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属于那种非常精明的人,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慈眉善目,同大部分典型的传统妇女一样,典型的帮亲不帮理,对于外面的色,向来是不假以颜色,可是对于给予过自己帮助过的亲戚朋友,她都表示十二分的感恩,很怕亏欠别人,宁愿自己吃亏。

    所以往往都会过分的热情,来弥补自己内心的亏欠,其实在何芳看来,这就是不懂得尊重别人的空间。方全是孩子不假,可是越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越是需要自己的空间和**,实在是受不住老太太的这种关照!

    对他来说,李家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多少文化,说不出“儒雅”、“宁静”这种词,可是就是知道好,这样大气的宅子,他是不曾住过的,他做梦都想在里面住一晚,但是他就得躲着老太太。

    当晚的饭局是在何龙的饭店,而并没有在李家,从何家的角度来说,何龙应该是最正儿八经的主人,总是让姐姐姐夫待客,他的面子也没地方搁置,所以他必须得安排方全一顿饭,这是免都免不了的。

    “老表,你看看我这饭店行不行?”何龙带着方全在他的小饭店走了一圈,笑着道,“来我这,兄弟俩一起做,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的?!?br />
    “小哥,还是你本事?!狈饺让挥写鹩σ裁挥芯芫?,其实从内心来说,他是绝计不肯做一个厨子的,虽然何龙不一定让他做厨子,可是饭店的职位就那么几个,要么跑堂,要么打荷,要么厨子,在他看来压根就没什么出息的!

    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乡下孩子了!

    他倒是对饭店老板这个职位感兴趣呢,可从老板到老板娘的配置一应俱全,他不用想这种好事。

    “小全我安排,你管好自己就行?!焙畏甲匀挥凶约旱南敕?,他对方全道,“姐这边有个生产暖气片的厂子,不过是在香河,离着这边有点距离,过两天我就送过去,你这年龄上学是不可能的了,那就跟着老师傅先学点东西,有手艺有能耐到哪里都不怕?!?br />
    “去香河?”老太太笑着道,“会不会有点远?”

    她对这个安排并不满意,要是区了黑河,和留在黑河能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只是表示一下疑问,并没有为难姑娘和女婿的意思,这两个人已经为家里做的够多了。

    “要不这样吧,小全之前是做木材的是吧?”李和明白老太太的意思。

    “除了木材,其它我都不是太懂?!狈饺愕阃?,其实心里还是隐隐有点企盼,他的前景最终还是要落在这个姐夫的身上。

    李和问,“你还是想继续做这一行?”

    方全不好意思的道,“姐夫,不用为难,有这一块最好,要是有其它的我都能做,只要能赚钱,我不怕吃苦的?!?br />
    小全话里话外都有前置条件,就是赚钱。

    “你这小子,还跟我打埋伏?!崩詈托ψ诺?,“有什么话直接说吧,都是家里人,没有必要见外,能安排的一定安排?!?br />
    方全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姐夫,我想往南方去,他们都说南方的板材生意比北方好做,现在市面上的货源基本都是南方来的,许多原木也都是往南方送的?!?br />
    去南方?

    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结果。

    “不行,太远,我就不说话了,你爸妈也不能同意,一个照样的都没有,你个半大小子还不让人给吃的骨头渣子都没?!钡谝桓鎏岢龇炊缘木褪抢咸?。

    “是啊,不说其它的,你一个人去了,连个落脚地都没,受人窝囊都没帮手,这可不行?!焙畏纪炊?。

    “舅妈,姐,我不是小孩子了,别人能去闯荡,我一定也能行?!毙∪值淖愿?。

    “你真想去南方?”李和虽然一样的是反对,他是他嘴上没说。去南方闯荡,脑力,体力,财力,三个总得占上一个,像小全这种要学历没学历,要经验没经验的,开始只能在流水线上做工人,就这还不一定有机会。

    小全见李和问话,便欣喜的点点头道,“姐夫,我要是去闯一闯说不定有机会翻身,不行我就掉头,我要是不赌,肯定是没机会。而且你和我说过,人应该有梦想,奋斗一回,哪怕是失败!”

    他有着少年人的激情和梦想,大部分的执着,不甘心与执拗,激情与拼搏都放在了证明自己上。

    “年轻的时候都想闯闯的,但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同时也是很残酷的,别怪我说话老气横秋啊,这是过来人的经验和想法?!崩詈屠斫馑堑南敕?,总是单纯的以为热情和希望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法宝,“你要不再好好考虑一下?我有一点可以保证,如果你非要做木材生意,我可以把你安排到就近的厂子里?!?br />
    他名下肯定是有木材厂的,但是具体在什么位置,什么规模,他压根就没有什么概念,只能晚一点去查一查。

    “姐夫,我肯定想好了!”方全坚定的道,“我就是想去南方!”

    “你这死孩子咋这么倔呢?听你姐夫安排多好?”老太太着急了。

    方全没有吭声,一个劲的低着头,连何龙朝他碰杯,他都是应付一下。。

    “行吧,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焙畏己苁俏弈?,望着李和问,“行吗?”

    她在南方没有熟人,需要依靠李和才行。

    “杨学文和万良友都在深圳做木材,实在不行就让他去那里吧?!崩詈拖肓讼?,对方全道,“这两个人一个是我姐夫,一个是我朋友,你要真是愿意做木材,可以去找他们。不过有一点,他们做的是回收旧木料,可能与你想的有出入?!?br />
    “只要是木材就行,我喜欢这一行?!狈饺匀皇切老惨斐?。

    何家人叹气的叹气,摇头的摇头。

    既然已经得到首肯,方全是一天都不愿意多留,急吼吼的要跑去南方。

    何老太太哭着把自己压箱底的千把块钱偷偷的都塞给了方全,虽然方全一个劲的拒绝,但是还是拗不过倔强的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