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李先生?”

    汤立文喃喃自语,怎么都没有琢磨出这个李先生是何方人士!

    李超人?

    李兆基?

    这些大佬的名字一进入脑海,就被他晃晃脑子甩了出去!

    这是决计不可能的,这些人和他汤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是绝对不可能去要求于德华来帮他的!

    关键能不能请得动于德华还是另一说!

    而且于德华提到这位李先生的时候,是带着仰慕,钦佩,尊敬的,在香港,于德华也是不弱于李超人之流的人物!对于李超人,于德华是不会有这种情绪的。

    所以,要是真算交情,汤家还是和于德华更靠谱一点。

    之所以和于德华,沈道如有交集是因为他的便宜亲戚李和。

    李和?

    汤立文的脑子猛然一个灵醒!

    这是实打实的姓李!

    难道于德华所说的李先生是李和?

    “李和,李先生?!碧懒⑽牡哪宰永锘煦缫黄?。

    这李家他只和他父亲去过一次,至于背景,他只知道是内地来的,从来没有多问过,甚至当初于德华和沈道如帮衬他,他只以为是他父亲的关系。

    难道这些都是因为李和?

    他心有烦躁,既然想不通,只有回家问他老子了。

    他没有径直回家,家里肯定是没有人的,这会应该都是在面馆里做活,车子还没有进入市区,他的电话就想起来。

    “爸,对,对,于叔过去的,没事的,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这么大人,肯定有数?!?br />
    “你让司机把车子随便找个地方停,你赶紧去内地,现在就走,一刻都不要耽误?!碧览贤氛驹谧约杭颐婀莸穆ド?,一边拿着电话,一边透过窗户朝着楼下张望,急切的道,“千万不要回来!记住了!”

    “爸,就是我要去内地,也不用这么急吧,再说换洗衣服总要拿几件吧?!碧懒⑽目扌Σ坏?,想不到父亲会这么紧张,“咱们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好不好?”

    说完正准备挂电话,却不想汤老头在电话里怒吼,“你这孩子不吃亏就不长记性??!这里面的厉害,你非要我给你说一百遍是吧!这帮人不是人!是畜生!你明白没有!你要是现在敢回来,以后就别认我这个爸爸!”

    他是真的不晓得和这个儿子怎么解释了!

    读了几年书,在银行做了几年事,总觉得自己体面,很少去揣测这个社会的阴暗,过于理想化。

    “爸!”汤立文想不到汤老头会气成这个样子,无奈的道,“我公司的事情还有不少呢,我这样一走了之,等于是前功尽弃??!”

    他的事业才刚起步,他不可能就这么放弃!

    他不会低头!

    他不会这么轻易认输!

    他绝不会向黑恶势力低头,人在做天在看,邪不胜正,终有定论!

    汤老头道,“你现在签一份授权书给金鹿集团,让司机带回来。这件事于德华会处理,你先去内地,等风头过了再回来?!?br />
    “爸,于德华说的李先生?”汤立文这个时候才来得及问。

    “就是李和,你见过的,要不是他肯帮忙,你现在哪里还有命和我说完,你啊,就是想的太简单!”汤老头继续道,“还有,去深圳以后,找你大侄子,他会在罗岗接你,然后给你安排,只要到了他地方,安全问题就不用担心了?!?br />
    他对万良友的身手,印象很深刻。

    “大侄子?”汤立文想不到自己怎么会冒出一个大侄子。

    “就是杨学文,你姑奶的大孙子,来过咱们家。你过去以后少娇气,记住了,你是去躲灾的,客气一点?!碧览贤纷鹱鸾袒?。

    “我知道了?!碧懒⑽目嘈?,“那我什么时候回来?”

    他算是听从了他老子出去躲风头的建议,但是不能一直在外面做缩头乌龟吧?

    他不但有事业,还有老婆和孩子!

    什么时间回来,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汤老头叹口气道,“这就不是咱们爷俩能决定的了,人家保你一条命已经是仁至义??!你别再啰嗦,赶紧走?!?br />
    爷俩又磨叽几句,才匆匆挂了电话。

    按照汤老头的要求,汤立文写完授权书,盖完印章就交给了司机,嘱咐几句之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往深圳而去。

    一出口岸,他就遇到了早早的等着的杨学文。

    “一早就接到了舅爹的电话,上车吧?!毖钛暮氨硎逡埠安怀隹?。

    “谢谢?!碧懒⑽姆蚜撕么罅ζ排郎险饬菊感碌拇蠡醭?。

    “现在去哪?”开车的是万良友。

    汤立文道,“要不给我找个酒店?我在酒店也是一样的?!?br />
    杨学文笑着道,“那就没有必要,咱们住的地方多的是,只要你不嫌弃就行。再说,舅爹说要安全,咱们那里就是人多,跟谁碰都不会吃亏?!?br />
    他现在和万良友为了在这里做长久生意,已经在这里租了房子,雇了工人,除了农忙和逢年过节是甚少回家的,都是抱着一个态度,只要能挣钱,辛苦一点都是无所谓的。

    因为旧木料极其占空间,所以一帮人住在开阔的关外乡下,成片的民房和待拆迁的窝棚,条件非常的简陋,连做饭的地方都是户外搭的土灶,上面只有一个四根木头支撑的雨布遮挡。

    “别客气,等会我用水给你擦擦桌子和床?!毖钛母懒⑽恼伊艘患淇瘴葑?,拿着抹布到处随意掸了掸。

    “谢谢,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很好的?!碧懒⑽目醋磐范ド系闹┲胪屯拱疾黄降耐粱业?,违心的道,“已经很麻烦你了?!?br />
    他还是记着他老子那句话,他是来逃难的。

    杨学文高兴的道,“反正,来我这不用客气,当自己家里就行?!?br />
    “开饭喽!”方全手站在外面的灶台边上,举着大锅铲子,对暗号似得扯着嗓子喊,“天王盖地虎!”

    “小鸡炖蘑菇!老远就闻着喽!”

    “好啦!”

    “不错!”

    “......”

    各个工人撂下手里的活,小猪抢槽似得,往灶台边围过去,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耽误他们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