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儿子是学渣,闺女还是学渣吧?

    她非得试试不可,她闺女聪明机灵!

    一定是有机会的!

    这是李家恢复学霸荣誉的最后希望!

    此时李怡不知道的是她被老娘寄托多大的期望。

    梁贺年缩头缩脑的进门,何芳要不是看在他是提着一袋水果的份上,早就给撵出去了,想骗她儿子学围棋?

    没门!

    梁贺年没有一丁点儿被嫌弃的觉悟,当着一家人的面,一个劲的夸赞李览在围棋方面的悟性,从十年难遇,到百年难遇,说着就把李览夸成了千年难遇,最后说的又好像是天上下地上无,说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这公婆俩意识到,你儿子这么有天分,不送去学围棋,你们良心不会痛吗?

    何芳出于礼貌,只是一个劲的赔笑,一会儿说东,一会儿扯西,决然不肯往围棋的话题上引,至于李和压根没搭理,抱着茶壶,听着她们说话。

    而一旁的秦老头是外人的身份,倒是不好多话,他也替着李览可惜,有跟着名师学习的机会,是多少人一辈子可遇不可求的梦想!

    只是他有一点同李老头的想法是一样的,李家家大业大,肯定是不可能把独生子送去学什么围棋的。

    只有李览是欢喜的,可惜由于父母独裁**的霸权主义,他没有说话的机会。

    虽然得到了李和夫妻俩让李览休息日学围棋的承诺,但是梁贺年还是失望而归的,围棋这一行不常年累月的研习,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出成绩呢?

    及至出了李家的大门,他还是一个劲的叹气。

    李和出于客气,还是把梁贺年送出门口然后握手告别。

    把这老头送走,他还没转身回屋,就看到张兵接董浩的车已经到了巷口,从车上一同下来的还有方全,耷拉着脑袋,并没有什么精神。

    “一路累了吧?”李和先同方全打招呼,这孩子长时间没见,不但长高了,还白净了不少,再多点精气神,就是个棒小伙了。

    “姐夫?!狈饺飨悦挥心敲葱朔?,他是被董浩强行带回来的,他脑海中大展宏图的愿望还没展开,就已经戛然而止。

    “你姐在屋里,自己去吧,洗个澡,弄点吃的,然后好好睡一觉?!崩詈兔煌嗨凳裁?。

    “小全,进来吧?!焙畏继匠道壬?,就顺势往外面看了一眼,结果刚好看到方全,上前帮着接过行李包,笑着道,“年纪轻轻的,怎么没点朝气,笑一笑,到这里不用客气,你小龙哥,等会就来了,听说你来,他可是高兴地不得了,说你酒量现在上来了,非要跟你喝几杯?!?br />
    “恩,谢谢姐?!狈饺衿蛔?。

    李和没回家,同董浩一起进了于家的房子,见董浩要说话,就道,“不急一时,你先洗把脸,换个衣服再说?!?br />
    董浩道,“没事,几句话的事情,那董进步果真如陈有利说的,太猖獗,黑白通吃,无法无天,很多人提起他是咬牙切齿,其它方面我没具体调查,但是光拆迁这一项,就涉及了人命,他是非法强拆,人家只要有意见,他就逞凶,打断骨头都是轻的。至于不服气的,还要继续闹的,他就.....”

    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见李和没吭声,他就继续道,“对于竞争对手,他也是毫不手软,现在闹的沸沸扬扬?!?br />
    “你没说我的意见?”李和神情不悦。

    “说了。只是...”董浩很是犹豫。

    “说,我听着?!崩詈陀行睦镒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他说生意是不如你,但是东北他说了算?!倍瓶戳丝蠢詈偷谋砬?,深吸一口气道,“这个人没救了,不晓得天高地厚,像你说的,早晚玩完。所以我就按你说的,找了个借口,把小全带回来?!?br />
    “他说了算?”李和冷笑道,“能笑到最后才算本事,小全身上干净不干净?”

    董进步要死要活与他无怪,随便他作死,至于小全和他是亲戚关系,肯定不能牵扯到里面,要不然不好首尾,这是他唯一担心的。

    董浩道,“小全毕竟是这方的人,不算他的心腹,他哪里敢重用,所以小全还是在外围,身上倒是干净。不过也没亏待小全,碍着你的面子,木材厂的大客户都归着小全处理,从里面没少抽成,家里起房子的钱都够了。所以,我跟小全说要带他回来的时候,他明显不乐意,要不是你跟他说电话,他肯定不会和我回来?!?br />
    “哎,我是看走眼了,假仗义的东西!”听到这话,李和虽然放了下,但是这次是动真怒了!“想不到是这么个玩意!”

    他不相信董进步这么个四十来岁,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会有什么性格突变,唯一能解释的只能是这个人隐藏的深!

    把他都给骗了!

    董浩小心翼翼的道,“要不找几个人收拾他,我有几个战友,也是在道上混,搞董进步没问题?!?br />
    他同样被董进步弄出了火气。

    李和摇摇头,“这样做和董进步有什么区别?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朋,眼看他楼塌了....”

    他突然拽文,董浩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倒是明确一个意思,董进步早晚要倒霉,先冷眼瞧着。

    方全来后,令李家热闹了一番,何龙一家子和吴春强一家子也都跟着过来,对于方全表示了应有的热情。

    何龙搭着方全的肩膀道,“小老表,你这蔫吧什么?来这里就当家里,千万不要客气,回头去我那里,咱们接着喝?!?br />
    “谢谢小哥?!狈饺Φ暮苊闱?。

    何芳笑着道,“你不用这么冷着脸,我和你姐夫能害你不成?当初让你跟着董进步是为你好,现在让你来这里也是为你好?!?br />
    该说的李和都同何芳私下说了,这里的原委,她自然清楚。

    “是啊,你姐夫怕你在那边过得不好,特意让你董大哥过去接你的,你这孩子可千万不能不知道好歹?!闭庑┒?,何芳没有瞒着老太太,老太太现在也清楚了,对着女婿的做法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但是她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女婿是外人,侄子是家里人,家里人可以委屈,但是不能让外人寒心。

    ps:小哥哥小姐姐!砸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