崩罾贤吠蝗荒源慌?,笑着道,“光你问我了,我还没问问你呢,你不会就知道这些吧?”

    “付霞为什么和你掺和在一起?”一想到这个,李和的脸面发黑,恨不得上前揍一顿这老头。

    “为什么?这你得问她了?!崩罾贤反傧恋牡?,“人嘛,谁又说得准呢。不过话说回来,付尧这孩子长的不错,真挺像你?!?br />
    “是挺不错?!崩詈兔嫖薇砬?。

    难道付霞连这个都没对李老头隐瞒?

    “像你,长的很像你?!崩罾贤吠蝗幻俺隼凑饷匆痪?。

    “什么意思?”李和眼角一抽。

    李老头笑着道,“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这种事瞒的了别人,却是瞒不了我。我以前还在琢磨,你是血气正旺盛、肆无忌惮的时候,又是少年多金,怎么可能这么安分?

    有一点咱们爷俩想通,就是不信邪,你身边的姑娘们,我一个个琢磨过去,疑心最大的就是这付霞了?

    这丫头虽然家境不好,又是个倒霉催的遇到个不靠谱的男人,可是你以为她就这么认命了?

    不能,这丫头心气高着呢,一般人她连句话都懒得说,何况还是生孩子这种事?

    她能含糊?

    不能!

    这孩子的爹,除了你,我就是戳破脑袋,我还真想不到能是谁!”

    李和道,“你就凭这个做判断?”

    李老头道,“那不能,你有一句话说的对,得实锤,没实锤我能跟你说这个话?”

    原本两个应该是敌对的两个人,此时却在这里气定神闲的唠起来了家常。

    李和道,“说吧,什么意思?!?br />
    李老头得意洋洋的道,“原本我也只是揣测,可是付霞这丫头经不住我咋呼啊,三言两句我要是套不明白,我不就吧白活了吗?

    你现在还敢说付尧不是你儿子?”

    “是又怎么样?”李和没有反驳,世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他做的!

    他认!

    “哎,认了就好,这是男人担当??!”李老头竖起大拇指,又故作感叹道,“其实啊,我也不想看你妻离子散,父子不能相见的场景,可是何芳这丫头的脾气啊,我知道,你更知道,杀了你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你再想凑这和和美美一家人?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了?!?br />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在威胁我?”李和凑近了李老头跟前,盯着他的眼睛道,“你知道的,我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br />
    “咱们爷俩不能好好唠嗑了?怎么可能是威胁你呢?”李老头嘿嘿笑道,“男人嘛,谁不犯点错?我理解你,不用这么紧张,你不说,我不说?你媳妇能知道?不可能的嘛?!?br />
    “看来你是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崩詈屯蝗幻俺隼凑饷匆痪?。

    李老头道,“什么意思?行了,爷俩就到这,你啊,赶紧回去吧,不留你晚饭了?!?br />
    李和这句话令他有点懵,不过也没有细说。

    李和朝着屋外,啪啪,怕了两巴掌。

    董浩拿着手提电话,默不吭声的进来,然后交给了李和。

    李和反而把电话机交给了李老头。

    “干嘛?你这又是什么招数?”李老头拿着电话机,有点莫名其妙。

    李和一扬手,笑着道,“接啊?!?br />
    李老头半信半疑的接了电话。

    “爸爸,我收到了你的鲜花,谢谢,想不到你也会有罗曼蒂克的时候!”

    听到这里面欢快的女声,他瞬间一怔,心瞬间塌了。

    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柔声细语道,“小盈啊,你开心就好,你开心爸爸就开心,是谁让你打的电话???哦,我朋友?对,瞧我这记性,是我朋友,老年痴呆不远了。行了,不要留我朋友吃饭,人家事多,不要耽误人家。好,爸爸就先挂了?!?br />
    “怎么样?”李和笑吟吟的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说实话,他们跟我说你女儿挺漂亮的时候,我都不相信,毕竟你也就这熊样,种子不好,苗也好不到哪里去?!?br />
    李老头喊声道,“你要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跟你没完!”

    这一刻,他已经起来了杀心!

    “别这么激动啊?!崩詈驮俅文闷鹧┣?,接过董浩的火,“我就是好奇而已,你敢赌自己的命,赌我不敢杀你。别人说,虎父不食子,我想看看你敢不敢拿你命赌。价钱我已经打听好了,3000美金,人家就敢开枪。真便宜,我当时都没好意思跟人家还价,一口就应了?!?br />
    “李和!”李老头腾地一下站起来!“你要怎么样!”

    “坐下!坐下!”李和笑着道,“这才哪里跟哪里,你电话还没听完呢?”

    董浩到门口又走进来,还是拿着一个手提电话。

    这次不需要李和交代,李老头就直接夺了去,急忙开口道,“喂?!?br />
    “爷,你的司机把我接过来了,说你哪里等我啊,我都到泰山了,还没看到你人影呢?!钡缁袄锏哪泻⒆右豢邗拷诺钠胀ɑ?。

    “我临时有点事情,现在过不去,明天,明天一定去找你。身上带钱就好,好好,那就好,那挂了?!崩罾贤放距伊说缁?。

    红着眼睛看着李和。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有脸问我想怎么样!”李和嘶吼道,“李舒白!你信不信我现在特别想杀了你!但是杀你不解恨!我希望你跟我一起看明天的新闻,华裔少年,泰山失足!”

    ps:谢谢大家的厚爱!众书友齐心协力给老帽众筹了白银盟主,非常感谢!想想有点小激动!老帽可以任性的飘一把!明天万更!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