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悄声的问李燕,“你哥到底做什么的?好像都挺给他面子的,就没有他不认识的大老板,这也太牛掰了吧?!?br />
    如果说之前的房东在她们面前逞凶,李和展现了他混社会的能力,让她惊诧,那么自从卢波、苏明这些经常乘着豪华座驾的大老板在中关村出没,还因为李和的关系对着李燕客客气气,就让柳岩对着李和又多了一层想象,这得混到什么地步才能让这么多大老板俯首帖耳!

    李燕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她,笑眯眯的道,“你想打什么注意?我哥可是有老婆的,我告诉你哦,咱们是姐妹,你可不能乱分寸?!?br />
    “哎呀,你瞎想什么呢!我就好奇的问问?!绷冶焕钛嗫吹姆⒚?,回答的心慌意乱,“怎么?随便问问也不行???”

    “最好是随便问问,再说,我哥也不是随便的人?!崩钛嗨婕窗寥坏?,“我哥当然了不起了,你都是不晓得,回老家的时候,我们的市领导,县领导对他巴结的不得了,你是没见过那场面...”

    李燕说的有声有色,在老家先不说,即使在这里她哥的能耐都不小,不但给她出本钱做生意,还一路扶持。

    她这样初来的乡下妹,要不是她哥撑着,哪怕有本钱开店,也别想安稳的做生意,肯定会有数不尽的牛皮癣隔三差五的来找她麻烦。

    她开始经营这个店的时候,就有好几个不清楚她背景的社会人士来收所谓的“卫生清洁费”或者其它的乱七八糟的名目,如果不给,就要砸店,生意别想做下去,当时她都吓坏了,可是这么为难的事情,人家卢波就是轻飘飘的一句话的事情,再也没有人敢来捣乱了。

    但是这些都不是柳岩想听的,她进而问道,“那为什么苏老板和卢老板、平老板,还有那个徐国华,对着他都那么客气?其他人我不是太清楚,但是那个徐国华我清楚啊,这片连成片的小区可是他们潮州佬开发的,那多大老板啊,资产起码上亿吧?对着你哥也跟小鸡遇着老鹰似得,脖子都缩的见不着?!?br />
    李燕笑着道,“反正我哥挺有钱,具体我真不清楚,除了徐国华都是我哥的下属,你说他们要不要对我哥恭敬?至于徐国华,好像有点合作关系?!?br />
    柳岩道,“有钱是肯定有钱,要不然咱们这个店能起来?”

    心下想,即使是亲妹妹都没带这么扶持的,何况是堂妹!

    这可是一个年营收过千万的店??!

    不是有钱人,哪里敢这么随便!

    而且还得非常有钱才行!

    上千万都不放在眼里,得多土豪才行!

    李燕突然警惕的道,“你问这么清楚干嘛?你啊,要是真想找男朋友,我让我哥给你介绍一个,他认识的可没有差的?!?br />
    “不愿意说就算了,介绍就算了,让你哥给你留着吧?!绷宜仕始缫膊辉敢庠俣辔?。

    “好心当驴肝肺啊你!”

    处于东半球的英国夏季对老四来说是最舒服的季节,单就温度来说,就已经非??砂?,在英国这些年,她都没见过超过三十度的时候。

    所以她格外喜欢像在新加坡一样,随时随地的拿着一本书坐在草坪上晒太阳,不过晒久了,她也得躲到墙角的阴影里。

    今天,她的手里不是书,而是一封信和一沓信纸、一支钢笔,盘着腿,握着笔,不时的摇摇头,聪明如她,此刻也不晓得如何下笔。

    最后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东西重新放回了旁边的小包。

    既然已经做出决定,何必在多此一举,到时候给个惊喜倒是好呢。

    她如是想。

    “李冰,晚上的party去不去???”一个披着的女孩子小跑着过来,和李冰并排盘坐在一起。

    “不去,无聊的要死,我还有paper没完成呢,要去你还是自己去吧,我不凑这个热闹?!崩畋∫⊥?,他哥说的是对的,既然不喜欢,就不要强求自己。

    “你真没趣,天天这样也不怕成书呆子?!迸⒆游弈蔚囊∫⊥?,“那我们一起去看电影?然后一起去吃饭?”

