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坐吗?”老头子抿一口茶,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齐总,你老包涵?!卑种心耆私胛堇?,四处张望,却无一个空着的座位。

    “我凭什么包涵?”老头子的问。

    “我....”中年人满头大汗,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老头子突然声色并厉的道,“你知道你知道了多长时间吗?五分钟!我们这些人在这里整整等了你五分钟!你凭什么认为你的时间比我们这些人值钱?”

    “齐总!”中年人想解释。

    齐总突然大怒,“滚蛋!现在就给我滚蛋!”

    中年人满腔苦水,自讨没趣,只能掉头走人。

    齐总看都没看台下,只是自顾自的继续道,“关于赤柱公路工程,我想大家各自有自己的小九九,全港那么多基建工程公司,上台面的就咱们这十家。

    但是这里我想提个意见,最好不要分开投,这样只会彼此压价,便宜政府!

    港府取之于民,自然要用之于民,咱们这些纳税人用点钱不过分吧?

    这里我有个想法,大家共同参考一下,就是这个工程我来投,大家分钱,有什么意见吗?”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

    分钱?

    分多少钱?

    怎么分?

    你说个数出来??!

    这样笼统,大家怎么说意见?

    不过无人先开口,只能等出头鸟。

    可是此刻没人是傻子,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大家都挺有耐心,等着呗。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蓝色衬衫,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笑着道,“齐总好算计,你投完,拿完大头利润,咱们这些人苦哈哈的跟着做二包,甚至三包,够开工的钱吗?”

    “你反对?”老头子眯缝着眼睛看着中年人。

    “是的,我反对?!敝心耆怂亢敛晃肪?,依然没有躲避老头子的眼神,敢于正面交锋。

    “汤总,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父亲是汤劲松吧?”老头子轻轻一笑,好似无所谓。

    “不错,齐总好记性?!敝心耆苏翘览贤返亩犹懒⑽?。

    “很好,很好?!逼胱芤廊徊欢?,扫过全场后,缓缓地道,“好,我这个人向来尊重人,和气生财嘛,以德服人也是我做人的宗旨!我做主,每家公司600万!怎么样?”

    汤立文笑着道,“我还是反对!”

    那个开始搬椅子的三角眼大汉,经过汤立文身边的时候,猛的啪嗒一巴掌,汤立文没有防备,直接倒在地上,汤立文怒目而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于德华叼着雪茄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茶室内,旁边那个点头哈腰的自然是他金牌狗腿子喇叭全。

    于德华按下墨镜,笑呵呵道,“大家都是这么齐全啊,开会???怎么没喊上我???这就不对了啊?!?br />
    “哟,于总,好久不见?!逼胱芟氩坏接诘禄崂凑饫?,虽然心里有气,但是看到他身边的小弟都被一个个摁在地上,是敢怒不敢言。

    “齐友功,我这侄子不懂事,不知道怎么惹你了?让你犯这么大怒气?”于德华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汤立文,笑着道,“快起来,还要我拉你??!”

    “于叔,你怎么来了?!庇杏诘禄谡饫?,汤立文松了一口气,起码这是自己人。

    “基建行业的盛会,我当然要来?!庇诘禄蜒┣训幕页局苯拥伺员叩牟璞?,杯子的主人笑嘻嘻的好像理所当然。

    齐友功笑着道,“于总,虽然你有地产公司,可和我们基建是毫不相干!”

    “毫不相干?怎么可能,老子旗下还有中基路桥呢,资格可比你们老多了!”于德华说的理直气壮。

    “于总对这个项目感兴趣?”齐友功眼角抽了抽,才想起来这家伙主业看起来是服装纺织鞋帽,可是旗下确实有好几家地产和基建公司,单独拿出来,也是香港前几!

    “有兴趣没兴趣管你屁事?!庇诘禄舶畎畹幕赝暾饩浠?,对着一直捂着脸的汤立文道,“看谁抽你的,给我抽回去!”

    “放开老子!”三角眼被两个人给箍着,强行扭送到汤立文跟前,挣脱不开。

    啪!

    啪!

    左右开弓两巴掌!

    汤立文不是孬熊!

    更不是那种挨揍不会还手的人!

    此刻得了机会,哪里肯犹豫!

    打的三角眼嘴角出血!

    解气的很!

    然后对着于德华感激的看了一眼!

    “姓于的!”齐友功何曾受过这种大辱,打狗也得看主人??!狠声道,“你是要纯心和我过不去了?”

    “恭喜,你都学会抢答了!”于德华哈哈大笑,“你是蠢还是怎么的?老子来这里是跟你谈感情的嘛?”

    “你!”齐友功气的浑身发抖!

    可是偏偏又无可奈何!

    要不然他非杀了于德华不可!

    于德华道,“想弄死我???我就知道,你们这种大老粗只会打打杀杀,干不出来什么有技术含量的事。再说,想弄死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好!好!好!”齐友功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胸口一起一伏,指着于德华道,“你有种!”

    “别他妈的乱指!”喇叭全打下齐友功的手,这种人在赌场里也只是他的肥羊而已,随着眼界的开阔,对于这种人,他现在已经是不惧!

    反正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

    他怕个毛!

    俨然于德华就是他眼中的高个子,于德华顶不住,还有大老板呢!

    于德华继续道,“赤柱的工程,我准备投标,你呢,年纪大了,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龄,也别不服输,挣那么多钱干嘛?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听我的,没用。钱不压秤,再多的钱都压不住你棺材板?!?br />
    旁边的人终于跟着忍不住哈哈大笑!

    解气!

    实在太解气了!

    他们恨不得跑上去亲上于德华一口!

    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爱的人呢!

    苍天??!

    大地??!

    他们这些年光受齐友功的窝囊气了!

    哪里有机会见着齐友功受气!

    百年难遇??!

    他们心里简直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此刻于德华说要投标赤柱工程,他们更是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