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这个需要你签字?!逼剿砂岩环菸募桓死詈?,还贴心的把钢笔帽给摘下来。

    “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

    这个称呼不但平松说不习惯,就是李和听着都有点怪异,感觉发酸,鸡疙瘩皮掉满地。

    “嗯?李先生,你说,哪里错了,我一定改?!逼剿梢晕质悄睦锶抢詈蜕?。

    没办法??!

    自从卢波受罚以后,他们这些人也是惊弓之鸟,同卢波是一样的认知,离了李老二,他们什么都不是??!

    李和把文件撂到一边,只是文,“哎,跟谁学的这称呼?”

    “哥,这没毛病吧?”

    平松没有想到自己的称呼有什么问题,他的称呼没错???

    喊老板?

    现在最不值钱的就是老板!

    这年头,遍地的野鸡、山寨皮包公司,公司名字典型的拉条皮公司的画风,类似 Tom, Jerry 这种,里面有个“斯”,有个“丹”什么的,就已经算是有文化的了。

    这些“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穿上皱巴巴的西装,搭配着潮流牛仔裤,揣着干瘪的公文包走南闯北的老板们,到处都是,随便扔上一砖头,绝对砸不空。

    即便是个普通人,只要下个馆子,一进门,人家也是热情的招呼声“老板,来了”,“谢谢,老板”。

    总之,老板这个词已经是烂大街了!

    再这么称呼李和,已经显不出档次和逼格了!

    反之,先生这称呼就新鲜多了!

    于德华、沈道如、郭冬云等人不都是这么喊吗?

    而且好多人都是这么喊的!

    这也是与国际接轨了!

    他觉得没毛病。

    “随便你吧?!崩詈屠恋霉芩窃趺闯坪袅?,再次把文件拿到手里,随手翻了一下,问旁边的郭复兴道,“有信心没有?”

    泛海集团旗下的泛海地产交由郭复兴管理,这也是他早先的意思,只是什么时候交到郭复兴手里,由平松说了算,李和没有想到平松会这么爽快,按他的想法,平松怎么着也会把郭复兴踩个两三年吧?

    郭复兴平复了下心情,认真的道,“李先生,我不会辜负你和平总的期望的,一定会努力的?!?br />
    “尽力吧?!崩詈筒幌门H嗽谒掷锘鼓懿荒苣愕钠鹄?,有些人之所以牛,只是恰当的时间做了恰当的事。

    他不希望好好的一个牛人毁在他手里,万一人家按照自己的进城走的会更好呢?

    不过还是毫不犹豫的在文件上签了字。

    “谢谢李先生?!惫葱私庸募咝说牟荒茏砸?!

    李和笑着道,“没什么事就这吧,不留你们吃饭了?!?br />
    他同时也明白,即使是留他们吃饭,他们也不会留下来的,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平松道,“我还有个事情要说一下?!?br />
    郭复兴很识趣的先出了门。

    李和道,“说吧?!?br />
    平松道,“我前天和工行的陈行长在一起吃饭,他问和霞皮革厂是不是缺钱?我问怎么这么说,他说和霞皮革厂向他们申请贷款?!?br />
    “冯磊管着的那家?”李和也跟着诧异。

    平松点点头,“是的,具体真假我不清楚,我也就听人这么一说,按说他缺钱找付霞就可以,没必要去贷款吧?!?br />
    李和想了想道,“你打听一下吧,我等你消息?!?br />
    “好,我等会就让人去办?!逼剿傻愕阃肪妥吡?。

    夏季的高温消退,李览开学之后,老四终于向李和表明了自己的工作选择。

    “十聋九哑,这虽然是俗话,可是也是我见到的现实,从小耳聋的人,由于听不到声音,导致不会说话,造成既聋又哑。

    这是听力损失造成语言的缺失。

    许多孩子原本是有机会学会说话的,但是由于缺乏语言康复训练,最终必然是一个哑巴,哥,聋已经是命运对他们的不公了,再变哑就真是太可怜了?!?br />
    “所以呢?”李和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我想做康复医疗?!崩纤亩硕ㄇ樾?,道,“反正你给了我那么多钱,我一时半会没有经济压力,我想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我希望你支持我?!?br />
    李和道,“这不是你的专业吧?发挥你的专长,这样才更加容易取得成绩。你做康复医疗,既然不擅长,就很难取得什么成就,也不具有普惠意义?!?br />
    老四笑着道,“理论知识我都懂,只是差个实践而已,我可以慢慢学的?!?br />
    李和道,“这么说单位已经定好了?”

    老四道,“已经选择好单位了,下周就可以上班?!?br />
    “你这么大了,想做就去做吧,我不拦着,开心就好,不开心就不要做?!崩詈兔挥蟹炊缘睦碛?。

    他愿意挣这么多钱,就是为了给他们足够的后盾,就是为了他们将来有足够选择的空间和自由。

    只要不像李览,不靠谱的想做什么围棋国手,不给他丢人,不杀人放火,一般情况下,他李老二还是挺开明的一个人。

    说到李览,李和公婆俩真的开始头晕。

    这孩子每天放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书自己在棋盘上摆出题目,自己解题做题,因为识字能力有限,每次都是搔头抓耳。

    公婆俩实在不忍心的情况下,才会帮着摆上两题。

    不过这些都是有条件的,必须得先把作业做完,附带的效果就是李览为了早点写完作业,会认真学点东西,100以内的加减法对他已经是小儿科,至于语文,对他来说,那些字词抄写,仗着书法的功底,游刃有余,唯一的痛点就是背书了,他跟着翻来覆去的读上十来遍,他自己没会,李怡都能快跟着背了。

    “你棋谱记的那么顺溜呢?背书用上那一成心就好?!崩罾赖慕胶畏加械阈牢?,可是她总归要精益求精,不然依然还是在班里掉队尾,属于学习困难患者,考试难及格人士。

    “那倒是真的?!崩詈鸵哺诺阃吠?。

    李览不笨,主要在于用不用心。

    何芳道,“过几天有家长会,你去?!?br />
    “我没时间?!?br />
    何芳怕去了丢人,李和更怕,他李老二也是要脸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