    “不了,真的,我晚上约了人哦?!崩畋⊥?。

    “是不是又是那个人?我在报纸上看过她,好像是新加坡的富豪,真是很有钱?!迸⒆雍屠畋Φ氖?,李冰什么关系网自然,她也是清楚的。

    李冰点点头,“是的,她很照顾我,你知道的。我以前在香港报纸上也经??醇愀盖椎恼掌?,你还羡慕人家做什么?”

    女孩子撇撇嘴,“我dad是老派的人物,守着一家成衣厂,本来还算是守成有余,但是自从香港人工高企,物价上涨以后,成衣厂渐渐入不敷出。

    我就鼓励他去内地,可是他就是不同意。

    后来我就又建议他进入地产业,他又推脱不懂。

    现在眼看就维持不下去,才幡然醒悟要去内地建厂,拍子都比别人慢一步,就像你说的哦,早晚要被拍死在沙滩上。

    说不准啊,将来什么都得靠自己?!?br />
    老四笑着摇摇头,“少卖乖,你们罗家在香港都是一等一的,和我这样的乡下丫头不一样,你父亲那么大家业,哪里是说散就散的?!?br />
    “你是乡下丫头?我连菲佣都不如!我有这么多哥哥!怎么都轮不到我??!”女孩子竖起四根手指头,“我将来肯定是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真不知道他们以后会闹出什么样。所以啊,我说不准都不会回香港了,省的心烦?!?br />
    “挺好,我支持你?!崩纤男ψ诺愕阃?,她觉得她就不会这么多烦心事,她哥哥的家业将来肯定是李览和李怡的。

    她哥哥经济上照顾她也罢,不照顾也罢,她心里只有感激,而不敢再有更多的奢求。

    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知足。

    她的学识,她的气度,她的眼界全部来源于她的哥哥。

    “行了,你去潇洒吧,我啊孤苦伶仃的,无依无靠,我去面壁去?!迸⒆诱酒鹕?,虽然草坪很干净,但是还是习惯性的拍拍屁股。

    老四这么悠哉,李和可就躲不开这么烦躁的天气了。

    他还是穿的那么随性,在超过三十度的气温下,大裤衩子、拖鞋都是夏季的标准配置,他连汗衫都不愿意穿了,正光着膀子一手拿着西瓜,一手拿着棋子和秦老头下围棋。

    下到一半,秦老头把棋子一扔,灰心丧气的道,“不玩了,没劲?!?br />
    “什么意思???是你找我的?!崩詈途醯谜庖话延杏南M?,虽然连输十多把。

    “臭棋篓子,有什么意思?!鼻乩贤废胝腋銎旃南嗟钡?,跟李和这种人玩,没有任何的成就感。

    “你行,以后别再找我?!崩詈屯哑迦恿?,捡起蒲扇,想驱赶脑门上流着不停的汗。

    “来,小男人,咱们来玩一把?!鼻乩贤烦耪诿爬鹊紫铝返沽⒌睦罾篮?,要和他对弈。

    李览不怎么喜欢舞蹈,但是对武术套路情有独钟,不需要人督促,每天都会自己练。大概是因为男孩子学舞蹈让人耻笑,而练习武术,每次自己不停的腾空翻转的时候可以得到连番的赞叹和表扬,他小小年纪也知道什么叫光荣,这就是光荣。

    “去吧,给你大爷点颜色瞧瞧,让他晓得马王爷几只眼?!崩詈鸵坏愣坏P睦罾啦换嵯?,毕竟是在少年宫正规化学习过,受过溥和尚、李老头等高人指点,参加比赛还得过奖状,比他这种半吊子强上不少。

    有一段时间上瘾,这个向来害羞的孩子还非要拉李和对战,李和为了面子,肯定不干。

    老子输给儿子,那得多丢人!

