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你怎么突然来了?也没招呼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br />
    她更好奇的是李和怎么可能来她家里,而且她也没有报过地址,这栋房子是她新搬过来没有多长时间的,除了她的秘书和司机,知晓的人不多。

    “谢谢?!崩詈徒庸构吹牟?,坐在沙发上,点着烟翘着腿,往屋里左右扫了一眼,布置的很温馨的一所宅子,“我是临时过来的?!?br />
    吴淑屏看着李和身后站着的董浩和兰世芳,又看看面无表情的的李和,很是不解的问,“李先生,你有什么急事吗?”

    大晚上的带着两个人跑她家里?

    这是几个意思???

    李和冲着董浩使了个眼色,董浩把从拍卖册上剪下了的照片放到了桌子上。

    李和道,“你看看这个吧,我只是想知道,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香港拍卖场上,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br />
    “这....”吴淑屏拿起桌上的照片一张张的看了,身子筛糠似的发抖,颤声道,“李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东西她同样熟悉!

    李和有多重视,她就有多在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要亲自往地下保险库视察一下安保和维护情况,时间一长,里面的东西,自然也就不陌生!

    被李和盯得发毛,忍着恐惧,继续道,“而且,我昨天才看过,这些东西还在保险库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香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李和从她的表情和语气里努力的想分辨出真假,可惜还是辨不出,叹口气道,“保险库里的东西,可能已经被人掉了包,也就是说里面的是赝品,懂了没有!”

    “李先生,你是怀疑我?”吴淑屏平复下心情,道,“你的藏品是由李师傅护送过来的,自从入库后,没有任何人动过,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而且我们有24小时的360度无死角的摄像实时监控,绝对不可能从库里被倒出来的可能,就是我从里面出来,也要安检搜身!更何况其它人!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对于吴淑屏的话,李和也是半信半疑,哪怕是有监控,可是由于摄像存储空间的限制,也只能调取最近几天的录像,没有多大意义。

    吴淑屏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轻咬贝齿,“如果在你家里没有问题,在我这里也没有问题,只能是路上出现问题了?!?br />
    “抱歉?!崩詈鸵∫⊥?,“我现在谁都不能信,只能委屈你先跟我走,我在旁边定了酒店,你先在酒店住一晚,过几天自然会水落石出,如果我冤枉你,我自会向你道歉?!?br />
    “我理解,应该这样的。那李先生,你稍等,我收拾下东西?!蔽馐缙了底派下?,董浩自然寸步不离的跟着。

    拿着一个背包,从楼上下来,正要顺手拿桌子上的手提电话,却被董浩一把拦住。

    她瞬间了然,这是要断绝她和外界的联系,只能叹口气跟着李和等人走。

    等她到了宾馆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电话线同样被剪掉,而房门已经被从外面反锁,只能听见兰世芳在外面喊,“好好睡一觉,明早喊你。要是想吃夜宵,敲西墙,我就住在隔壁?!?br />
    “谢谢了?!蔽馐缙料肷忌焕?。

    这样焦急的一晚上,彻夜难眠,迷迷糊糊的刚睡着,房门已经被敲响,天才刚蒙蒙亮。

    等她到达自助餐大厅的时候,众人已经吃完早餐。

    李和道,“随便吃点吧,等你?!?br />
    “不用?!蔽馐缙了嬉獯硬团汤锬昧肆娇槊姘?,又倒了一杯咖啡,一口喝完,示意可以直接走人。

    天未大亮,除了几个晨跑的和少量的出租车,一切都很安静。

    底下保险库的入口,不是熟悉的人很难找到,大家顺着车库七拐八绕,才达到地方。

    两个保安熬了一夜,此刻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打哈欠,看到突然出现的一群人,本能的站起身,用电棍护在身侧,当看到吴淑屏的时候,才算放心。

    吴淑屏拿出钥匙,依照一定的规则,连续转了几道,然后输入密码,在保安的帮助下,才费力的拖开厚重结实的大门。

    进入大门后,兰世芳对着两个保安道,“你们也跟着进来吧?!?br />
    两个保安看看吴淑屏,吴淑屏也点点头,“把监控室的人也喊过来?!?br />
    董浩随着一个保安去了监控室,监控室的保安也跟着进了保险库,不过只准许进入第一道门,然后在大厅里待着,由他看守。

    在秦老头请来的专家的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吴淑屏连续看了好几道门,这里的安保措施是他们前所未见的,央行的地下金库也未必有这般措施!

    只是,令他们惊叹的更在后面,他们尽管早已想到这里是一个私人馆藏库,可是绝对没有会有这么大的收藏量!

    第一个入眼的居然是挂在墙面上的唐伯虎春宫画!然后旁边的架子上是定窑白瓷,再注意下身后的架子,赫然是乾隆官窑花瓶!

    俨然是另一个故宫!

    李和进入保险库的第一件事就是往那些可能丢失的藏品位置上去,过去之后发现,架子上没有一个是空着的,上面还放着和拍卖品图册上一模一样的东西,他琢磨不透这些东西的真假,但是总感觉不对。

    “各位?!崩詈痛蠹疫催丛纳敉O潞?,才把剪切下来的图册往大家手里的分发,“大家先按照我下去的照片找东西,找到之后,我希望大家直接告诉真假?!?br />
    一听到李和谈起正经事,大家都收敛了一下神色,从李和手里接过照片以后,才认真的看了看,然后众人之间开始交流。

    “老马,字画你在行,给你。我去看玉枕?!?br />
    “老宋,给你,北魏陶俑,好家伙,你是专业的?!?br />
    “哟,成化瓷,这个我能说?!?br />
    “......”

    七嘴八舌之下,众人开始分头行动。

    只是,没有一会儿,期待有奇迹的李和注定要失望了。

    “哟,造假的人真舍得下血本,高水旺的东西都请来了?!?br />
    “又是一个南阳造?”

    “嗯,景德镇的火候还是不错的?!?br />
    “......”

    说着都是无心,可是李和这个听者有意,心扎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