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华这个人大多数人都有了解,实力肯定是在齐友功之上,强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在香港,商界虎狼之地,敢和姓于的叫板的人还不多!

    “那我就拭目以待?!逼胗压κ且ё叛赖?,冷冷的看了在场的人一眼,冷哼一声,挥袖而去。

    于德华朝着喇叭全递了个眼色,喇叭全把齐友功的人全部放了,这些人连滚带爬出了茶室。

    “于总?!?br />
    “于老板...”

    “你真的要投赤柱工程???”

    “于老板,以后我为你马首是瞻!”

    “对...”

    “于老板,我这辈子就服气你了!”

    “......”

    齐友功走后,原来的这些老板们才敢畅所欲言。

    他们说这些话倒是有一半是出于真心的。

    他们宁愿跟着于德华混,而不愿意跟着齐友功的原因还有一条就是两个人做人之间的差距,众所周知,齐友功这个人是黑社会起家,习惯于以暴力压人,喜欢吃独食,没有一点儿商场的规矩,简直人见人厌,鬼见鬼烦,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真没有人愿意与之打交道。

    于德华这个人不一样,虽然是有名的小气和睚眦必报,但是又是出了名的规矩,重合同守信誉的典范有没有!

    所以哪怕是小人,在商界众人眼里也是非常讨人喜欢的真小人!真小人永远比伪君子可爱!

    “各位老板,承蒙看得起,都是商界翘楚,没人是傻子,傻子也混不到这么大的身家,所以别说谁跟谁混?!庇诘禄蜒┣殉榈姆⒘?,哈哈大笑道,“只能说是大家有钱一起赚,共同进步!”

    “好!”

    “于老板说的对!”

    “共同进步!”

    众人带头鼓掌!

    瞧瞧!

    这说的才叫人话!

    “于老板,你放心,这项工程你放心投标!谁敢当搅屎棍,我姓黄的第一个饶不了他!”那个开始迟到的秃顶中年人第一个表忠心!

    “我同意黄老板说的!”

    “我也同意!”

    “黄老板说的对!”

    众人纷纷出言附和。

    这真是做人的典范??!

    再想想齐友功,这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可以这么大呢?

    “不,不!”于德华出言婉拒,“谢谢各位的抬高,只是商场如战场,战场无父子,大家朋友归朋友,只要是公平竞争,欢迎大家共同参与!维护市场稳定!

    如果我于某人真的按照大家这样做,这话传出去,不要到明天,廉政公署就得请我喝茶!大家这分明是捧杀我嘛!”

    “于老板,你放心,我们说这些话都是真的,绝对不会传出去!”

    “对的,于老板,你这是不相信我们??!”

    “....”

    “各位的好意我心领,还是公平竞争的好!”于德华摆摆手道,“我说句实在话,这位汤总,我和他的父亲乃是好友故交,我打算又立文建设的名义投标。不管最后大家谁投到了,都是好事,我还是那句话,有钱一起赚,中标之后,大家再另行商议行不行?”

    “我们听于总的?!?br />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只是从这话里听出了玄机,这是要捧汤立文的意思?

    “告辞,这次不再多聊,有时间一起喝茶?!?br />
    于德华拱手告辞,带着还在傻站着的汤立文出来。

    在车上,行了好一段路,于德华一直没有开腔,汤立文终于忍不住了,“于叔,你怎么会来?!?br />
    于德华对前面的司机道,“前面大桥停车?!?br />
    待车子停稳,喇叭全拉开车门,于德华才从车子上下来,站在大桥上,手插着腰,指着山底下的一栋栋的高楼大厦,问,“知道这是什么山吗?”

    “狮子山?!碧懒⑽亩杂谙愀鄣牡乩锊⒉荒吧?,“有一部就是叫《狮子山下》,当年热卖?!?br />
    于德华继续问,“还记得讲什么吗?”

    汤立文点点头,“知道,讲的是香港精神,振奋精神,迎接挑战,这也是出来创业的目的?!?br />
    狮子山,端坐于香港九龙塘及新界沙田的大围之间,对香港人来说,狮子山象征着香港的精神高地。

    “哈哈...”于德华哈哈大笑。

    “于叔,我哪里说错了吗?”汤立文不解。

    “错是没错?!庇诘禄ψ诺?,“可是人活着不是为了迎接挑战,是为了活着舒服,人不是为了精神活着的?!?br />
    “于叔,我还是不太懂?!碧懒⑽氖钦娴牟欢?。

    “年轻人有激情有梦想是好事,自己的自我努力必不可少,可是最重要的是机遇和运气,如果运气你抓不住,你这一辈子就是真的为了挑战活着,不断的挑战生存的底线,和最穷苦的人抢饭吃?!庇诘禄档暮苋险?,好像似有感悟。

    “多谢于叔教诲?!?br />
    “知道是谁让我来找你的吗?”

    汤立文想了想道,“我没猜错应该是我爸爸?!?br />
    于德华冷声问,“你觉得你爸爸有这个面子请得动我?”

    说的不留情面。

    “那是?”汤立文脸色窘迫。

    于德华一字一顿的道,“记住了,是李先生,如果不是李先生,你今天肯定会没喂狼狗,你信不信?”

    “齐友功....”汤立文正想分辨两句,却想起来了他爸为了让他不参与这场投标,和他说过,亲眼看见过齐友功拿人肉喂狗。

    于德华拍拍他肩膀道,“你父亲虽然同齐友功一样也是打过仗,扛过枪的,但是论心眼、心机、手段,差着远呢?!?br />
    “要不然我爸就不会从合伙公司退出?!碧懒⑽囊廊惶娓盖妆Р黄?。

    “技不如人,就得认输,没什么抱怨的?!庇诘禄肓讼氲?,“买车票去内地躲几天,不要留在香港?!?br />
    “可是我公司的事情...”汤立文明显不乐意。

    “这是李先生的意思,齐友功不敢对我怎么样,也不会对喇叭全怎么样,可是你...”于德华戏谑的看了他一眼,“至于你,案板上的肉而已?!?br />
    “李先生,哪个李先生?”汤立文现在才来得及问。

    于德华摇摇头,指着身后过来的一辆车,“你车来了,我们先走了,注意点安全,赶紧去内地?!?br />
    不顾汤立文喊他,依然上了车,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