    通常都是何芳陪着,何芳同样也是输多赢少。

    何芳不一样,却是非常的骄傲,特意把李和收过来的有关棋类的古籍珍本找出来塞给儿子看,也不管他看不看得懂。

    所以当初许多古董南下,只有这些珍本和几个茶壶、几套家具是留在家里的。

    李览早就在一边看得眼热,此时秦老头喊他,又得他老子同意,麻溜的把腿从墙上放下,还差点踩在在旁边围着转的杜高犬的身上。

    “给你老子争点气?!崩詈腿每恢?,让李览上,自己回屋续茶水去了。

    等他倒完茶回来,看到李老头在那摸着胡子沉吟,忍不住的得意。

    而李览就不一样了,几乎每一步好像每一步都有数,抓棋子放旗子,沉稳有度。

    秦老头抬头问李和,“这孩子跟谁学的打谱啊?”

    李和笑呵呵抿一口茶道,“少年宫学的?!?br />
    “放屁!”秦老头恨声道,“有这水平的师傅就不会在少年宫待着了!”

    “那该是溥和尚和李老头了?!?br />
    秦老头瘪瘪嘴,“他俩其它方面还行,围棋?差着远呢!”

    李和道,“那说明我儿子这方面有天赋,祖师爷赏饭吃,你不服气???”

    “胡说八道,就是再有天赋也得有老师傅领路,学围棋四五岁开始是有,七八岁开始正常,十来岁就是晚了。你看看你儿子这么熟悉,得多少谱?落多少盘?

    就算你儿子四五岁开始学,也得每天保底打谱六个小时才得有这水平!何况你儿子还上着学呢,没好师傅怎么可能有这水平!”秦老头一边说一边落子。

    李和摊摊手,“那我就不晓得了?!?br />
    他是真不晓得。

    “你跟着谁学的???”秦老头问李览。

    “跟老师?!崩罾廊险娴亩⒆牌迮?,回答的心不在焉。

    “哪个老师?”秦老头不死心。

    “就是老师?!崩罾酪晃嗜恢?。

    “小糊涂蛋子?!鼻乩贤访徽?,只得对李和道,“问问你媳妇,她肯定清楚?!?br />
    “等她回来吧?!崩詈屯锟谕?,还是没有何芳的影子。

    虽然与李览对盘费了点力气,但是秦老头还是终于赢了,之后虽然每一盘还是都赢,可是越来越费力。

    “这孩子到底打了多少谱?这棋路扎实的很?!鼻乩贤妨刑?。

    李览输了这么多次,并没有多大的沮丧,只是一只手托着下巴,时而捏着棋子挠挠头,显得很是苦恼。

    “哎?!鼻乩贤房醋爬罾勒庋?,倒是不忍心,最终还是让了一盘,让李览赢了一把。

    “你让了?!崩罾烂挥心敲锤咝?。

    “呦呵,这孩子不傻啊?!鼻乩贤访挥邢氲秸夂⒆幽晁瓴淮?,却是看的透。

    “去跟姥姥洗个澡,浑身都是汗,明天再接着玩?!崩詈桶牙罾栏献吡?,天气这么热,他都不愿意开空调,主要是怕家里的两个孩子跟着一起犯懒,要是夏天发不出汗,很容易感冒,所以热就热一点吧,也是无所谓了。

    不是没有空调就不能活的。

    李览刚进屋,何芳的面包子已经到了巷子。

    “秦师傅,你让着他点,他是臭棋篓子?!彼盏矫趴诰屯乩贤反蛄松泻?。

    “他这水平,我都不好意思同他下?!鼻乩贤返靡獾囊话鹤磐?,“不过你儿子不得了,再过两年就能长起来,他是跟谁学的?”

