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实在是筋疲力竭!

    辛亏这是他自己家的熊孩子!

    要是别人家的,他发誓早就给扔狼窝里了!

    甚至还会把人家的父母给鄙视一番,子不教父之过!

    什么玩意的老子才能教出这么玩意的孩子!

    至于他自己家的娃,就是再熊,也是个宝??!

    他不管说什么,李怡是完全充耳不闻,当做耳旁风。

    李和认熊,他没招,闭着眼睛任油闺女搓弄了。

    忽然,凭着第六个感,他觉得面前应该是站着一个人的,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淡蓝色的长裙和一双银灰色的浅口单鞋,再往上一看,他觉得不可思议。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四会突然出现在家门口。

    老四噗呲笑道,“给你个惊喜吧?!?br />
    “惊喜?我确实是惊喜到了?!崩詈驼酒鹕?,把闺女推开,然后一把抱在怀里,笑着道,“回屋洗洗?!?br />
    长久的担心,此刻一旦落地,算是松了口气。

    进了屋里,老四先把行李箱放下,还不及洗脸,就把李怡抱在怀里,笑着问,“认识不认识姑姑?喊姑姑,给糖吃?!?br />
    “姑姑?!本」芩祷盎故欠丫?,但是李怡答得是毫不犹豫,想从她老娘那里扣颗糖果简直太难,她经常性的通过潜意识借助外援,才能有吃糖的机会。

    “哎,好乖哦?!崩纤母咝说暮?,把李怡放下,从行李箱里面掏出一袋袋的巧克力糖果,一股脑的塞给了李怡。

    “谢谢姑姑?!崩钼苡欣衩?。

    “哥,她真乖哦?!崩纤暮孟穹⑾至诵麓舐?。

    “恩,他很乖?!崩詈兔挥蟹炊?,只在一旁旁观这和谐的姑侄画面。

    心想,总有你哭的时候!

    你有多不喜欢老五!

    将来就会有多讨厌你这侄女!

    “真厉害,我家小怡会自己剥糖呢?!崩纤牟煌5目湓?,越看越欢喜。

    “看着她点,我出去办点事情?!崩詈凸系幕鏊?,有妹子帮他吸引火力,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在老四没有发现苗头之前,他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

    “交给我吧,我看着她?!崩纤拇鹩Φ乃?,刮下李怡的小鼻子,笑着道,“姑姑陪你玩好不好啊?!?br />
    “那我走了,她的玩具都在桌子底下?!?br />
    李和逃的很麻溜,此刻老四刚回来,他也顾不得谈什么兄妹之情,反正老四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他有的是时间和她聊。

    他拿了汗衫忙不迭的逃离了家,一上车就打开了空调,这才感觉人重新活过来。

    待脑子清醒之后,他才发现光顾着跑了,却还没有想清楚往哪里去。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子,哪里车流少,哪里不用等红灯就往哪里去,进过一道四岔路口发现卢波四季百货的总店就在这里,他觉得进卢波的办公室吹吹空调。

    因此对车后的张兵道,“给卢波打电话,让他下来接我?!?br />
    他还从来没有去过卢波的办公室。

    张兵点点头,径直给卢波挂过去电话。

    车子停在了商场的后门,李和车子刚停稳,卢波就给他拉开车门,然后让保安去停车。

    “李哥,你怎么有时间来这?”

    上次李和去京美电器,当场发现不少问题,把小威和黄国玉等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的消息,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此刻,李和拉到他这里,难免不让他担心。

    毕竟他们这些人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已经结束了游击战的时代,一切进入了合规的时代,不能再讲什么兄弟义气,按照规则,稍有不如李和意的,随时可能面临出局的风险。

    各个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社会成功人生,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想让他们回到过去,重新做草根,他们是断然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们现在反而比创业时代活的更累,更加的小心翼翼。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这话是寿山说的。

    卢波也深以为然。

    李和把汗衫套在身上,然后道,“别磨叽,我就是出来吹个空调,带我去你办公室?!?br />
    “这边走?!甭ㄙ踩徊换嵝爬詈偷幕?,虽然李和是实话实说。

    大老远的过来吹空调?

    这话糊弄这傻子呢!

    何况他还不是傻子!

    所以,李和说的越随意,他越是紧张!

    此番是非同小可??!

    他悄悄的落在李和身后一步,附耳低声对着旁边的秘书道,“下面全给交代好,必须全员在岗,保证商场次序,不准出一点纰漏,谁让我下不来台,我让他下台!”

    说的斩钉截铁。

    “卢总,你放心,我现在就交代下去?!泵厥槎?,她打死都想不出前面那个吊儿郎当的穿着脱鞋的年轻人是谁,居然能让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卢波慌张成这样,就是市里领导来考察,他一直都是淡定从容的。

    秘书走后,卢波才小跑几步,跟上李和,亲自按开电梯,陪同李和上了顶层25楼的办公室。

    推开高档大气的大门,李和稳站在装修富丽堂皇的办公室中央,特意看一眼身后的玻璃门,笑着道,“现在这种玻璃材料要进口吧?”

    这是只能从里面看见外面,而从外面是无法窥视里面的特殊玻璃大门。只见门上浮雕着总经理办公室,简单不失贵气。

    “是的?!甭ǹ醋爬詈偷牧成?,回答的很谨慎。

    “这桌子是紫檀的吧?”李和懒散的躺在老板椅上,不时的这里敲敲,那里摸摸,不过还是不忘嘱咐道,“温度调低点,热的不行?!?br />
    “是的?!甭ㄐΦ暮苊闱?,然后找到空调按钮,“我们这是中央空调,各个楼层和房间都可以分控?!?br />
    “这是汝窑的吧?”李和身后架子上的瓶子引起了他的兴趣,“汝窑天青釉瓶?”

    他在古玩方面是半吊子,所以问的不是太确定。

    “我找人鉴定过,是真的汝窑?!甭ɑ卮鸬暮苁党?。

    “这个大概要多少钱?不便宜吧?”李和想到他在金鹿中心大厦的底层藏了那么多的古董,是不是要该估个价?

    “哥!”卢波冷汗直冒,双腿打颤。

    ps:果断四更?。?!求票!求正版订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