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复兴?”张兵不解,“为什么要从他开始?”

    本来这事是牵扯到冯磊的,查平松已经够让他疑惑了,而且不但要查平松还要从郭复兴开始,更是让他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爬的太快了,平松是个小气、聪明且多疑的人,向来任人唯亲,他能这么快取得平松的信任,你不觉得里面有问题?”李和阴沉着脸道,“查吧,希望是我多疑?!?br />
    张兵道,“可是冯磊和平松这么多年都没有交集???平松没有理由找他麻烦吧?”

    “谁知道呢?”怀疑平松,李和也没有根据,因为论信任,他明显更信任冯磊,没有任何原因,仅仅是出于本能,他觉得冯磊更可靠,这孩子说是秉性淳朴也不为过。

    甚至李和都怀疑,冯磊有没有本事掏空和霞皮革厂!

    和霞皮革厂原本只是和霞家具厂旗下的一家辅料小厂,但是在李和允许独立出来以后,又兼并了李爱军旗下的皮革厂,由冯磊管理,加上付霞不遗余力的资金支持,规模是越做越大,南北两家厂,年产值过亿,冯磊想在付霞这个精明娘们的眼皮子底下掏空皮革厂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难道是有人合伙串谋?

    李和不禁这样多想,越想越想不出头绪。

    “好,我记住了?!闭疟肓讼氲?,“我回去之后和老董一起?!?br />
    “把万良友、兰世芳喊回来?!崩詈捅纠聪肴谜疟右郧暗恼接牙锩嬖僬屑父鋈死吹?,但是转念一想,他已经习惯用眼前这些人,陡然多些陌生人进来,会让他不自在。

    “你放心,我等会就打电话?!闭疟卮鸬暮敛挥淘?。

    到家以后,李和又给潘友林去了电话,要求把地大地产和泛海集团的账目再重新查一遍。

    “从财务报告和第三方审计上,地大地产和泛海集团都是属于正常,小问题虽然有,但是并不影响经营?!迸擞蚜志」芏岳詈偷淖龇ㄐ睦锎嬉?,不过却是没有多问,“要不我亲自带队去地大地产查一遍?”

    李和道,“你们之前查过一遍的账目存根找出来,不必打草惊蛇,还有,保密?!?br />
    “你放心吧,李先生,我会尽快再查一遍?!迸擞蚜终飧鍪焙蛞泊永詈偷挠锲锞醪斐隽瞬谎俺?,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还有什么吩咐?”

    “和霞家居集团,也查一遍?!崩詈兔飨杂淘チ艘幌?,最后又咬着牙道,“在香港帮我再打听一下,李舒白是怎么赚这么多钱的!”

    查一个也是查,查一双也是查,干脆来个彻底算了!

    “李舒白?”潘友林不晓得李老头的真名。

    李和颤声道,“香港同福珠宝的董事长?!?br />
    他不想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但是他不做个求证,他心里不安心。

    “原来是他?!迸擞蚜至巳?,“他在香港珠宝界是名人,很容易打听,你放心吧?!?br />
    张兵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当他打开大门,发现李和同董浩还坐在大厅里聊天。

    “你们还不睡?”

    李和笑着道,“等你呢,想不到你会这么晚?!?br />
    紧接着问,“有什么消息没有?”

    张兵摇摇头,“郭复兴这个人很勤奋,好像是一直在加班,我站在泛海集团大楼的楼底下往上看,他办公室的灯到十点钟左右才关?!?br />
    泛海集团的总部同时也是泛海地产的总部,张兵陪着李和去过两次,出于职业的本能,格局,方位倒是记得清楚。

    “我亲眼看见他从和司机从里面出来的。然后我的车就跟着他到了一家路边摊,他吃饭一盘炒饭,就去了酒吧。酒吧好像有他的熟人,是两个男的,我都不认识,陪着他喝了不少酒。喝到凌晨三十五分才一个人从酒吧出来,最终回了家,倒是没有什么异常?!闭疟肓讼?,还是补充道,“酒吧是平松弟弟平虎开的,生意挺不错?!?br />
    李和冷笑道,“这小王八蛋倒是惬意?!?br />
    从咖啡厅到舞厅,再到酒吧,这兄弟俩倒是真不含糊。

    他向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从来没有用过什么手腕,他现在想来,倒不知道是对是错了。

    张兵道,“我明天继续跟着?!?br />
    “行,辛苦了,早点睡吧?!崩詈推鹕砘刈约杭?。

    卧室里的灯已经灭了,他刚推开一半门,又合上退走了,他怕把何芳吵醒。

    “你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想干嘛?”屋里的灯陡然亮了,紧接着传来何芳的声音,“快点睡觉?!?br />
    “你还不睡?”

    何芳揉揉眼睛,撑起身子,靠在墙上道,“我睡觉本来就惊,你推下门,吱啦一声,不就把我吵醒了,你以为像你睡得死猪啊?!?br />
    “不好意思,睡吧?!崩詈捅б郧敢?,躺在床上直接闭上了眼睛。

    “有心思?”何芳觉察出了李和的异常。

    李和笑着道,“没事,睡觉吧,明早还要送孩子上学?!?br />
    他明显不愿意多说,不管何芳说什么,他还是睡自己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下晚,兰世芳等万良友一前一后的回来了,不过两个人倒是不允许公开楼面,只在一家小旅馆见到了董浩。

    他们感觉这一趟回来的莫名其妙。

    兰世芳问,“什么情况需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回来?昨天张兵的电话也没说清楚,只是说李老板让我们回来办事情,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一起办的?”

    最关键的是,还让他们窝在这家小旅馆里不准露头。这也太诡异了!

    董浩道,“让你回来是对你们信任?!?br />
    “说个明白话?!蓖蛄加研ψ诺?,“不要这么不清不楚的,听得我头晕?!?br />
    “就是干你们的老本行,跟踪人?!倍萍虻サ氖虑榈那耙蚝蠊盗艘槐?,然后才道,“总之,现在没人能逃得了这个嫌疑,所以能让你们回来,就是对你们的信任?!?br />
    万良友和兰世芳对视一眼,倒是有了数,李和能让他们回来,确实是对他们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