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令大家感觉诧异的是,他回家也没有着急去找李舒白。

    只是问董浩,“人呢?”

    董浩道,“在西山,前几天来过你家来找你之后,最近就没出过门?!?br />
    李和笑笑,不再说话。

    第三天太阳要下山,他接到江保健的电话之后,他才伸个懒腰道,“走吧,这个帐我要跟他算算,看看他笑不笑的出来?!?br />
    上次来西山他是高兴的,但是这次重新来,望着夕阳下的满山红叶,他说不好是惆怅还是悲哀,哪怕是到此时,他心里是怀着恨的,他都希望有奇迹出现。

    “你们在这里吧?!崩詈鸵桓鋈俗呓?,把董浩、张兵一干人拦在了外面。

    李老头正坐在门前泡茶,看到李和过来,手腕一抖,茶壶倾的刚好,斟满,给李和送了一杯,“尝尝,看我这功夫长进没有?!?br />
    “你挺悠闲的?!崩詈兔慌霾?,还是习惯性的点起了雪茄。

    他发现突然抽习惯雪茄之后,就会觉得香烟太淡,少了股冲劲。

    李老头笑着道,“到我这年龄还能图什么?不就图个自在?我还能有什么指望?”

    “你还可以图财啊?!崩詈托ψ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皆然?!?br />
    李老头不屑的瘪瘪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要那么多钱干嘛?儿孙自有儿孙福,给他们多了反而是祸害?!?br />
    还是那幅风轻云淡,视功名利禄如粪土的模样。

    李和对着富丽堂皇的客厅张望了一圈,笑着道,“没钱的话你可修不起这别墅,你儿子也没机会做这么大,你也没有机会回来养老?!?br />
    “嗯?最近去哪了?前几天去过你家,说你去鲁东了?!崩罾贤废氩坏嚼詈途尤换岱床邓?,两个人这么多年,只有调侃儿,极少有这种真刀真枪的反驳,“一回来就来我这,有事?”

    “去鲁东收了样好东西,你眼力劲不错,让你来帮我掌掌眼,可别让我失望,希望你能看得出来?!崩詈突故且桓毙ξ奶?。

    “齐鲁大地,孔孟之乡,人杰地灵,文化璀璨,好东西自然是多?!崩罾贤匪婕窗寥坏牡?,“是你手里的东西吧,拿过来我看看,你那眼睛是瞎的,找我看准没错?!?br />
    “我眼睛是瞎的,自从遇到你以后就瞎了?!崩詈退呈职咽掷锏木矸萘斯?。

    “摸纸就不对劲?!崩罾贤纷焐鲜钦庋?,但是展开的还是小心翼翼,随即又笑着道,“这是假的,真的黄庭坚的《砥柱铭》在你那,你个糊涂蛋子,自己收了什么东西都不清楚。你这多少钱收的?又是铁定打了水漂?!?br />
    “那这个呢?!崩詈筒灰晕?,随即又递上一块兽首玉玺。

    “你也有,都在浦江地下室放的好好的,还是我亲自放的?!崩罾贤凡痪饧浔淞吮淞成?。

    “这个呢?!崩詈陀纸幼糯涌诖统鲆豢槁觇П?。

    李老头这次沉默了,然后背靠在沙发上,点起烟袋,收起原本的笑脸,道,“你都知道了?”

    “我该知道什么?”李和反问。

    李老头又是一声不吭的低着头,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抿一口茶,道,“年轻人火气大不好,喝茶,败火?!?br />
    “那你觉得我该笑?”李和真笑了,气笑的。

    “比哭还难看,还不如不笑?!崩罾贤凡恍嫉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李和把烟灰直接弹在李老头举起来的那个茶杯上,道,“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br />
    “我李舒白一辈子做事从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李舒白重新放回桌上,明显带了怒气,“想我李家,豪门大富,兄弟二人,我最年幼。父母先殁,而我兄长诗酒怠傲,放情山水,不善持家,花街柳巷,眠花醉月,吃喝嫖赌抽,无一不精,加上又不善经营,只出不进,三五年间就败光万贯家财,最后只剩下一套祖居。哪怕家业败净,之后更是弄得形容枯槁,须发苍黄,一身破衣,哪还有当年气宇!可是何曾受次淡泊?”

    “跟我有一毛钱关系?”李和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取笑道,“说的好像你成破落户是因为我的原因?李舒白,做人可不能太无耻,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吧?自问我对你是秋毫无亏!”

    这是李和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李舒白眯缝着眼睛道,“你也知道,我非寄人篱下之辈!”

    李和笑着道,“你意思是说,我亏待你了?我要是皇帝,我就得封你个官?”

    “各人有志,咱们也好合好散?!崩钍姘渍裾裼写?。

    “你什么时候开始打我这批藏品的注意?”李和很好奇这个。

    李舒白道,“我希望大家不要弄得太难看,日后还能好相见,这次你就当个教训?!?br />
    “教训?”李和摇摇头,“这个教训太大了,我承担不起,你也承担不起。请我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打我藏品的主意?从你到我家第一天起?”

    李舒白冷笑道,“开始我只想找个蹭饭的地方而已,还没这个打算,再说,那个时候谁能想到这玩意还能重新换钱?!?br />
    “为了钱你就出卖我?”对李和来说,说不伤心那是不可能的。

    “为了钱我连日苯人都敢杀!”李舒白气势一震道,“咱们俩无非是互相利用,说出卖就难听了。我再跟你投个实话,我们当年截获的是日苯人的一张汇票款?!?br />
    意思明白的很,我连杀人都敢,我骗你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李和道,“不是什么朱老头交给我的那几件文物?”

    李舒白摇摇头,“大家的目的不一样,当年几个人日苯人找到朱老头做鉴定,我无意中看到了日苯人的背包,我就以?;の奈锏拿鹿亩炖贤匪嵌?,只是最后他们几个人得了文物,而我私下里把汇票揣口袋里,后来用这笔钱我把我家大哥和我儿子送到了香港,嘿嘿....”

    大概是过于得意,他已经笑出来了声响。

    “他们都被你骗了?!崩詈驮缇椭勒饫贤沸幕?,但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毒辣,话锋随即一转,笑着道,“你就不怕我给你招来日苯人?反而把你给卖了?”

    “不!你不会!”李老头很笃定的道,“我太了解你了!你这人死要面子,哪怕再恨我,你也不会告诉日苯人的。你看,朱老头、于老头你们都是一路人?!?br />
    “这还真让你说着了,死要面子?!崩詈透刑?,了解自己的,果然是自己的敌人。

    确实是不管他怎么样恨李老头都不会让日苯人帮他来教训李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