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帮你哥哥呢?”郭冬云继续道,“你知道,他如今这么大的局面,不可能不需要一两个亲近人帮忙的,你先来我这里锻炼锻炼,到时候你哥哥给你安排事情,你都好应付?!?br />
    这是她真实的想法,李和的产业太多太广太杂了!

    她们这些外人都是跟着飞黄腾达,自己的妹妹不可能不安排好吧?

    随便给个集团公司玩玩,都不会是小公司!

    所以李和早晚会给老四一个锻炼的机会,那么她这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与其李和到时候要求,不如她此刻主动提出的最好,还能落个人情。

    老四道,“姐,你还是别哄我了,你们这么能干,他都依仗你们的。就是他自己都是出力不多,哪里还需要我?!?br />
    她见郭冬云还要继续说,赶忙转换话题道,“听说最近港股大跌?是由于你们和那个叫索罗斯的原因?”

    “这个别提了,已经连续亏了很多钱,要是让你哥知道,估计得把我炒鱿鱼?!惫菩ψ诺?,“索罗斯这个人很厉害,虽然资本没我们多,但是依然和我们相持到现在?!?br />
    她嘴上这么说,但是表情上还是风轻云淡,好像许多事情是早有预料的。

    老四俏皮的吐吐舌头,举起杯子道,“这个我不懂,不过我相信你?!?br />
    “谢谢?!惫埔哺虐驯永锸S嗟囊坏愣炀埔灰?。

    郭冬云亏钱的事情,李和也是知晓的,其实论影响力,香港银岛贸易和索罗斯的量子基金的差距还是较大的!

    索罗斯自有资金是不多,不过他对舆论的左右能力,不是郭冬云能比的!

    他这条大鳄一带头做空,后面跟着大批蜂拥而上的财狼,轻敌的郭冬云为此付出了代价,从去年开始的相持阶段,到如今名下的上市公司大跌,直接影响到港股也跟着狂泄。

    当然,李和不担心,郭冬云也不担心,在绝对的优势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自从和李览下过一次棋之后,就是见天的来,李和虽然烦躁,但是见着儿子喜欢,也就随意了,有人能陪着儿子玩,也是好事。

    李览明显对下棋非常喜欢,从早上太阳刚露头就能一动不动的陪着秦老头到中午,连老娘喊吃饭都舍不得离开棋盘,要不是秦老头主动提出走人,他都恨不得抱着饭碗继续。

    “你让着点?!崩詈秃ε虑乩贤反蚧鞯蕉龆佑仔〉男牧?,总是输,总是输,也没个头啊!

    “哼!”秦老头搭理都没搭理,继续陪着李览下。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对于他儿子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他还是表示钦佩的!

    要是他自己,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过,既然儿子心甘情愿的被虐,他也不愿意再多管,给光膀子套了件汗衫,亲自开上车就往寿山家过去,他要送李老头去机场。

    刚进门就发现一个穿着卡其色衬衫的老头坐在堂屋陪着李老头和寿山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李老头一看到李和,就对着那个穿着卡其色衬衫的老头,“你要的正主在这呢?”

    然后又对李和道,“你来的正好,有人找你家门呢?!?br />
    磨蹭到这么长时间,主要是没有经过李和的允许就轻易透漏他家的地址,毕竟李和今非昔比,不能是个人就能踏他家的门槛。

    “这位是?”眼前的这个老头子,李和并不认识,而且他很肯定,必是没有见过面的。

    “这是棋坛泰斗梁贺年?!崩罾贤酚种缸爬詈偷?,“这位是李和,你要找的李览就是他儿子?!?br />
    “是不是找错人了?”李和一脸懵逼,谁会闲着没事找个五六岁的娃娃玩!

    叫做梁贺年的老头笑着道,“没找错,没找错,我找他的就是你家!我是溥和尚的好朋友,经常从北极寺往来,这一来二去,跟你儿子倒是相熟?!?br />
    “哦,原来是你教我儿子下的棋,谢谢,谢谢?!崩詈透厦ι焓治兆?,表示谢意。

    “不足挂齿,只是厚着脸皮让小家伙喊了声老师,也没经过你们允许,实在是不好意思?!绷汉啬瓯硐值暮苁乔?。

    “能有你的指教是他的福气,我感谢都来不及!”李和这话倒是真心的,因为李老头这人从来都不打诳语,说人家是棋坛泰斗就一定是棋坛泰斗!

    能得这样的人物指导他儿子,他哪里还敢多废话!

    梁贺年同李和一起坐下,然后笑着道,“溥和尚去的急,李览也不来了,我连你们家地址都不晓得,本来想去少年宫碰碰运气,可惜守了几天都见不到人影,这不就来老李这里问问,实在是唐突?!?br />
    李和递过去一支烟,问,“不知道你找我儿子是不是有事?”

    梁贺年没说话,只是给李老头递了个眼色。

    李老头本来不想说话,但是经不住梁贺年的再三示意,只得道,“老梁的意思是你儿子有围棋的天分,想让李览继续跟着他学棋?!?br />
    “这没问题,求之不得?!崩詈拖氩怀稣饣袄罾贤肺裁此档恼饷次?,“我高兴都来不及,我正愁我儿子没人管教呢?!?br />
    听到这话,梁贺年很是高兴,但是李老头还是那副样子,明显不愿意再继续多说。

    见李和这么好说话,梁贺年就主动开口道,“这么好的苗子千万不能浪费,我想把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下上功夫,将来肯定是了不起的国手,你放心,食宿学费一毛钱都不要,甚至服装,这个都有政府补贴,不用你操一点儿的心!”

    “你的意思是?”李和还是没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又不好妄自揣测。

    “他的意思是让你儿子专门跟他学围棋,学校就不用去了?!崩罾贤啡滩蛔〔寤?,他受不了这两个人再磨叽下去。

    “什么?不上学?”李和头摇的和拨浪鼓似得,“那不行,肯定是不行,文化课肯定不能落?!?br />
    在某些方面,他们这对理工夫妻都有一致的认知,美术、音乐、围棋、舞蹈之类的都是偏门,学科学文化知识才是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