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让董浩给他买了机票,然后同着何家人一起亲自把他送到机场,给他一个纸条道,“第一个电话号码是去接机的人,叫万良友,你喊万大哥就行,是以防万一接你的人与你走岔,你好联系的,不过不出意外,你一下飞机就能看到他们,他们手里会举着写着你名字的牌子。

    后面两个号码是我和姐的,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咱们在外面,要是有理就不必退,退一步容易,可是进一步很难??!

    当然,也不能欺软怕硬,人还是稳重一点的好?!?br />
    在南方,他也不怕小全吃亏,于德华在,沈道如在,付彪在,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出了什么事情,只需要一个电话,肯定能帮着照应齐整。

    “你姐夫说的,你都记清楚没有?过去后嘴巴甜一点,别觉得人家照应你是天经地义的,人家可都是看你姐夫面子的,你可不能给你姐夫丢人,要不然回来我饶不了你?!崩咸故遣谎崞浞车囊槐楸槎V?。

    “知道了?!币幌氲铰砩弦肟饫锓扇ッ蜗胫械睦衷?,方全也不觉得老太太聒噪了,很诚恳的道,“我一定会好好做事,不会给你丢人,更不会给姐姐和姐夫丢人?!?br />
    “那就好?!崩咸没断?,“你年岁小,什么都不懂,千万别自己瞎逞能,有问题多问问别人,不要仗着自己的性子来?!?br />
    她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方全也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别多说了,时间不早了,赶紧进去,别耽误登机?!焙畏及炎约菏掷锏陌讶叫∪氖掷?,然后推了他一把,朝他摆摆手,“走吧,走吧,看见你就心烦,不让人省心的?!?br />
    “谢谢姐?!狈饺嶙虐?,笑着走了,他不敢回头,他相信何家人肯定是盯着他进去的,他害怕他一回头,舅妈和姐姐就能看见他的懦弱。

    他只敢不经意的擦去眼睛上的泪水。

    这个夏季越来越热,李家的人是能少出门就尽量不出门,哪怕是买菜,早上是趁着太阳没出来之前,下午是趁着太阳西去。

    本来说好趁着暑假每天都是送李览去棋院,但是何芳一方面嫌弃天热,儿子跟着受罪,另一方面,她是有心扼杀儿子这项鸡肋的天赋技能,起码她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去的次数是越来越少。

    但是没几天,她实在受不了儿子每天早起后希冀的眼神,心肠立马就软了!

    心一横,学就学吧!

    “妈妈送你去可以,但是你要答应妈妈一个条件!”

    心里也来气,她儿子上学可从来没有这么积极过!

    李览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以后考试要....”何芳本来想说八十分的,可再看看儿子和想想平常的学习,突然改口道,“以后考试必须及格!要是不及格,妈妈就不送你去学棋了?!?br />
    天??!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羞愧难当!

    她不晓得她为什么突然间这么没追求了!

    及格?

    难道她一世英名的何家大小姐只追求一个及格嘛!

    哦!

    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再想下去脑洞都是要炸的!

    此刻李览的应承,也没有让她有多兴奋!

    她只想找块能撞死人的豆腐!

    冻硬,然后从二十几层的楼上丢在她的脑袋上!

    李和坐在门槛上,看着这一对活宝母子,也是跟着无奈,然后目送她们的车子远去。

    大早上的,太阳刚露头,可他身上的汗跟淌水似得,从额头一直漫到脚底下,他此刻觉得应该买个在北戴河整个海景别墅,热了的话可以随时往海里扎猛子。

    至于去香港,那还是算了吧,这个季节不但是热,还有闷,简直就不用想透气。

    他现在热也就算了,李怡还不厌其烦的往他身上扑,也不嫌弃他身上的汗臭味,一会儿从后背压在他的身上,一会儿揪他的头发,好像从这一头板寸找到一两丝长发,然后咔擦一下拔下来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亲闺女,你别做我闺女了!你是我亲爹行不行!咱别折腾了!”李和实在是经常被逼的没法子,打不得骂不得,毕竟是他小棉袄??!

    但是他只想在冬天穿!

    夏天容易捂出痱子??!

    他头一低,趴在他后背上的李怡,一下子头朝下就栽进他的怀里。

    这个猛然的变故并没有惊吓到李怡,相反的是到了她老子的怀里以后,还一个劲的挠她老子的咯吱窝,她老子没笑,她自己反倒是咯咯笑。

    “你真是个混世魔王??!你跟谁学的??!”李和叹口气道,“要不是你,老子就去吹空调了!你个小害人精??!老子都不晓得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他把闺女的小手箍住,不准她再乱动。

    刚用上一点力气,发现闺女脸色不对,就赶忙把她放到地上。李怡很少有真哭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假哭,可是那泪水是实打实的!

    之所以说是假哭,是因为这泪水和演员一样,想来的时候就来,想停的的时候就停!

    要是不合乎她的心,她立马就泪崩如雨,要是满足了,立马就是笑逐颜开!

    聪明如他李老二,憨厚如他李老二,耿直如他李老二!

    怎么会有这么熊玩意闺女!

    他自己都想不通!

    他一直都是怀疑他老李家的基因到这里以后发生了突变!

    这闺女的性格既不像何芳,也不像他!

    脑海中曾经迸发出一个想法,难道像他亲爹李兆坤?

    只是这个想法刚出来以后,就被他给灭了!

    他是想都不敢想!

    只能祈求最好像老五吧!

    这已经是他最低的期望值了!

    李怡如愿以偿的被她老子放在地上以后,故技重施,一遍遍的爬她老子的背,一遍遍的扎进她老子的怀里,然后再次下地,周而复始。

    “有完没完??!你累啊不累!咱歇一歇吧?”

    这么一小会,好不容易用毛巾擦干的李和,再次汗流浃背。

    “我要!”李怡同样满头是汗,不过却是不以为意!

    继续要拿她老子做人肉滑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