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我就是问下,这孩子我最近也没怎么操心?!崩詈头⑾趾卫咸诓嘧哦涮?,就没有细说,等董浩回来他可以慢慢的研究,对他来说,安排方全的工作也是顺手的事情,没有多大的为难。

    “有什么事情别瞒着,大家一起商量个主意,方全这孩子实诚着呢,要是有什么差错,你做哥哥的多担待着一点?!焙卫咸锞频萌?,哪里能感觉不出女婿的态度。

    李和笑着道,“真没事,我就是问一问,毕竟老姑身体不好,我想方全能多回家看看,也少大家担心不是?!?br />
    老太太道,“你老姑有一半都是心病,以前的日子难熬,一年到头就没一件顺心的,心里跟着发愁呗,稍微有点小病她就扛不住,这二年好了,家里那么多晌地,你也帮衬,小全这孩子也争气,日子顺,这心口就顺,就是有点小病,这日子有奔头,什么都带劲?!?br />
    男人走的早,老太太一个人拉扯闺女和儿子,那是相当的不容易,要不是以前还有小姑子搭把手,她自己都想不出这日子该怎么熬出来。

    所以老太太不怕欠钱,最怕的就是欠着的人情还不了,特别是这小姑子的,小姑子没出门前,一个大姑娘就跟着她忙前忙后,待出嫁后也是出钱出力。

    她有时候感概辛亏闺女和女婿有能耐,给她挣到脸,让她有机会还人情,要不然她临死都合不住眼,因为欠的人情太多太多,不光是这小姑子一个人的!

    这两年女婿已经把儿子扶持起来,这些还债的任务她全部交代给了何龙,有事没事都要在何龙面前念叨几句,哪年哪月哪个人给送了煤块,哪个人借了一块钱,哪个人送了一颗大白菜,这些都是事无巨细的一一说透彻,就差在记在小本事上让何龙背了。

    东北的老家亲戚朋友的红白喜事,她回不去也是要让何龙回去的,不回去都是不行的。

    吴春燕多有抱怨,为了乡下那点破事,来回折腾几天,值当吗?

    路费就不说了,就这时间都精贵着呢!

    没请厨师之前,着实耽误了她们家不少生意!

    按她的想法,无非是亲戚那点面子功夫,打个电话,让人带钱帮着投个礼也就够了,哪里需要这样折腾。

    老太太很固执,非这么办不可,儿子要是不回去,她就得自己回去。

    面子功夫?

    没有咱们这些亲戚朋友,你和龙子能成一家人家?

    不可能的事!

    何龙是何家顶门立户的,顶门立户要的就是要场面起来,如果这点场面都没了,这个男人就是没担当,这个家就等于败了,挣多少钱都是白瞎。

    老太太说的斩钉截铁。

    李和有时候琢磨起来,是不是有点富贵不返乡如锦衣夜行的味道,但是其实细细一想,里面更多的老太太看重人情,老家的人情不能丢。

    要不然那就是真的是回不去的故乡了。

    不过他有时候感觉他自己还好是兄弟两个,有李隆在老家应付人家往来,七大姑八大姨的一个都不能差礼,哪怕和他们家处的不好的姑姑,有事情也是一样要去的。

    如果李隆不在家,他说不准就得隔三差五的往老家跑。

    就像当初李冬结婚,他兄弟俩要是一个都不在家,他二叔的脸上能好看?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把他哥俩骂上百十遍。

    牛津的夜晚色彩别致,冷清静谧的街道上有着为数不多的中餐馆,但是里面却是热热闹闹,座无虚席,老四夹着一块牛肚,沾上辣椒酱,不停的吹气,寄希望于能吹散热气,好急事的入口,抬头看到郭冬云在那里笑盈盈的看着她,却不动筷子,笑着道,“姐,你吃啊,看我干嘛?”

    “女孩子要文明一点的,你这样的吃香没人说你吗?”郭冬云递给她一张餐巾纸,然后指着她的下巴处那点辣椒酱,笑着道,“擦擦?!?br />
    “一个讲究仪式感的吃货不是真正的吃货?!崩纤牟辉谝獾暮也亮讼伦旖?。

    郭冬云噗呲笑道,“又是你哥那套歪理?”

    “你怎么知道?”老四终于牛肚放进了嘴巴里,忍不住点评道,“劲道,有嚼头?!?br />
    “喜欢吃就多吃?!惫瓢镒潘辛艘豢?,“我跟你哥可没少在一块吃饭,他的歪道理都是一套一套的,偏偏还让人无法反驳,你和他说话吃饭的样子都很像?!?br />
    “谁让咱们俩是兄妹呢?!崩纤牡牡靡獾囊恍?,“肯定是一样的?!?br />
    “你真把你哥当偶像了???”郭冬云举起杯子和老四碰了一杯。

    “那是当然?!崩纤幕卮鸬睦硭比?。

    “这个世界上能做到像你哥这种成就的人确实不多?!惫泼蛞豢诤炀?,认真的道,“不过我一想到他吃饭砸吧嘴的样子,我就很难把他当做偶像了?!?br />
    老四突然沉默了一下,噗呲笑道,“我也是不喜欢,这点我哥挺讨人嫌的,吃饭跟猪似得,唯一的不同就是猪不需要剔牙?!?br />
    “哈哈...”两个人哈哈大笑,在这个方面找到了一致的意见。

    在吃相上,李和是顶让人讨厌的,很难让人喜欢起来。

    “怎么?马上要毕业了,有没有什么计划?”郭冬云一边轻轻的摇晃杯子里的红酒,一边道,“我在英国这边挺需要人手的,要不要过来帮忙?”

    “你们是做商业做金融的,我对这方面简直是一窍不通,你别为难我了?!崩纤暮敛挥淘サ囊⊥肪芫?,“我呢,学的是医科,和那些根本就不相干的?!?br />
    郭冬云道,“你这么聪明,你有什么学不来的?你看看那些进华尔街的,其实没有多少是正经商科和金融专业毕业的,其实不少都是学物理、数学或者其它专业出身,我记得你在新加坡参加国际数学比赛还得过奖的,有这么好的功底在,你都不来帮我?”

    老四依然摇头,“姐,你是为我好,可是我真的对这方面没有感觉?!?br />
    ps:今天四更,小哥哥小姐姐们给个订阅,给个票呗!明天继续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