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也不管这里能不能抽烟了,点起一根,大口的吐着烟圈,胸口一起一伏。

    他对李舒白气的更狠了!

    不过还是侧耳听着众人的谈话。

    “这件商代青铜銮铃铛也不对,第一纹饰线条不流畅;第二从侧面看没有发现铸造错位痕迹;第三锈色不是从青铜器里面走出来的,而像外面涂上去的假锈...”

    “《砥柱铭》也不对,黄庭坚真迹用笔顿挫奇崛,中锋内敛,而此手卷点画稚嫩,线条偏锋为主,扁薄峭利,锋芒毕露,缺乏含蓄凝重之致,且点画单一,缺乏变化,不耐品味;结体一味纵任,虚张声势,气势吓人,实则内蕴不足,缺乏黄书应有之书卷味?!?br />
    一个穿着黑色马甲的老头看完之后,就直接把这八米多的书卷扔到了地上。在真正的行家眼里,这属于不容置疑、无须鉴定的废品!

    李和的心又是猛地一抽。

    “老马,那件不用看了,肉红色的胎质我不用手电筒都瞧得清楚,要是棒槌们看见了肯定喜欢,乳浊釉,嘿嘿,拿到琉璃厂说不定能卖个好价....”说话的是一个秃顶老头子。

    “....”

    每听一句话,李和的心都跟着跳一下!

    已经坚定完毕的20件藏品,无一个是真的!

    在最后一件珐琅彩上,众人终于争论不下。

    “老宋,你要其它件有问题我认,可这珐琅彩没问题吧?

    无论人物,山水,都非常有质感,明暗清晰,层次分明。

    采用的画法既有严整工细刻画微妙的工笔画,又有渗入淋漓挥洒,精微处,丝毫不爽,而且在表现技法上,从平填进展到明暗的洗染;在风格上,其布局和笔法,都具有传统的中国画的特征。

    我就不信了?

    你倒是说个一二三四出来??!”

    说话的是一个戴着眼睛,弓着腰的矮个子老头。

    被称为老宋的,相反却是一个个子高大,一顶黑色帽子,显得精神抖擞的老头,只见他指着面前的瓷器,道,“中国早的珐琅彩器早为明代景泰年间烧成的铜胎珐琅器,就是大家常说的景泰蓝。

    珐琅彩瓷早出现在清康熙时期,盛行于清康、雍、乾三代。珐琅彩瓷,即用珐琅质彩料描绘装饰的瓷器。

    其制作工序有别于其他瓷器,先由景德镇御窑厂制作优质素胎,送至皇宫,再由宫廷画师绘画,后由清宫造办处的珐琅作坊进行二次烧制。

    这种一器需经两地制造的瓷器,是陶瓷史上的空前创举.....”

    老头子说的温吞,不紧不慢,不过旁边的有心人看看李和的神色,突然插话,善意的提醒老宋道,“老宋,少卖弄这些,大家都知道,捡要紧的说?!?br />
    “抱歉,抱歉?!崩纤我惨馐兜搅俗约旱拿?,自己这些人是拿人钱财办事的,可不能耽误时间,急忙道,“现代仿制的雍正珐琅彩盘、碗在市场上比较多见,其特点是胎体过于轻薄,地釉近乎粉白光亮,也有亮青者,有的纹饰绘画精细,比如眼前这件,器底青花书写‘慎德堂制’款,乍一看,没毛病,但仔细观察则笔划无力、松散,尤其是青花色调不沉着。

    最关键的是,这件明显是做旧的,大家都是行家里手,不用我多说,仔细看看彩面?!?br />
    这话一落,几个懂瓷器的,就擦擦老花镜,然后重新戴上,对着瓷器仔细看看,其中一个人道,“还是你老宋眼睛毒,这彩面是经过打磨的,打磨后还在纹饰线的周围淡淡地涂些黑灰色的东西,模仿出经年使用的痕迹?!?br />
    “是啊?!绷硗庖桓鲋心耆舜展吹?,“既然落了‘慎德堂制’的款,必然是精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在圆明园的住处,有此款的器物应为皇帝御用品,满清宫廷造办处的瓷作档对于这些东西必定是千挑万选,非常认真,所以肯定不会有粗制滥造?!?br />
    秦老头瞅了瞅李和的神色,最后还是道,“你给的照片上的东西,统共21件,看着都不怎么对?!?br />
    他平常虽然喜欢和李和打闹取笑,但是看到李和这样子却是有点不落忍,连‘赝品’这个词都不好意思用,深怕刺激到李和。

    “谢谢。辛苦!”李和感觉胸口要炸了!

