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昏暗的房子里好不容易得了点光,但是门口堵着的那道身影和屋外的濛濛细雨,使得屋里反而多了一股阴郁之气。

    她希望这道门还是不要开的好。

    那张脸之下,火星子的亮光一闪一闪,几步之后,就到了她的跟前,她闻到了浓重的雪茄烟味,然后烟直接到了她的脸上,她想咳嗽,可是还是极力忍住。

    李和坐在付彪搬过来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然后道,“你们这样做可是犯法的,非法拘禁,还不快点给陈小姐松绑。没文化真可怕!”

    喇叭全熟练的给解开。

    “啊....”这么容易的被松开,陈立华一时间有点不相信,看着面无表情的的李和,那怕是可以活动了,也不敢乱动,只敢轻轻的晃下早就被勒得麻木的手腕。

    “陈小姐还不走?是想我留你在这里吃晚饭?”李和冷笑道,“这年头喂狗容易养人难啊,养的不好反而成了白眼狼,反受其害。我还是留一碗饭自己吃好了。你们让开,不要堵着陈小姐的路,人家走的可是阳关大道?!?br />
    付彪和喇叭全等人侧着身子让开了路,站到李和身后,只是戏谑的看着陈立华。

    陈立华还是没动,她不是傻子,对方费力气绑她过来,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她走的。

    她脑子快速的转动,李和明显是话里有话,只是她一时间琢磨不透。

    好半会,她才大着胆子站起身,从桌面上掂出一根烟,自顾自的点上,烟圈长吐之后,才深吸一口气道,“李先生,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明示,我真的不晓得哪里有得罪你的地方?!?br />
    李和没说话。

    喇叭全道,“有误会没误会,我想你自己更清楚吧?”

    “李先生,我们这么多年的合作一直是很愉快的,在你的鼎力支持之下,富华集团的规模越来越大,而你也获得了丰厚的投资汇报,如果我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请你务必指正,我虽是一介女流,也是敢作敢当?!背铝⒒衷诟矣谟肜詈偷难凵裣喽?。

    “敢作敢当?说的容易?!崩詈统爬际婪际沽烁鲅凵?,一沓照片落在了桌子上。

    “这是....”陈立华拿起了桌子上的照片,好半晌才疑惑的道,“李先生,这些东西都是我的,然后送到拍卖行的?!?br />
    “你的?”李和笑着道,“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你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我的!”

    “李先生,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别人手中购买过来的?!背铝⒒泵馐?。

    “别人?”李和气笑了,雪茄抽的更亮,“这个别人是谁?”

    “这个人你也认识,就因为是你认识的,我才敢买下来的?!背铝⒒暮孟裨じ械搅耸裁?。

    “谁?”李和接着问。

    陈立华硬着头皮道,“可是李先生,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答应对方保密的,我就不能再随便吐口。我想你也不希望找一个没有诚心的人做合伙人吧?”

    “那你可以走了?!崩詈兔挥星壳?,强扭的瓜不甜,“我想更不需要一个背叛我的人做合伙人?!?br />
    “李先生!”李和越是这样说,陈立华越是不敢走。

    要是真走人的话,也就意味着她与李和的关系彻底破裂,而破裂之后的损失,她承担不起,也不敢承担。

    猛然间她发现,要是李和瞬间抽离资金,要债的会踏破门槛,她会一无所有,所以她不敢赌,赌不起。

    喇叭全道,“姓陈的,你真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不起的了?你应该明白,李先生想在香港查什么东西,就没有秘密,她让你说只是想确认一下,所以你说或者不说,真无所谓,也不重要?!?br />
    这一刻,陈立华被所有人的目光盯着,浑身的不自在,叱咤风云的的商业强人,被逼到这份上,她心里的苦楚自不必说。

    权衡再三,她才咬着牙道,“是李舒白,是李舒白卖给我的。李先生,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你的!要是知道那些东西是你的,我肯定第一时间跟你说的!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误会!”

    “卖给你的?”李和摇摇头,“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明明自己送到拍卖行就可以了,凭什么还让你过一道手沾油水?难得年龄大了就变痴呆了?”

    陈立华道,“李舒白说他急着用钱,要一次性都卖给我,物以稀为贵,他上百件的东西,如果直接送到拍卖行,会对市场造成冲击,再值钱的东西也拍不出价格,还不如一次性卖给我,我也给他一个合理的价格?!?br />
    她没有从李和的脸上看到惊讶,看来真如喇叭全所说,李和清楚一切,只是来找她确认。

    想到这里,她心里不免有失落。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香港那么多富豪,为什么偏偏卖给你?”对于她的片面之词,李和不信。

    “于德华母亲的的寿宴上认识的,当时于德华母亲做介绍的时候说他和你是忘年交,而且你非常尊敬他,所以大家对着他自然刮目相待?!背铝⒒槐呖蠢詈偷牧成槐叩?,“在香港收藏古董文玩的是多,可是像我这样懂古董的不多,有些事情你也是知道的,我正是靠这个攒第一桶金的,所以不止他会找上我,其他人也有找我的,因为我价格公道,童叟无欺?!?br />
    “他怎么跟你说这些东西来源的?”这才是李和最关心的。

    “李舒白说这些东西都是他从内地捡漏来的?!?br />
    “你是傻子?这话也行!”李和冷笑道,“他凭啥有能耐捡回这么多漏!”

    后期收回来的东西,都是他花大价钱搞回来的!

    “是?!背铝⒒环床?。

    李和问,“他给了你多少件?!?br />
    “一百....零....”陈立华想了一会,才肯定的道,“一百零七件!“

    “你确定?”李和皱着眉头道,“只有107件?”

    这与他丢失的121件还相差14件,那么剩下的14件还在李舒白手里?

    他还是想不通。

    这李舒白到底想搞什么鬼!

    ps:解释一下,昨天确实是三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