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华用力的点点头,“我非??隙ㄊ?07件,总金额我不是太清楚,前后汇出去两亿港币是有的?!?br />
    反正已经说破,她现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送拍了多少?”李和继续问。

    “送拍了21件!剩下的86件我都是放在家里待价而沽?!背铝⒒泵Φ?,“李先生,我一回去就会把东西安排打包给你送回去?!?br />
    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虽然肉疼,可是没办法??!

    要是别人,打死她也不会这么做。

    可惜这个人是李和!

    此刻,她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原物奉还而能取得李和的谅解。

    “还当然是要还的,你想留也留不住?!崩詈退档睦硭比?,“关键你要是怎么还,如果这件事确定和你没有关系,你花了多少钱,我补你。但是...”

    “李先生,我真的不清楚这些东西是你的!要不然....”陈立华急于解释,根本等不了李和把话说完。

    “一旦这件事和你脱离不了关系,不但不会给你钱,还会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别以为我是傻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财务上不可能那么干净,只是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我这人胆子小,你吓着我了,我会送你把牢底坐穿?!崩詈投⒆潘怕业难劬?,沉声道,“你知道我在香港有这个本事的,但是你别以为我只在香港有这个本事,你看到的只是我的冰山一角,妄想往国外跑,你会更惨,相信我,你付不起律师费的?!?br />
    谦虚如他李老二,他会说弗拉基米尔同志是他罩着的吗?

    他会说他和克林顿这老司机谈笑风生吗?

    他会说塞尔维亚二把手是他曾经的小弟吗?

    他会说日苯首富是他手底下人的吗?

    他会说他帮李家坡出过钱打过官司吗?

    不!

    他不说!

    他就是这么低调!

    “是的,李先生,我明白?!背铝⒒靡簧浜?,是啊,她账面上不可能那么干净!

    不较真还好,一旦较真,她脱不了身!

    不要说得罪李和,就是得罪于德华、沈道如、郭冬云、黄炳新中的任何一个人,她都得掉一层皮!

    所以李和的话她深信不疑!

    李和道,“东西先给我保存好,随后我会派人上门取?;褂?,你送拍的那些东西....”

    “我会打听到买家,第一时间赎回来?!背铝⒒虢Σ构?,希望这样还不晚!

    跟着其他人一样,他已经把李舒白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

    “还是那句话,如果这件事和你没关系,最好是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亏损?!彼罾隙故峭驳览淼?。

    “李先生,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背铝⒒淘ヒ幌?,还是道,“是不是李舒白偷过来的?”

    “不当问就别问?!崩詈驼酒鹕?,拍拍屁股道,“你可以走了,在香港等着,哪里都不用去?!?br />
    “李先生,你放心吧?!背铝⒒媪艘豢谄?,眼前这劫是躲过去了。

    “陈小姐的车子和保镖呢,送她走?!崩詈桶派碜映隽宋葑?。

    陈立华也跟着出去了,司机和保镖、和秘书在门口站在一排,一看到她出来就慌忙嘘寒问暖。

    看着屋外自己的两个精神萎靡的保镖,她气不打一处来,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上了车。

    她觉得自己该换保镖了,不费力气的就被人给放倒,留着何用!

    只是李和等人还在,她不好发作罢了!

    李和在隔壁的屋子抱着茶壶,看着濛濛细雨,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到家之后,你们就可以着手开始打听藏品下落,不惜价钱也要给我赎回来,到时候找齐秘书报账?!?br />
    亏钱不亏钱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属于他的东西就是他的!

    “是?!崩热勰降目戳艘谎垡环沙逄斓钠牖?,然后道,“那于先生和沈先生那边?还有黄先生以及郭小姐?要不要通知一下?”

    李和道,“跟他们说,也照此办,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手段!告诉他们,谁能帮我找回东西,我就欠他们一个人情?!?br />
    剩下的不需要多说了。

    这已经够喇叭全等人惊悚了!

    他李老二的人情!

    乖乖!

    “是!”喇叭全跟打了鸡血似得。

    “还有!”李和瞪着喇叭全道,“你那影视公司到底搞不搞了?你要是有赌场一半上心就好了!能搞就搞,不能搞我就换个能搞的!你那赌厅早晚给你砸了!省的害人害己!”

    “是!”喇叭全翻来覆去的就这么一句话,他有心反驳说东方影业已经盈利!赌厅是赌王赌王的产业,砸不得!

    但是他不敢说??!在香港的影视公司中,东方影业依然是掉队尾!

    而且,李和要是真砸赌厅,说不准赌王还会笑嘻嘻的说砸的好!原本就想拆了重新装修的!

    李和问,“知道内地如今为什么发展的很快吗?其中用人上就就值得咱们学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崩热⊥?。

    “知道‘盘活干部队伍’是什么意思吗?”李和接着问。

    “李先生,你这是为难我?!崩热肟?!

    地球人都晓得他没什么文化!

    李和毫不客气的道,“好死不死,半活不好的要给剔除来、撤下去,给那些活跃的积极的让位置,懂没有?”

    “是,是,我一定努力!”

    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懂!

    喇叭全流的汗不会比陈立华少。

    “哎?!崩詈投岳热丫黄⑵?,“把李家声给我看住了?!?br />
    喇叭全道,“一早就看住了,跑不掉的?!?br />
    “给江保健打电话没有?”李和这话是问潘松的。

    潘松道,“打了,江保健已经吩咐伊万诺夫那个洋鬼子打听李家盈的地址,很快应该能找出来?!?br />
    “那就整整齐齐,一家团聚了,我要的是一个都不能少!”李和把雪茄往桌子一摁,“回家?!?br />
    回去的时候,他反而不那么着急,吃了一顿晚饭之后,才悠哉游的上机。

    他已经知道谜底,只是愿不愿意揭开,什么时候揭开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