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海生笑着道,“但求无过?!?br />
    “嗯?”李和怔怔的看着扎海生,发现他真的变了。

    “我脸上没花吧?”扎海生有点疑惑,不明白李和盯着他看什么!

    李和抿一口茶道,“如果是以前的你,你知道你会说什么吗?”

    扎海生摇摇头,“你这么了解我?”

    李和道,“你会说但求无愧于心,而不是说但求无过,这个就是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之间的差别?!?br />
    扎海生突然愣住了,好像他的心被李和这么一下子就戳中了。

    包厢里一下子陷入沉默,安静的让人心慌。

    这个时候服务员端菜进来,扎海生的女朋友趁机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气氛,笑着道,“李哥,是吧,我给你倒酒。我们家海生提的最多的就是你。

    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以前怎么开导他,怎么帮助他,他感念的很?!?br />
    “谢谢?!崩詈驼酒鹕?,把酒杯送到酒瓶底下,然后接过酒瓶笑着道,“客气了,我们自己来,你不喝酒,就多吃菜,不用客气?!?br />
    “我姓谢,谢灵灵,你喊我小谢就行,跟海生是一个系统的?!痹I呐笥炎员颐?。

    “那我就喊小谢?!崩詈偷愕阃?,朝着扎海生碰了一杯,“随意?!?br />
    说完一饮而尽。

    “我也干完?!痹I聘蘸鹊牡揭话?,却突然给呛着了,咳得鼻涕都出来了。

    “不能喝,就不要逞强,李哥不是外人?!毙涣榱橐槐吒I潮骋槐呗裨沟?,“你以为人家喊你一声扎书记,你就不得了了,酒量就不得了了?”

    “那就不喝了,你这酒量倒是没变?!崩詈兔纪芬恢?,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其实还是怪他,他不该自找不快活,不应该说那些让人心生不快的所谓人生感悟。

    “别,李哥,你别听她的,咱们继续喝,白酒我喝不了?!痹I孕涣榱榈?,“要不你去喊服务员上啤酒?”

    谢灵灵本来不愿意,可是待看到扎海生的眼神,最后还是出了包厢,顺带着拉上了房门。

    让服务员上完啤酒以后,她就没有再进去,又不是傻子,扎海生是纯心撵她呢。

    啤酒上来以后,扎海生给自己开了一瓶,倒了一个满杯,然后站起身端起来道,“李哥,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杯口朝下,一滴未滴。

    “对不起,我说错话,我自饮自罚?!崩詈退底乓舶驯永锏木埔灰?,然后再倒一杯,直到三杯喝完。

    “哥,你还记得你当年怎么跟我说的吗?你说人是社会的人,这话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我要是脱离了社会我就不能算人!”扎海生也毫不含糊的再次喝完一杯。

    李和笑着道,“咱们就不要提这些了,看到你过得好,我就开心,真的,我一直拿你....”

    说到这里,他感觉又不怎么合适。

    当弟弟看待?

    可是人家是扎书记!

    这话不能说!

    虽然不存在谁高攀谁,但是就怕对方多想。

    “当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谢谢,李哥,我也是拿你当最好的朋友!”扎海生说的十分的动情。

    “为友谊干杯!”李和不想再多说其它。

    吃好饭,扎海生抢着买了单,李和冲着饭店经理使了个眼色,没有做阻拦,任由他买了。

    把扎海生和谢灵灵两口子送到门口,看着他们走过一道路口之后,才上了迎过来的吉普车。

    “走吧?!崩詈鸵残ψ耪泻粢恢泵挥谐雒娴恼疟?,然后两个人也同样跨过一道路过找到了自己的车。

    他突然心生安慰,说明相互间都愿意以平常人的身份和平常人的心态来处理私人间的关系,谁都不愿意在谁跟前显摆自己的地位和财富、权利。

    要怪只能怪这个社会,强行推着他们前进,强行给他们不同的角色,本来是一个逍遥自在的普通人,但是最后面却冒着失去灵魂的危险也要展现自我。

    仰躺在座椅上,正准备睡一会,却听见张兵说,“平松打电话了?!?br />
    “有事吗?”李和头晕的睁不开眼。

    “冯磊果真有问题,他用他小舅子媳妇的名义注册了好几个公司,和霞皮革快被他掏空了?!闭疟祷澳训玫娜险媪艘淮?,甚至有点小心翼翼。

    “什么?”李和立马坐直,简直以为听岔了,“他想干什么?”

    和霞皮革附属于和霞家具厂,账目一直都是付霞在查的,李和倒是不怎么清楚,哪怕是付霞查了账目,也是出于应付,因为她没有理由不相信冯磊。

    张兵叹口气道,“冯磊有可能...有可能...”

    说的很犹豫。

    “你意思是他想自立门户,顺便捞一笔就走?”李和猜出了大概。

    张兵点点头,“我听平松的意思是这个?!?br />
    “付霞知道吗?”毕竟是付霞的人,李和还是希望付霞自己处理。

    但是从真实的情感来说,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他不愿意相信冯磊会做出这种事!

    半大孩子的冯吸溜,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

    这孩子的品行,他是了解的!

    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背叛他的人!

    最重要的是,冯磊知道他的本事,怎么可能冒这个险!

    难道是因为太了解他,在赌他的仁慈?

    好说话?

    期待他能轻轻放过?

    “这个平松没说?!闭疟⊥?。

    “停车?!?br />
    “恩?!闭疟殉底油T诹寺繁?。

    李和看着张兵,一字一顿的道,“如果冯磊都不值得信,平松也同样值得怀疑,你去查?!?br />
    “好?!闭疟吹嚼詈偷难凵竦氖焙?,看到了狠厉,他感觉到了惊悚。

    “从郭复兴开始查?!崩詈偷娜肥俏兆诺?,如果是平松诬陷冯磊,那么是平松有问题,如果冯磊真的叛变了,那么平松肯定也跑不了!

    一个曾经那么实诚的孩子都叛变了,他不相信平松这么聪明的人,会没有猫腻。

    他可以接受这些手底人偷偷摸摸的揩点油水,但是绝不接受他们光明正大坑他!

    真以为他李老二好说话的才是真傻子!

    ps:再说一万句抱歉!我是真的真的抱歉??!卑鄙无耻下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