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立文端着搪瓷缸,拿着一双筷子,手足无措的站在一堆操着天南地北口音的汉子中间。

    好不容易在杨学文的关照下,打到一口菜,突然又是一阵大雨,连躲都来不及,深圳的天气就是这样,一阵一阵的。

    雨水拌饭,好样的!

    这还不算,整个人淋的落汤鸡似得,他没有带换洗衣服,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偏远乡下,他连买衣服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凑合着从杨学文这里找了件劳保服、劳保鞋穿,此刻,除了鼻梁上的这幅眼镜,他和民工已经没有多大差别。

    望着头顶上那辛勤忙碌织网的蜘蛛,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对于李和来说,这同样是一个不容易熬的夜晚,他突然接到了章舒声的电话,那奇怪的语气,让他心生不安。

    在约好的一家肯德基店,他见到章舒声,还是那么的明艳动人,那么的光鲜亮丽。

    令他心生亲切的是,章舒声的身侧还站着一个粉嘟嘟的小丫头,大概还不能走路,只能一只手扶着椅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薯条,嘴上都是番茄酱,看到他过来,还好奇的张望了一下,然后继续埋头吃自己的薯条。

    “来了?”章舒声笑着道,“坐吧,吃什么?”

    “不用,谢谢?!崩詈透芯醯揭还晒忠?,逗弄小女孩道,“你闺女都这么大了,真想不到。来,喊声叔叔听听?”

    他心里有点发涩,她最终还是跟着别的男人一起了!

    章舒声纠正道,“要是真喊你的话,也是该喊爸爸吧?”

    “纳尼?”李和瞬间不淡定了!

    分不清这是真话还是玩笑话!

    章舒声噗呲一笑,“瞧把你吓的,出息吧你,就这点胆量?”

    “这玩笑不能随便开的?!?br />
    那就好!

    那就好!

    李和松了一口气。

    “我没开玩笑?!闭率嫔苋险娴牡?,“确实是你的女儿?!?br />
    “怎么可能?”李和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那一晚分明是酒精的作用,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一不小心就出来个娃!

    他吼不住??!

    章舒声道,“怎么不可能?你以为我就是那么随便的人了?”

    “不是,不是!”李和急忙摆手,周围看了看,然后才低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那晚上都喝多了,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章舒声打断他的话道,“你以为我想要这个孩子?只是因为,我打定注意此生不会再结婚,我自然需要一个孩子,从优生学的经济状况角度来说,你也不算差。

    我们是完美的创造出来了一个生命,这是奇迹,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将看着她长大,这也是幸福?!?br />
    “谢谢夸奖?!崩詈涂醋判⊙就?,心里发酸,他怎么莫名其妙的又造了一个孽??!

    “我原本没有想过找你的?!?br />
    “对不起?!崩詈鸵丫宰藕眉父雠怂倒饣傲?。

    现在说起这话,他是更加不好意思,更加的惭愧!

    天下渣男本一家!

    章舒声笑着道,“你这人真有意思,在大地方已经玩世不恭,倒向小节上认真,矛盾得太可笑?!?br />
    李和叹口气道,“这不是小事情,更不是小节?!?br />
    章舒声笑着道,“算了吧,我也不是什么怨妇。我就是来通知你一下,我要走了?!?br />
    李和一愣,“去哪里?”

    “美国,签证已经下来了,过几天就走?!?br />
    “那孩子呢?”

    “我哥哥和嫂子这么多年一直无所出,本来想抱养一个的,刚好我又怀孕了,他们就支持我生下来,所以这孩子现在是喊我姑姑?!闭率嫔钻堑拿⊙就返哪源?,“因此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打搅她,永远不要让她知道真相,如果让她知道被亲生父母所抛弃,这会很残酷,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明白?!崩詈兔挥杏缕笊乃?,这个闺女我来照顾!

    他做不到!

    他不敢承?;橐鍪О艿姆缦?!

    他承认他自私!

    “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还和你说?”章舒声仍然是笑盈盈的。

    “我听着?!崩詈褪怯械愫闷?,既然她希望闺女一辈子生活在梦幻中的世界,自然就不该告诉他。

    章舒声一字一句的道,“那是因为我希望你管教好你的纨绔儿子们,别到时候六亲不认,圈子实在是太小了?!?br />
    儿子....们?

    众所周知,他只有一个儿子!

    “这话说的?!崩詈陀行姆床?,可是底气不足。

    “还有,我闺女不会要你一分钱,我哥的条件不差,和我嫂子都很宠她,只要她要,他们都会给她?!闭率嫔档暮苤卑?。

    “我明白,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br />
    这意味着,以后谁敢对付章舒林,就是夺她闺女的家产!

    他李老二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最后一句,我只要她幸??目炖?!永远不要打扰她!”

    李和点点头,“我的女儿,我自然也希望他开心。我可以抱下她吗?”

    怕她不同意,就赶忙补充道,“就一下,她是我女儿?!?br />
    章舒声想了想,“行吧,轻者点?!?br />
    李和站起身,拿出纸巾,先给孩子认真的擦了手,然后小心的擦了下唇角,摸摸她的头发,嫩滑的脸蛋,抱在怀里,突然感觉好像抱着整个世界。

    这是血脉相连的感觉。

    章舒声看着这一幕,心不禁一软,眼角有点湿润。

    不过还是硬声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就这么多,以后呢,期待还有见面的机会?!?br />
    抱起来孩子就要走。

    “等下?!崩詈秃白?。

    “还有事?”章舒声没有回头。

    “她叫什么名字?”李和虽然承诺以后不会去打扰这个孩子,可是他却不想见面不相识。

    “章子宜!”

    “什么?”

    李和的一口老血!

    想飚都飚不出来!

    “章子宜!”章舒声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有李和站在肯德基门口看着这娘俩远去的背影,毒辣的太阳底下,他睁不开眼睛。

    他没有直接回家,就在大马路上叼着烟,一会儿踢踢垃圾桶,一会儿踢踢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