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也不觉得热了,也不觉得太阳有多毒,只是眯缝着眼睛,望着那毒辣火热,在能烫熟鸡蛋的大马路上,在树荫底下,一根烟接着一根烟,仍由汗水顺着额头下。

    “要不进咖啡厅凉快一下?”跟在李和身后的张兵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提醒,他不晓得李和今天又是哪根筋抽了,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不抽筋的李老二一定不是好的大土豪!

    “你先回家,不用管我?!逼ü墒懿蛔?,李和再次站起身,漫无目的的瞎逛,不需要纠结左转还是右转,伸手摸向烟盒,烟完盒空,顺手揉成一团扔出。

    “瞎了??!”被烟盒砸中的男人,满脸怒气,任谁好好的在巷口里走着,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也不能心平气和,何况还是这么样炎热让人心情烦躁的夏季。

    “兄弟?要不来揍我?”李和眼皮子都没抬,他只觉得自己欠抽!

    发自内心的觉悟!

    “对不起,对不起!真不是纯心的?!闭疟厦グ哺д獾姑沟哪腥?,随手递上一张百元大钞,“兄弟,买个凉饮消消火?!?br />
    他倒是真信奉了李和这套哲学,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有钱了不起??!”男人尽管这样叫嚣,但是还是接过钱,麻利的走人!

    反正不亏!

    被烟盒砸下,又不会少块肉多个疤!

    100呢!

    跟白捡没区别!

    何况,他真不能因为人家一个无心之举去干架,那也太二!

    李和没好气的对张兵道,“这100自己出,我不给你报销,你不要算到帐里?!?br />
    “别??!”张兵瞬间懵逼,这什么情况??!

    “别再跟着我?!崩詈凸展锟?,在小店里买完一包烟,转过身发现张兵还在跟着。

    “你去哪里?”张兵无奈。

    “我说了!别跟着我!”

    “可是..”张兵犹豫一下,还是继续跟着。

    “你是没听见我话?要不要我再重复一下?再这样,我翻脸!”李和面色不虞,叹口气道,“麻烦给我一点私人的空间,我需要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谢谢?!?br />
    他需要一个人自在行走的自由,他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他没有了一个人逛街的自由,而是前呼后拥,大搞排场,他宁愿继续过那种小富即安的生活状态。

    张兵无奈,只能转身走人,准备去找车,然后期待在这条巷口的尽头能等到李和。

    李和当然不能随张兵的意,在巷口里转来转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往那里去,走的衣服湿透,他直接把衣服脱了,搭在肩膀上,偶尔靠在墙上,看着那些跳皮筋儿的小丫头们傻笑。

    那些坐在槐树底下聊八卦的老娘们,越发的盯着他看,这里过来走去的都是熟人熟面孔,突然来了个生人,还对着孩子们看,一看就是不怀好意,别是哪里的人贩子!

    李和突然摸着鼻子讪笑,只能起身走人,这些大妈可不是好对付的!

    真的到他逛累了,想回家想巷口出路的时候,他却费了一番功夫,才上了大马路,打车回家。

    回到家,董浩诧异只有李和一个人回来。

    李和发现张兵没回来,就对董浩道,“给他打电话,就说我已经到家了?!?br />
    “这家伙?!倍坡裨拐疟牟痪≡?。

    张兵回来是有苦说不出,只能说和李和失散了!

    他总不能对董浩说,他李老二约妹子,莫名其妙的搞一肚子气,然后找我撒气吧?

    不能说!

    打死对谁都不能说!

    虽然李老二没有交代过!

    可是这些事原本就不需要交代!

    他们也太了解李老二了!

    做话唠可以,嬉皮笑脸的可以,但是千万不能是有关他李老二的!

    所以,唯一的明哲保身的正确姿势就是闭嘴!

    何芳看出李和的情绪不对劲,就问,“又是什么情况,蔫吧了?”

    “没事,天热?!崩詈颓垦栈缎?,看到闺女拿着竹竿把菜地里为数不多的西红柿给祸害完了,“你不管管?”

    “像你妈说的,我栓在腰上才能看得住?!焙畏家彩敲徽?,自从闺女会走路后,家里的菜园子是种不起来了,只能寄希望于她慢慢懂事。

    李和走过去,夺了闺女手里的竹竿,把她抱到凉亭边上,“休息一会吧,我的小祖宗?!?br />
    李怡这次倒是非常的给面子,真的不折腾了,不过却把手又放到了她老子的头上,刚理的头发,根本抓不着一丝一毫,急的她直跳脚,非逼着她老子蹲下,她不信这个邪!

    “这也是我的错?”李和只能蹲着,任由闺女在他这头上嚯嚯。

    可惜,哪怕他蹲的比李怡还矮了,李怡照样抓不住头发,气急败坏的之下,只能拍她老子的头!

    “轻点?!崩詈陀米胖挥兴约翰拍芴诺纳羿杂锏?,“希望你妹妹不会像你这么调皮吧?!?br />
    突然多了一个闺女,他其实是满心欢喜的,但是一想到将来,他又是苦恼,即使有机会相见,却是不能相认,相必是极其痛苦的!

    他是下了决心的,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的亲骨肉,不管是谁,将来都不能欺侮了她!

    不然,他非要教人做人的!

    平松带着郭复兴踏门,必以往更加的恭顺,卢波刚被处罚,这事根本就瞒不住众人。

    虽然卢波只是被罚了三个月工资,无伤大雅,但是这在众人看来,这恰恰表面了李和的一个态度,他李老二现在、以后,谁都不会再惯着!

    这也给了大家一个惊醒,从此以后,不能再拿老板不当干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以所谓的兄弟情谊为幌子,做什么事都肆无忌惮且大大咧咧。

    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他们的收获已经超过了他们的付出,且是远远超出!能得到这些都是基于以往的情谊关系!所以,如今,李和已经不亏欠他们什么了!

    给的已经够多了!

    继卢波的第一个小惩之后,如果他们还不知趣,不晓得轻重,他们有理由相信,李和再次开刀的话,绝对不会轻轻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