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放心吧,他们肯定会办好?!?br />
    兰世芳也明白李和眼前的态度,就是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

    “等下?!崩詈秃白∽硪叩睦际婪?,“给黄炳新,潘友林去电话,先给我慢慢断了富华集团的资金,不要做的太明显,慢慢来?!?br />
    只要他这边确定了真伪,他就会慢慢断了同富华集团所有的合作项目,钝刀割肉,靠的手功,不出血,不利索,才能有疼的效果。

    吴淑屏这边先回家,找到一辆车,由董浩开着,两个人开始邀请古玩方面的专家,为了避免走漏消息,两个人是一家一家的上门拜访。

    由于金鹿地产的名声,并且出于对金鹿大厦地下保险库的好奇,许多人想一探究竟,并没有拒绝吴淑屏的邀请。

    何况,一介董事会主席亲自上门邀请,又有不菲的酬金,除了身体不适住院的,绝大部分人都同意了这个邀请。

    三天内,金鹿大厦的地下保险库又来了三十一人,一时间参与鉴定的总人数增加到45人。

    这些新进来的人,对于地下保险库的规模,也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各种古玩珍宝令在场的人无不眼前一亮,这里有古代传统的陶瓷古董、有一直被大家尊崇至上的佛教雕像、有独特清新的雅致花瓶...

    令这些一辈子都和古玩打交道的人都心生颤动。

    故宫是比不上,但是和普通的博物馆相比,完全是碾压有余。

    但凡各行各业,哪怕大家活的同一岁数,也是分三六九等,知名度、影响力各有不同,因此这就确定了大家在这场鉴定会上的分工不同。

    资历浅点、阅历差点的师傅们负责看第一眼,能确定的就给上个标签,有专门的人登记目录,不能确定的也标个记号,给由五个老头子组成的复核小组再重新掌眼。

    都是专家,这种活做的熟门熟路,一切有条不紊,一时间效率很快,不时的还能听见惊呼声。

    “《欧阳询行书张翰贴》原来是在这??!难怪我这么多年没找到!”

    “我这个是《杜牧行书张好好诗卷》,也是第一次见到,大开眼界?!?br />
    “你那算什么,我这里有《颜真卿行书湖州贴卷》,好东西啊,好东西?!?br />
    “大家看到那个青釉莲花尊没有?就凭这件,我就没白来这一趟,百闻难得一见??!”

    “....”

    所以哪怕已经在这里连续吃喝拉撒睡一周,个个胡子拉碴,而不得外出,大家也没有什么抱怨,甚至现在让他们出去,他们都不一定乐意。

    至于单位工作要不要请假,要不要上班什么的,在一百万酬金面前,自然就是浮云!

    凭着这地下保险库的规模和金鹿地产的名声,大家也不怕这钱不能兑现!

    随着这种惊呼声越多,李和的心也没有跟着好过点,因为被掉包的东西也不少。

    甚至他越发怀疑,这些东西是不是在他家的时候就已经被掉包,毕竟量不少,不然凭着李舒白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没有能耐中途掉包的!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合谋的可能!

    不但吴淑屏去不了嫌疑!

    甚至在浦江接应的潘松都有这个可能!

    他突然又看了一眼兰世芳,兰世芳被吓得一个机灵,正想解释一下,李和已经出了地下保险库。

    李和实在没有这个心脏承认能力在保险库多待,去酒店后,每天不是吃饭就是睡觉,偶尔打打电话,探听一下情况。

    时间一晃就过去半个月,他终于要面对结果。

    秦老头作为代表,给李和一份名单,低沉着声音道,“里面有121件怎么看都不对,你看怎么办吧?”

    他不是傻子,看到李和周围人紧张的神情和诡异的氛围,也大概能感觉到出了事情。

    “谢谢大家,辛苦,大家要是不急着回去,可以在酒店继续住几天,玩几天,所有的开销都归我本人?!崩詈兔挥薪幽欠菝?,转过头对齐华道,“下去办吧?!?br />
    齐华朗声道,“麻烦各位到我这里做一个登记,提供一个银行账号,今天下午三点钟之前,保证酬金会到各位的账户,分文不少,给大家添麻烦了?!?br />
    众人满意的点点头,这一百万挣得可真轻松!

    最满意的是对方这说话算数的态度,兑付的毫不犹豫,一个人一百万对大财团来说不多,但是这么多人一次性就是4500万!

    这得多土豪??!

    而且要是真肯花点时间,和他们好言好语,他们收个三五万,虽然有心理落差,但也未尝不可!就是三五万块钱已经是大赚!

    但是人家不,财大气粗的很,说给你一百万,就是一百万!

    一口吐沫一个钉!

    面对这一百万,平常再高冷,清高,视金钱如粪土,一团书生气的人,也不能不动心,自己土埋半截,须发皆白,是用不上几个子,可是都有家有子孙的人,都会面临给儿子、孙子娶媳妇买房子的困扰,有这一百万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所以齐华这一声招呼出来,大家虽然稍微还带有点矜持,但是还是规规矩矩的往齐华跟前凑,登记完了,还要往齐华的小本子上默默的看一眼,核对一遍,别给登记错了,从名字到账号数字,错一个都不行。

    吴淑屏指着堆在门口柜台上的一堆赝品,问,“李先生,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扔了?!崩詈筒恢朗歉帽墒永钍姘椎奈弈?,只掉包了这么点东西,还是该感谢他手下留情,只偷了这么点东西!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已经是他的敌人。

    他性格好是真的,软了点也是真的,宽容也是真的,可是,他李老二,从来不会屈服,这是骨子里的倔劲。

    偶尔屈服也是可以的,对象也就仅限于他的老婆,他的父母,他的儿子,闺女,他的兄弟姐妹,只是他不会对敌人屈服,绝不!

    不服就干!

    他李老二,从农村走到城市,从乡下娃变成城里人,两辈子就是认准这信条!

    “那我马上处理?!蔽馐缙撩挥蟹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