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镶金兽首玛瑙杯!

    清代大禹治水图玉山!

    鬼谷下山元代青花瓷!

    成化斗彩鸡!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明宣德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

    .........

    “好啊,好??!黄庭坚的《砥柱铭》他都舍得送拍!李舒白,你真是好样的!”

    一件件看下去,李和的心在滴血!

    这些东西的名字他大概没有听说过,看来是后来为了拍卖方便按照特征给编出来的,但是目录上的图片他可是瞧得清楚!

    这些拍卖品,他的藏品里面都有!

    如果说这些拍卖品有一件或者两件和他的藏品雷同,他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毕竟说是孤品,未必就是孤品!

    上下五千年,灿若繁星,明的或者暗的遗存下来的东西太多!

    哪怕是流失海外的也只是九牛一毛!

    所以,他才有到处捡漏的机会,后来财力雄厚之后,更是不惜重金!他李老二随便收收都有上千件!

    但是,现在这些拍卖品和他的收藏品是全部雷同,是绝对没有这么巧合的!

    他现在非??隙?,这些拍卖品就是他的藏品!

    而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藏品被人给偷到香港去了!

    能偷到他藏品的人很多,比如李舒白!溥和尚、朱老头、于老头!甚至是吴淑屏都有监守自盗的可能!

    溥和尚、朱老头、于老头已经过世,可能性不大!

    而怀疑对象只能是吴淑屏和李舒白!

    只是吴淑屏没有这么好的眼光,说白了就是不可能恰恰好偷的都是他最值钱的东西!这送拍的二十一件易搬运的藏品都是他最有价值的!

    他现在最怀疑的当然非李舒白莫属!因为李舒白就有这个能耐!

    只是他也不排除吴淑屏与李舒白合谋的可能性!

    因为连陈立华都把他给卖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王八蛋!王八蛋!”他一拳又一拳的砸在桌子上!重重的!

    “李先生!”潘友林惊呼,他看到了桌子上的血渍,而李和的手也明显破了皮,“快点找药箱!”

    “不用管我?!崩詈陀套匀霾涣似?,拒绝张兵给他包扎,道,“李舒白人呢?”

    董浩道,“在西山的家里,除了偶尔出去听听戏,很少有外出的活动。要不要我先把他给关起来?”

    他虽然话少,但是属于几个人里面性子最野,做事最无顾忌的一个。

    “不用,先不要打草惊蛇,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该干嘛干嘛。他喜欢看我这幅傻样子,我就先傻给他看。呵呵....”李和冷笑道,“再说法治社会,打打杀杀不成体统?!?br />
    “那就这么放过他?”张兵心直口快,李和家的地下室他没有下去过,也没有资格下去,但是搬运藏品的时候,许多价值连城的东西,他都是亲眼看见的,这图册上的东西,他也是能认出一两样来的。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李和咬着道,“知道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就是人活着,钱没了!”

    潘友林道,“李先生,现在怎么办?你吩咐?!?br />
    他能感受到李和的愤怒,来自心底的暴躁,是啊,被最信任的人骗了!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太好!李和对李舒白怎么样,他们这些外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想当初,李舒白去香港,铜锣湾的黄金旺铺,李和都是不眨眼的给转了过去。

    李和对张兵道,“去买到浦江的机票,明天去浦江?!?br />
    “去浦江?”

    所有人都跟着诧异。

    李和点点头,对张兵道,“先到机场等着,需要买哪些人的票,我会跟你说?!?br />
    “我现在就去?!闭疟砭妥?。

    李和问潘友林,“有人知道你来我这吗?”

    潘友林摇摇头,“没人,倒是有几个好事的媒体记者看到我从机场出来的,就是不晓得会不会报道?!?br />
    “那就无所谓了?!崩詈推礁戳讼滦那?,道,“你回香港,第一件事就是忙我打听被购买的藏品的下落?!?br />
    “打听会有点困难,很多富豪和收藏者都是委托人举牌,很少亲自出面,只有一些暴发户才会亲自出现在拍卖现场举牌?!迸擞蚜炙党瞿烟?,但是转而道,“不过,你放心,凭着我们的关系,认真摸线索,还是有可能的,我会尽快打听到消息,然后赎回来?!?br />
    “先调查清楚再说,不用搞的沸沸扬扬?!奔词故腔ㄔ俣嗟那?,李和也要重新购回,但是不是现在,又对董浩等人道,“你跟老兰走,张兵留在家,让老万从香河回来,多找几个人,给我盯死李舒白,呵呵,还敢回来养老?谁给的他胆子!”

    他不禁多想了一层!

    按说,这李舒白偷了他的东西,怎么还可能心安理得的回来?

    正常情况下,应该远走高飞才对!

    众人听李和说完,各自分头行动。

    回到家,何芳看李和在自顾自的收拾行李包,就问,“你这是去哪里?”

    李和道,“我去浦江,家里你照应着,还有不要跟任何人说我去了浦江?!?br />
    “不用搞的这么神秘吧?那我怎么说,说你去了老家?”何芳笑着道,“那你尽快回来,我过几天也得去一趟冀北,又是销售旺季,不去看看,我不放心?!?br />
    “就说我去了鲁东?!崩詈团潞畏疾蛔咝?,又交代道,“我是认真的,记住了,别说漏嘴了?!?br />
    “好吧,听你的?!焙畏及镒爬詈鸵黄鹗帐靶欣?,然后道,“哦,对了,秦师傅在门口等着呢,你找他什么事?你去看看,我给你弄?!?br />
    李和出了卧室,秦老头正蹲在小池塘边上逗弄老龟,笑着问,“找我有事?”

    “秦师傅,我得麻烦你一件事?!崩詈透莞?,然后帮着点着。

    秦老头很是诧异的道,“你这小子不对??!”

    李和压根就没这么客气过,还给他点烟?简直不科学!

    李和没有啰嗦,很是直接的道,“我想让你陪我去一趟浦江,帮我掌眼?!?br />
    秦老头斜着眼睛道,“李舒白那老东西呢?”

    “他忙,只有找你了?!崩詈蜕凉凰哭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