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说不明白?!崩詈筒皇庆鸥坏娜?。

    “我还跟你扯不明白呢!”秦老头懒得再搭理李和,拉着李览到凉亭,两个人继续摆棋谱。

    李和看着这一老一少,实在不晓得怎么对付!

    他还没来得及泡壶茶,却不想电话响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打电话的居然是汤老头。

    虽然两人关系不错,又因为杨老太太的关系,更是亲上加亲,但是两方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也就他去香港的时候,在一起吃个饭喝个酒,通电话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有事?汤师傅,有话你直说,不用客气?!崩詈捅灸艿母芯醯嚼罾贤氛宜惺?,而且还是不小的事情。

    汤老头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几句,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哎,最终还是得麻烦上你,可我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帮忙,只能求你?!?br />
    “什么求不求的,你还不明白我性子,你说吧,只要能帮,我一定帮?!崩詈退档暮艽笃?。

    汤老头道,“我大儿子你见过的,以前在银行上班,也算高层,但是去年不安慰,下海做工程承建,赶着机会,还有于德华、沈道如帮衬赚不少,今年突然要野心勃勃的参加政府项目的投标,我怕他会出事。

    我现在拦着他都是拦不住,他会非要去?!?br />
    “参加投标怎么会出事?”李和不解。

    “哎,我记得跟你说过,我以前和朋友合伙做过一个油脂厂,后来发展成上市公司,因为内部矛盾,我退出了?!碧览贤犯沤馐?。

    “我听你说过?!崩詈图堑檬怯姓饷锤鍪?,当时他还问汤老头服不服气。

    “我这个之前的合伙人早些年就进入了地产行业,是香港数得着香港基建工程公司,他也参加了这个投标?!?br />
    李和问,“你儿子参加这个投标会的目的是给你报仇?”

    汤老头道,“他这点心思能瞒得住谁???我这儿子就是太要强,又偏偏很孝顺,我是真的劝不住他?!?br />
    李和道,“那按照规定参加招投标就是,没必要担心???”

    这才是李和最不解的,有必要这么担心吗?

    他觉得汤老头有点小题大做。

    “哎,我这合伙人是有黑社会背景的,他为了投到工程,向来是不择手段,我当年就是因为看不惯他这种下三滥手段,才经常和他闹矛盾的。我这儿子根本就不明白里面的残酷??!

    现在政府的工程都给他们抢光了,他们是黑社会,会做工程的黑社会!

    你叫他们绑架、杀人、放火比盖楼还专业!

    何况这个人要是晓得他是我儿子,更是不会放过他的?!碧览贤匪档暮苁羌ざ?。

    “不是有什么廉政公署吗?这种人能嚣张到现在?”李和感受到了他的忧心忡忡。

    汤老头叹口气道,“之所以廉政公署能搞下去,是因为港督和警察还有一些大富豪达成了既往不咎的共识,要不然早就掀桌子,不然哪里还能有现在。

    香港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总之,这种人物要请我儿子喝茶,想要我儿子一条命是挺简单的。

    我可就一个儿子!”

    声音有点颤抖。

    李和问,“你找老于和沈道如谈过没有?”

    汤老头道,“以前承蒙他们关照了?!?br />
    交情不够??!

    能帮着他儿子生意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怎么再可能找他们做这种得罪人的事情。

    眼前唯一能寻求帮助的人只有李和!

    李和想了想道,“我给于德华打电话,让他去处理,你不用担心?!?br />
    “谢谢,谢谢?!碧览贤诽等糜诘禄?,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事还只有于德华处理最合适,论白的,他有钱有势,还有内地关系,一般人不敢动他,论黑,手底下有喇叭全一帮人,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李和随即就给于德华去电话,于德华在电话里胸脯里拍着胸脯答应搞定此事。

    香港乃弹丸之地,号称寸土寸金,市区高楼林立,商铺遍布,居住拥挤,然郊野却也空广,有高山、谷地、水库、山溪和没有开发的岛屿。

    大屿山是香港最大的离岛,丛林遍布,寺宇林立,这里不但曾经生产足够供应全港的稻米,还有闻名遐迩的由中国航天科学技术咨询公司承建的全球最大的露天青铜大佛,暨宝莲寺所在地。

    宝莲寺的旁边就是著名的凤凰山茶园遗址。

    而在茶园的开阔处有一个茶庄,茶庄外面古朴大气,在随意中素雅,在含蓄中张扬,与周遭的禅意境界相得益彰。

    门口不时停入一辆辆的豪车,然后车上下来的人被迎宾小姐带入内里。

    茶室的装修也极为考究,处处透露韵味与禅意。

    从木椅、纱帘、茶具、摆台,再到庭院、灯光、布景、引景入室、和光同尘。

    仿佛一踏进这里,就进入一个不受外界节奏桎梏的禅意空间,它既有世外桃源的意境,也有轻松随性的惬意。

    客人陆续的进入七八个,但是相互间只是点头示意,看着坐在主位上的老头,无一个人敢随意开口。

    等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穿着考究的老头子率先慢慢的开口道,

    “好,不再等。迟到就是弃权。诸位谁泡茶?大家都是自己人,请务必不要客气?!?br />
    然后用眼神淡淡的扫完全场,诸人皆是低头,无一人敢接话。

    这个时候突然又从楼梯口进来一个秃顶的男人,冲着主位上的老头子点头哈腰道,“齐总,对不起啊,塞车越来越眼重?!?br />
    “来人!”被称作齐总的老头子没有搭理秃顶男人,秃顶男人只得换顾一圈,赶忙找个空椅子坐下。

    这个时候从楼底下下来五个三粗的壮汉,齐总对他道,“剩下的椅子搬走?!?br />
    壮汉把最后一把椅子撤下。

    “都是老朋友了,大家还是这么客气。那我就却之不恭,我来泡茶?!逼胱芸悸呐莶?,泡过一杯就递给旁边的一个人,挨个传过。

    正在大家茶水分配完毕的时候,从楼梯口又进来一个矮胖的中年人,一进屋就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