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李和很开明,觉得孩子有天赋可以培养一下,但是他要是敢这样擅自做主,何芳非掐死他不可!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何芳比他还偏激的多,嘴上是尊重各行各业的人才,但是实际上是绝对不可能让儿子走围棋这条路的。

    这一点他清楚着呢。

    梁贺年急忙道,“文化课不可能耽误的,他在我们棋院是可以学习文化课的,咱们支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不搞偏科,文化和专业两不耽误,将来上高中,上大学我们可以推荐的,这个你可以放心,大家在孩子的前涂上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孩子好?!?br />
    “梁师傅,你的好意我心领,但是这事是没得谈,绝对没得谈?!崩詈途芫暮芨纱?。

    梁贺年急忙道,“李和先生,你儿子有这方面的天分,我绝对有信心把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的国手!你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把他给耽误了!这是国家的损失!也是你个人的损失!也是耽误他的前途!而且你儿子热爱下棋,你为何不多尊重下他的意见再做决断呢?”

    李和摇摇头,“梁师傅,这个咱们真的没得谈,也不必谈?!?br />
    “这....”梁贺年为难的看向李老头,希望对方帮着说几句话,好让李和改变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

    “哎,老梁,我之前跟你说的清楚,这是李和先生的唯一独子,是不可能跟你学围棋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崩罾贤吩缇椭朗钦飧鼋峁?,因此没有兴趣参与到这个事里面。

    李和的身家有多少,李老头大概模糊的有个数,李览将来是亿万财富的继承人,去做什么围棋国手,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别说李和不同意,即使是他的孙子将来要和他说要做什么音乐家,美术家,书法家,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老子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挣到亿万身家,子孙后代走旁门左道,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哎,糊涂啊你们!”梁贺年明显不死心,“李和先生,请相信我,这孩子真的是个学围棋的好苗子??!要不你回家和你老婆商量一下?”

    “谢谢你了,还是那句话,你的好意我心领,我非常感动和感激,我也非常支持我儿子把围棋作为业余爱好,但是仅仅限于业余爱好?!崩詈驼饣八档囊坏愣疾涣粲嗟?,不等梁贺年回话,就对李老头道,“时间不早了,走吧,再不走,你就赶不上飞机了?!?br />
    “这事闹的...”梁贺年急的直跺脚。

    “那,老梁,后悔有期。这事你啊别再磨,听我的,没用?!崩罾贤氛酒鹕?,同梁贺年拱拱手,就要同李和一起走。

    “哎,等等,咱们能不能有个折中?”眼看两个人都要走,梁贺年赶忙喊住,“李和先生,要不你给个地址,我有时间上门拜访?”

    “真的,梁先生,这事咱们没得谈,你就是去一百趟,一千趟,一万趟,我还是得这么回复你,不行!”李和还是不想把家里的地址说出去,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到时候他肯定烦的要死,疲于应付。

    梁贺年叹气道,“既然李先生这么坚定,我可以退一步,孩子可以继续上学,但是休息的时候,可不可以送到我们那里?就当去和少年宫一样,一点儿都不耽误他学习,你看这样行不行?”

    “这样倒是行?!倍杂谡飧龇桨?,李和没有拒绝的理由,拿出口袋的小本子,随手写上了家里的地址和手机号码,递过去道,“麻烦你了?!?br />
    “谢谢,非常感谢?!绷汉啬甑故怯械慵ざ?。

    李和摇摇头,和李老头一起走了。

    在车上,李和问,“听说你孙子要回来读大学?”

    李老头点点头道,“是的?!?br />
    李和笑着道,“读华侨大学就是,非常好近?!?br />
    李老头道,“就着近最好,在身边我也放心?!?br />
    “听你这意思你想回来了?不在香港或者泰国了?”李和倒是不晓得李老头有这个想法。

    李老头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老伙计们都没了,你看我这身子骨还能挺几天?我可不想客死他乡,终归要落叶归根,不如现在趁早回来,省的家声他们以后手忙脚乱的?!?br />
    李和道,“那有什么麻烦的,你一蹬腿,火化炉一塞,出来的都是骨头渣子,找个盒子装一下,直接抱着盒子回来埋了就是?!?br />
    “你倒是说的容易?!崩罾贤废悠詈驼饣澳烟?,虽然话糙理不糙。

    把老头送到机场,李和难得的叮嘱道,“照顾好身体?!?br />
    “一定,谢谢?!焙貌蝗菀滋秸饷春锰幕?,李老头也感动的很。

    “恩,少近女色,注意别被掏空身体?!?br />
    “滚!”

    李老头头也不回的进了登机口!

    是的,他太单纯了!

    他怎么能指望从李和嘴里听出什么好话呢!

    李和望着他的背影哈哈大笑。

    李览突然开启围棋方面的隐藏属性,这让何芳担心不已。

    她对着李和道,“这要是变成棋呆子可怎么办?”

    李和指着坐在凉亭里面正跟着秦老头对盘的李览道,“哪里看出像傻子了?”

    “哎,学习上有这么用心就好了?!?br />
    对于儿子的学习成绩,何芳几近有点绝望!

    经常性的不及格,已经让她习以为常,她现在连发脾气的劲头都没了!

    她想不到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咬牙切的对李和道,“都是你的错!”

    “管我什么事!”李和肯定不背这个锅!

    “你就是不爱学习的!你这个做老子的这么熊,儿子能好才叫怪!”何芳指责起来也毫不客气。

    “少扯这些没用的!”李和道,“我高考数学卷差2分就是满分!哪怕是我上大学不爱学习,姓何的,你凭良心说,有什么题目是你会而我不会的?反倒是你经常问我作业!”

    “哎,我是没辙了,你看着办吧!”何芳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却把目光望向正在拼积木的李怡,“老娘偏偏不信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