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秦老头拖了一个长音,道,“说实在话,你不用对我有指望,我这眼力劲真是一般,毕竟我搞了一辈子翻译工作,什么文玩之类的只是爱好,不是那么专业,看走眼那是常事,刚才入门而已?!?br />
    他是实话实说。

    李和问,“那你有认识什么比较专业的吗?”

    秦老头问,“真要找人?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人越多越好?!崩詈腿テ纸哪康?,就是看看他的藏品还剩下多少!

    已经明确丢失的是21件!

    谁知道李舒白这老东西到底拿了多少东西!

    他不亲自去确认一下,他心里不安!

    他丢了多少!

    他自然要拿回来多少!

    甚至要双倍拿回来!

    “还越多越好?”秦老头笑着道,“你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多人?”

    “藏品有几千件,当然是人越多越好?!崩詈陀淘ヒ幌?,还是没有瞒着。

    “这么多!”秦老头被震撼住了,尽管他知道李和也做收藏,可是毕竟明面上只见过客厅里的那么几件。

    李和点点头,“是的,我希望你介绍的人能够保密,去哪里,做什么事,都不能说。这一趟的幸苦费也不会少,每个人十万?!?br />
    “十万?”秦老头的眼睛发亮。

    “那是自然,我不会拿这种事情蒙你?!?br />
    “那就值得他们请假,我给你先问问,明天给你消息,行不行?”秦老头也没有推辞的意思。

    “不,是现在,最好今天就能走?!崩詈托睦锖芗鼻?。

    秦老头嘟囔道,“那也太着急了吧?”

    “没办法,我今天就准备走的,你先问下,如果同意,就直接去机场汇合?!比绻虿坏交?,李和打算直接包机。

    秦老头道,“那我就先问,不过说好,不说十万了,起码不能让他们亏本吧?每个人千儿八百的幸苦费要给到,他们都是有单位的人,请个假损失可大的很,拖家带口的都不容易,不是?”

    “是,我明白?!崩詈臀弈蔚牡?,“说是十万就是十万,你知道,我差什么都不会差钱!”

    “说的也是?!鼻乩贤凡辉儆淘?,转身就往家去。

    他的速度很快,李和刚把东西收拾好,他就又来了。

    “好了?”李和发现这老头办事满靠谱。

    秦老头一进堂屋,就笑着道,“妥了,那可是十万块!给十万块的老傻帽可不多!他们不来才是傻呢!

    不用多说,这种好事,不需要我多费口舌,他们还怕赶不上机会,当然是抢着要来,不但自己来,还各自介绍自己的相熟的朋友来?!?br />
    只是随即又正色道,“人家可是因为我在里面担保才肯来的,你可不能放鸽子玩?”

    “你放心就是?!崩詈托ψ诺?,“你跟着一起去吧,省的你在家里不安心?!?br />
    “我去干嘛?”

    “你也有钱拿?!?br />
    “那妥当了!”

    秦老头没有一丁点儿的犹豫,有钱不赚王八蛋呢!

    李和看着空着手的秦老头,道,“那你要不要收拾一下东西?我在家等你?”

    “什么东西?”

    “衣服总要带几件吧?”

    秦老头道,“我有十万块钱什么衣服不好买?”

    好像钱已经到手了似得。

    “你是对的,那咱们走吧?!崩詈鸵槐咦?,一边对旁边的董浩道,“给张兵打电话,让他办包机。哦,对了,也给齐华一个电话?!?br />
    这么多人,现在买机票已经不现实。

    董浩挂完电话之后,李和又亲自给航空部的袁部长打了一个电话,他眼前这种情况,走正常流程没有三五天是走不通的,还是要特事特办,走个后门。

    袁部长对李和这么着急也有点纳闷,不过没有犹豫,还是一下子就应了,一不违规,儿不犯法,一句话的事情,没有多大的难度。

    一到机场,李和就在秦老头的介绍下,认识了十五六个人,里面有老有少,有的年轻的令他感觉不靠谱,古玩这行当是需要岁月累积经验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秦老头看出了他的疑惑,就低声道,“放心吧,肯定没有充数的,有的是故宫的,有的是市博物馆的,只是各个擅长的领域不一样?!?br />
    李和道,“那就走吧?!?br />
    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李和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走的是贵宾通道,而没有走正常的登机口,当听到是包机的时候,大家又是一阵惊叹!

    真是大手笔!

    能包的起飞机的人肯定不是寻常人!

    而且悬着的心也是放开了,十万块钱是没跑了!

    要不是有秦老头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还以为是有人拿他们开涮呢!

    不然怎么可能有人这么豪??!

    他们平常也会帮人看看东西,可很少能赚什么钱,顶多也就是得点好茶,或者一顿好饭招待,然后听一番奉承,满足一下虚荣心!

    真肯花钱鉴定古董文玩的人,人家也不会找他们,有现成的专门鉴定机构在那摆着呢,鉴定机构有现代化的科学仪器,有量化的数据,关键还会出具一个鉴定证书,在许多人看来,比他们这些人靠谱多了!

    所以说呢,一人给十万块钱,不是傻是什么?

    不过对于李和来说,他不可能把藏品从地下保险库搬出来,一件件送到鉴定机构!

    安全没有保障不说,关键还浪费时间!

    他现在想尽快的弄清楚的真相!

    小型客机到达浦江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因为是秘密来的,所以并未通知任何人,连接机的人都没有。

    在机场出口,齐华直接包了一张大巴,找了一家位于金鹿大厦附近的酒店下榻。

    李和道,“大家先休息一晚上,明天我们大家开始工作。不过我还是有言在先,大家在这里所看的一切都不能外传!”

    “那是自然!”

    “你放心吧!”

    “....”

    看在十万块钱的份上,大家自然是纷纷点头同意,然后犹豫一下,还是签了齐华发过来的保密协议。

    李和没有在酒店里待着,带着董浩和兰世芳去了吴淑屏的家。

    吴淑屏的家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当一开门的瞬间,她看到李和,更多的是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