    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给欺侮过!

    哪怕是受过穷,挨过饿,也没有这么被人给窝囊过!

    这李舒白是早就下了心思要捋他一笔??!

    要不然怎么可能处心积虑的弄这么多的赝品回来!

    这些赝品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出来的??!

    这是一早存了坏心要下套??!

    这个套够深!够长!

    下套的人也非常有耐心!

    肯耗费十几年的时间来做套布局!

    十几年的感情都是假的??!

    假的!

    如果是别人骗了他,他不至于这么愤怒,顶多怪自己有眼无珠,他狠狠报复一番,气也就消掉了,可是骗他的人是李舒白!这个让他一直信任的人!

    不但骗了他的东西,还辜负了他的感情!

    他突然想起了朱老头的一句话,当你能被一个人生平中的波折坎坷、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所震撼时,你很可能会选择信任他。

    是啊,他正是被李老头的传奇一生所吸引的,被他这种淡泊名利的外表所欺骗的!

    “你没事吧?”秦老头看到李和紧握着的拳头,抽搐的脸,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个向来风轻云淡的年轻人愤怒成这个样子!

    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些赝品?

    可是在收藏界,打眼也再正常不过,眼里不济,何必抱怨?

    “青春,我可爱的青春?!崩詈退菩Ψ切?,莫名其妙的说出来这么一句。

    “李先生,那现在其它藏品要不要鉴定了?”吴淑屏此时看着李和反而带着一种怜惜和同情。

    “各位,麻烦了,大家近阶段就吃住在这里,务必帮我把这保险库的藏品都坚定完毕?!崩詈偷纳粲械悴?。

    “这里可是上千件??!不是一时半会能弄完的?!彼祷暗氖悄歉鐾憾ダ贤?。

    “对啊,大家各自都有工作的,请假一天两天是可以,要是十天半个月,这影响可不好?!庇钟腥瞬煌?。

    “是啊,秦老头之前可没说有几千件,这工程量可大的很?!?br />
    “..........”

    “各位,每个人一百万,我要一周内知道结果!”李和大声的说完后,目不转睛的看着全场。

    “???一周,看什么玩笑!”虽然有人震惊于一百万,可是他们得有这个能耐拿才行??!

    “是啊,这个工作量肯定完不成!”

    这里藏品的数量可是不少,刚才的那21件藏品,就费了这十五六个人一番手脚,而且掌眼力这种事情,极其耗费精力,不是说这一个小时看十件东西,下一个小时也能看十件。

    吴淑屏突然朗声道,“不知道大家在浦江有没有相熟的同仁,大家给我联系方式,我可以去请,添加人手?!?br />
    说完又瞄了一眼李和,见他没有说话,可能就是默认了。

    “这个可以,拿纸笔来?!敝沼谟腥送饬?。

    “小丫头,电话我没有,给你个地址,自己去请?!?br />
    “饶选棠,跟王世襄齐名的?!庇腥思馐缙了荡蠡?,但是起了开玩笑的心思。

    “赵朴初也在浦江,能请来算你本事?!被褂懈莸?,反正看热闹不怕事大。

    李和面无表情的对吴淑屏道,“跟董浩一起去请过来,花多大的代价都要请过来?!?br />
    “李先生,那我先走?”吴淑屏晓得李和还在提防她。

    李和点点头,转身去了最里间无人的地方,一根烟接着一根烟。

    他想杀人!

    他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到入骨!

    “李老板,现在怎么办?”兰世芳担心李和,最终还是大着胆子走过来了,站在李和身后依然能看见他的肩膀一耸一耸,显然气急。

    “打电话给喇叭全,先盯着陈立华?!崩詈兔挥谢赝?,“等到我想她死的时候,她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