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红突然道,“能不能给我一根烟?”

    “嗯?”老四愣了愣,然后笑着道,“我不抽烟的,从哪里给你浓烟?!?br />
    “求求你了,我特别想抽烟?!崩钋锖齑牌砬蟮纳裆?。

    老四摇摇头,“你既然生病就不能抽烟?!?br />
    “一根都不行吗?”

    “一口都不行?!崩纤幕卮鸬暮芗岫?,“下午出院吗?休息两天,不但可以抽烟,我还能陪着你喝酒,想喝多少都行?!?br />
    她们这一家子兄弟姐妹大概都得了李兆坤的喝酒的能耐,白的、啤的、红的,都是能喝一点。

    李秋红靠在枕头上,仰着头,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好似不敢看老四似得,只是问,“你就不想知道我得了什么???”

    “我是学医科的?!崩纤南肓讼?,如实说,“你的症状已经向我说明了一切?!?br />
    “你是学药科的,又是不病理,蒙蒙外行还行,蒙我不成?!蹦呐麓丝汤钋锖斓淖刺皇呛芎?,她也改不了斗嘴的本能。

    老四笑着道,“你是不是小腹疼痛,坠胀不适?”

    “你怎么知道?”李秋红不解。

    “眉头不时皱着,你的左手在肚子上一直就没松过?!崩纤乃档拿挥斜芑?。

    “你什么都知道?!崩钋锖觳喙碜?,把脸转到另一边,背对着老四。

    “喂,不用这样吧?!崩纤男ξ年哪源?,“来,小妞,给姐笑一个,没什么的,一切都会好的?!?br />
    她虽然不晓得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相信没有一个女人愿意随便承受流产的痛苦。

    “你也取笑我?!毖劾崴匙爬钋锖斓牧撑余оУ南吕?。

    “谁取笑你了,糊涂蛋子,我心疼都来不及呢?!崩纤母粮删谎劾崴?,安慰道,“咱俩什么关系?你不开心,我肯定更不开心,你开心,我才能跟着开心?!?br />
    “我是糊涂蛋子,你骂的对!我哥这么骂我,我爸妈也这么骂我?!崩钋锖斓睦崴故侵共蛔?。

    “对不起,对不起?!崩纤幕琶Φ狼?,再次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拿出纸巾。

    “我那么爱他,那么在乎他,那么的喜欢他,对他又那么好!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李秋红哭的有点歇斯底里。

    老四沉默了一会,才拍着她的肩膀道,“咱们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角度?我倒是觉得你很幸运,至少知道了这个人可以不用珍惜了,另外找一个更好的,会有更好的人等着你的?!?br />
    李秋红摇摇头,“你有没有尝试过爱一个人就像爱一个奇迹一样?”

    “没有?!崩纤男ψ乓∫⊥?,“我从中国最偏僻最贫困的小乡村到这里来读书,然后认识你,现在和你在一起聊天,已经是奇迹,我不需要崇拜谁,崇拜我自己就可以了?!?br />
    她有她的骄傲,她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也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所以你不懂,你不懂爱一个人的滋味,失去一个人的痛苦?!?br />
    老四笑着道,“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你哥哥,你老娘看到你这样子会有多痛苦?!?br />
    心下之意是为了一个外人,折腾一家子人有必要吗?

    李秋红道,“你永远都是这么理性?!?br />
    “所以我就像你说的啊,没有文艺细胞,连看书都是出于消遣,就是个大老粗?!崩纤募髡耸?,就帮她挪了下枕头。

    “她走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崩钋锖爨杂?,还是没有从悲痛中缓过劲。

    “要走的人留不住,要留的人不会走?!崩纤氖贾蘸艿?。

    “其实我理解他的,他有梦想,他想出国,我不能拖他后腿!”李秋红的眼泪更盛,“我可以跟着他走的!他不会拒绝我的!”

    老四问,“你怀孕后,他向你家提亲了?”

    她问到了重点。

    “没有,他想和我结婚,只是我哥一直瞧不上他,他不敢去我家。我们俩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有必要搞那么多麻烦吗?不就是领个结婚证的事吗?我哥非拦着!不让我跟他走!”

    “他去你家,你哥会杀了他还是怎么的?说明就不是纯心想和你在一起的,只是抛弃你的借口而已。

    所以走了就走了,你有什么可惜的?

    你别反驳我,如果他真的在乎你,就不会在你怀孕的时候,离你而去。

    “他们真为了我好,就不要拦着我跟着他走,还害的我没了宝宝!没了宝宝,我以后怎么面对他!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他!”

    “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永远是亲人,我相信你哥哥也是为了你好,你还年轻,还有大好前途,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在乎自己的男人毁了你自己?!崩纤闹沼诿靼?,流产不是出于李秋红的自愿,“即使以后你们真的还能在一起,你哥现在的坚持是为了给你争取以后的地位和生活的底气。我能理解你哥,你哥可是拿你当宝的,妹妹就这么让猪拱了,还一门心思要赶嫁,他肯定想不通,凭什么呀,是不是?”

    “可那是我自己的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跪着都会走完!他凭什么干涉我!”李秋红心有不忿,“你知道吗?当我知道我怀孕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吗?宝宝安稳的躺在我的肚子里,我要做妈妈了!那是我的希望!我的寄托!”

    “先养身体,然后把你眼睛治好再说吧……”良久,老四才说出这么一句。

    有些姑娘见个差不多的男的就全盘交出,自己丢人不算,还拉着家里跟着丢人,还觉得别家人比自家人亲,愚蠢可笑。

    她想不通,曾经那么聪明,上进的李秋红,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变得陌生,让她有点不认识了。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难道爱情真的能让人变得这么盲目?

    和李秋红聊得越多,老四越累。

    随意安慰了几句之后,趁着李秋红打盹的功夫,悄悄的离开了病房。

    她现在和李秋红一个心思,她突然也想抽根烟静一静。

    在医院的大门口,她看了在花坛上坐着闷头抽烟的李爱军。

    “李哥,秋红睡着了?!?br />
    “谢谢?!崩畎Φ暮苊闱?,“帮我多安慰下,脑子转不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