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的赔本买卖不说,还让人家继续赚自己的钱!

    “去办吧,听我的就行?!崩詈突踊邮?,没有和他过多的解释。

    齐华刚出办公室,张兵就进来道,“潘友林来电话了?!?br />
    “说什么?”李和从椅子上坐直身子。

    “李舒白手里的资金主要来自香港的几家拍卖行,每笔都是几百几千万?!?br />
    “他眼力劲不错,送拍的东西自然不会查,难怪能赚?!崩詈褪腿?,李舒白在玉石古玩方面的造诣,很少有人能比得上,靠这个赚钱是自热而然的事情。

    “送拍人是陈立华?!闭疟槐咚?,一边看李和的脸色。

    “陈立华?她怎么会和李舒白有联系?”李和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总之里面透着一股古怪。

    这两个人他从来没有互相介绍过,甚至这两个人本就不应该互相有交集。

    “潘友林说他找到了汇丰的威廉先生还有其他银行的朋友,他们偷偷的告诉他,陈立华前后向李舒白在渣打、中国银行、泰国盘古银行的账户汇入了三亿三千万港币?!?br />
    李和道,“三亿三千万,还真不少,两个人真会赚钱。拍卖的都是什么东西?”

    虽然是笑着说的,可是笑的很勉强。

    张兵道,“好像是文玩一类的藏品,不是珠宝?!?br />
    “文玩?”李和疑惑道,“我记得当初我搞收藏的时候,他跟我说,文玩是文化,是精神,是内涵,是传承,是不能用价格做评断的,而且坚决不同意我拿这些东西出去卖,怎么轮到他自己就...”

    他突然咯噔一下,说不下去了。

    “潘友林说他会尽快把拍卖目录寄过来,这样你就看得明白了?!?br />
    “直接派人送过来,尽快!尽快!”李和闭着眼睛,好像想通了什么,心猛地被揪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陈立华!李舒白!邮寄太耽误时间?!?br />
    “好的,我立马就去回电话?!闭疟⑾掷詈偷难劬Υ叛?。

    “账目上查出什么问题没有?潘友林怎么说?!崩詈图绦?。

    “他说和霞家居集团账目上的关联方太多,供应商的价格高于市场均价三成,和霞家具店租的房子价格也高于市场价格的两倍。

    因为都是你信任的人,他就没有多少怀疑,怕你多心,也没有逐笔进行会计凭证核对。他说因为注册地都是在内地,他不方便多查,他怀疑,凡是同和霞家居集团打交道的关联方都有可能是和付霞本人有盘根错节的关系?!?br />
    “很好!很好!很好!”李和一连说了三个很好,他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起码在经济财力上没有让她受过一丁点儿的委屈!

    “这一切还没有证据,只是怀疑而已?!闭疟Φ南肫礁匆幌吕詈偷男那?。

    “其它人呢?”李和想点烟,火机两次没点着,啪嗒被他给扔掉。

    张兵摇头,“付霞的漏洞最大,其它人还好,没有发现太大的问题?!?br />
    兰世芳从香河回到上次入住的小旅馆,已经是凌晨一点钟,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开门的是张兵,李和正阳躺在床上看书。

    “怎么样?”李和起身点着烟。

    “这是洗好的照片,你看看?!崩际婪即踊忱锬贸鲆桓鲂欧?,交到了李和手里,“我先回来的,老万在那边继续守着?!?br />
    “哼,哼?!蹦贸鲆豁痴掌?,李和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蔑视。

    他绝对没有想到,居然是付霞和李老头在一起吃饭、一起聚头的照片!

    打死他都想不到!

    而且两个人还是有说有笑!

    要知道,在以前,这两个人是互相不对付的。

    如果说没有什么猫腻,怎么可能如此和谐的聚在一起!

    要是没有陈立华的事情,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未必不可,也许是因为李舒白年龄大了,想开了,想指导一下年轻后辈,未尝不可,毕竟付霞同李老头在自己家这么多年,付霞没少做饭给李老头吃。

    “和霞家具厂倒是经营正常,只是和霞皮革厂已经快要停工了,不少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崩际婪继崞鸱肜诘奈侍?,“冯磊好像挺卖力工作,每天都很晚下班,精神状态不是太对。有一天,我看到他去付霞家里,然后一出门,就躲在角落里哭?!?br />
    “哭?”李和气急败坏的骂道,“还有脸哭!”

    张兵提醒道,“要不要等潘友林派过来的人到了再说?”

    “帮我重新开一间房,我今晚就在这睡,明天人来了,直接带到我房间?!?br />
    李和长叹一口气,他说不好这是源于愤怒,还是因为伤心。

    就这样,回到自己房间后,在简陋的旅店里,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中午吃好中饭以后,让李和没有想到的是,亲自来这里的居然是潘友林本人。

    “派个人就是,何必亲自来?!崩詈兔挥卸嗪?,直接接过来潘友林的拍卖目录。

    “没事,刚好有点事情像你请示?!迸擞蚜治抛帕寺霉菀还上舅奈兜?,不禁捏起了鼻子,想不通李和居然会待在这种地方,“陈立华送拍的藏品都在上面做了标记,划的红线?!?br />
    “李舒白!你真是好样的!”李和一下子把目录甩在地上!

    他想保持风度,可是他做不到!他想心平气和,想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同样更做不到!

    他被曾经最信任的人,被视为亲人的忘年交给骗了!

    陈立华送拍的六件东西,都是他这些年的藏品,由李舒白护送到浦江金鹿大厦地下保险库的!

    他对他的藏品不是太熟悉,可是多多少少认识几件,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件元代渎山大玉海,因为他曾亲口听溥和尚和他说过,国之重器,价值连成!

    所以这件东西送到浦江的时候,是他亲自动手给包装的,亲自给送上车的!

    全世界唯一的一件孤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香港拍卖行的拍卖册上?

    怎么会呢?

    “李舒白!李老头!”李和再次咬着牙念叨了一遍!

    他像个傻子一样!

    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