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他们两个人也是拿了李和的钱,独自在外经营事业的,同平松、冯磊等人一样,也有不忠的可能,也是需要被调查的对象!

    可是相反的是,李和却是让他们作为调查者,这正是如董浩说的,是基于对他们的信任!

    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李舒白居然也会成为李和的调查对象!

    两个人相交于微末,相识十来年,哪怕是在外人看来,这一对忘年交的感情堪比父子之情!

    所以这样一想后,兰世芳和万良友反而又不敢再托大!

    同李老头与李和的关系相比,他们同李和还只是上下属关系而已。

    再次见到李和,看着他唇边露出似有似无的浅笑,他们实际上还是悬着心的。

    “董浩跟你们说了找你们来什么事吧?”李和拿出烟,自顾自的点了,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散烟。

    “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崩际婪家哺芯醯搅死詈偷谋浠?。

    李和吐个烟圈,待完全消散之后,才问兰世芳,“潘松知道你回来做什么嘛?”

    兰世芳道,“张兵电话里嘱咐过我找借口请假,我就说一个朋友生病了,回老家看一下。潘松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反正现在咱们物流公司经营稳定,我在不在都是无关大局?!?br />
    他想不到李和最先开口问的是这个,看来这一次调查的范围很大,潘松哪怕不是李和调查的对象,起码也不是值得李和最信任的对象!

    毕竟连潘松都要瞒着!

    李和点点头,“那就好,你们俩一起去香河,互相有商有量,我需要尽快知道他们到底跟谁打交道,跟谁有接触?!?br />
    “我们马上就走?!崩际婪急硐值暮芗逼?。

    至于李和说的‘他们’是谁,他也没有细问,因为根本不需要细问,在香河的只有四个人,杨富贵、付霞、方向、冯磊。

    李和虽然没有提杨富贵和方向,但是兰世芳心里有数,一个都不能少!

    “好?!崩詈偷阃吠?,“越快越好?!?br />
    “我们随时电话汇报?!蓖蛄加押屠际婪家煌酒鹕砗敛怀僖?。

    李和看着兰世芳和万良友收拾行李,出了房间,他没有急着离开旅店,一边抽烟一边问董浩,“你说我这么做对不对?”

    董浩迟疑了一下,发狠道,“宁可错...信其有,不可信其无?!?br />
    李和笑着道,“你是想说,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董浩点点头,“是这个意思,很多人都是惯出来的毛病,有毛病就得治?!?br />
    “你是比我狠的多。不过你说的对,我也对得起他们了,这些年我给他们吃给他们喝,给他们财富,给他们社会地位,自认没有一样是对不起他们的?!崩詈秃孟褡约喊参孔约核频绵杂锏?,“如果他们做人不知足,也不能怪我喽?!?br />
    董浩看看手表,然后道,“已经四点钟,齐华还在等着?!?br />
    “走吧?!崩詈桶蜒痰偻厣弦蝗?,狠狠的踩了几下,才出了旅馆。

    “李老板,有时间的话赏脸一起吃个晚饭?!甭玫甑睦习謇詈统隼?,招呼的很热情,横肉堆在小脑袋上显得很拥挤,那双本来就小的眼睛,已经不怎么明显了。

    “谢谢,不用了?!崩詈兔皇奔湓谡饫锔珊?,再说和对方只是他的房客,而他只是对付的房东,并没有什么交情和瓜葛。

    “李老板,你稍等一下?!甭玫昀习寮詈鸵蛔?,赶忙追上一步。

    李和回过头问,“有事?”

    “听说这边要拆迁是不是?”旅店老板的眼睛冒光。

    李和道,“这边现在归地大地产管,你问他们就是,我还真不是太清楚?!?br />
    当初他买的这些房子,后来一股脑的都交给了平松管,再后来并入了地大地产。

    “别啊,李老板?!甭玫昀习灏牙詈屠棺?,笑着道,“我当初可是从你手里租的,你最明白的,我跟人家说不清楚!我这前前后后装修可是没少花钱,你说这样一拆迁,我不是赔到姥姥家了?不能你们得了赔偿款,我这边就喝西北风吧?你多多少少得补偿我一下吧?”

    李和笑着道,“你后来和地大地产续签了吧?合同怎么签订的就按照合同来,都是有规矩的,我说了还真不算?!?br />
    旅店老板讪笑道,“合同归合同,可也不外乎人情啊,你说要是说搬就搬,我这上上下下不都砸手里来了吗?何况现在生意也不好做,付了你这边房租,本就落不了多少。补偿款我不要求多,有个十万八万的就行?!?br />
    说的可怜巴巴。

    李和问,“你是姓邱是吧?”

    “李老板好记性?!甭玫昀习迨鸫竽粗?。

    李和道,“这套房子具体是哪一年租给你的我是想不起来了,想必有十年了吧?”

    “有了,有了?!鼻窭习迕Σ坏牡阃?。

    李和继续道,“你同地大地产签的具体合约内容我不清楚,但是我当初交代的很清楚,那就是租金不涨。所以,邱老板,你每个月只付三五百租金,却赚个三五万,还有什么不知足,你跟我哭穷你做的对吗?你信不信?我这套房子随便租,按照现在的行情,一个月怎么的也能租个一万多?你这会还跟我谈补偿?

    邱老板,实在不行,咱们这么办,你就当提前拆迁,先把店关门,房子空着就让他空着,我给你个十万八万的补偿款?你看看怎么样?”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看,李老板,你还当真了。你忙,你忙?!甭玫昀习迕挥幸坏悴缓靡馑嫉木跷?,厚着脸皮回到了收银台里面。

    出了旅店,李和笑着对董浩道,“瞧瞧,这就是典型的人心不足蛇吞象,没完没了的?!?br />
    通过这些年的事情,他才深刻体会到,做好人不一定落得了好,虽然这是他早就明白的道理,可是和亲自体会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收了那么多的旧房子,主要目的是为了升值,抱着普惠大众的目的租出去了,租金还相当的低,再高的租金他也看不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