    “我偶尔把他送到溥师傅那里,好像是跟着溥师傅学了不少,再然后李师傅也教了一点?!?br />
    秦老头摆摆手,“那不对,不对。我刚刚还说呢,溥和尚同李舒白什么水平,我自然清楚着,教不出孩子这能耐?!?br />
    “这还真不清楚?!焙畏家彩敲H?。

    “得,有时间再打听吧?!鼻乩贤肥蘸闷迮?,然后就走了。

    何芳兴奋的问,“是不是把秦师傅给赢了?”

    李和啜一口茶,调笑道,“大白天的,做什么梦呢,你儿子要是有这本事,我就敢把他做国手培养?!?br />
    “做国手有什么好的吗,让他好好学习才是正经?!?br />
    何芳可不想儿子做个什么棋手。

    晚饭吃好,李和还是像平常一样带着杜高犬溜公园,压马路。

    “李老板?!背掠欣砉硭钏畹拇优员叽芰顺隼?。

    “有事?”李和丢了一根烟给他。

    “谢谢,谢谢?!背槔詈偷难?,这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陈有利欢天喜地。

    “过来?!崩詈透吆纫簧?,不准杜高犬乱跑。

    “李老板,有个事,我不晓得当说不当说?!背掠欣嗖揭嗲鞯母爬詈?。

    “那就别说喽?!崩詈妥罘痴庵炙祷鞍虢氐?,这是自不必说的。

    “李老板,我跟你通报一个事情,董进步这个人你得小心一点?!背掠欣沼谌滩蛔∷盗?。

    “他是什么情况?”李和同董进步没有什么合作关系,但是何芳的小表弟还在董进步手底下混着,这样的话李和就得关心一下。

    “董进步现在不得了?!背掠欣詈透行巳?,自然一点都不拖沓,“他现在要钱自然不缺钱,手底下还跟着百十号人,从上到下都非常吃得开?!?br />
    “有面子是好事啊?”李和露出不解。

    “他现在不规矩,非常的不规矩。我晓得你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人,所以我得跟你说一声,假如真的像你说的,这种人都不会有好结果,你就得防一手,免得以后被牵连?!背掠欣詈偷阊?,也跟着把自己的烟点了起来。

    “你说,我听着?!?br />
    “他做地产,搞工程,搞拆迁,倒木材,开商场,最近还收购了不少的国企,你最近没去过东北,你都不晓得他那架势和场面有多大!人家都称呼他为东北董老大,凡是想在东北混的,都得走他的门路?!?br />
    “你是东北陈二哥,你也不必谦虚?!崩詈鸵晕掠欣氡ㄋ匠?,故意上眼药水。

    “不,不?!背掠欣诎谑?,“我这全是大家的戏称,根本不能和他比,再说东北还有姓乔的呢,我这才哪跟哪!完全没得比??!你都是不清楚,要是在东北得罪这二位,完全就不用想混了,运气的顶多破财,要是不走运,说不定还得把命搭进去?!?br />
    “有这么夸张?”李和自是不信,他认识董进步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是个知进退的人,虽然有点社会的手段,也是被逼无奈的。

    “政府都管不了他,要是谁敢跟他作对,有老婆的,他就派人跟着人家老婆,有孩子的他就派人盯着人家孩子。不是本地的,他就找到人家老家,拍个照片,根底都翻个底朝天。你说这架势,谁还敢惹他?”陈有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都没喘气。

    “谢谢了,我问问情况吧?!崩詈拖氩坏蕉交嵴饷床?,但是他不也不能全信陈有利的一面之词。

    陈有利道,“那李老板,我就先走?”

    “谢谢,麻烦了?!崩詈统斐鍪直硎靖行?。

    “哎,不必客气,李老板,你要什么需要帮忙的,一个电话,一准到?!背掠欣艹枞艟?。

    见李和点头,才屁颠屁颠的走了,走到自己车身边的时候,还朝着李和挥挥手。

    李和把一直在后面跟着的董浩喊过来道,“他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倍频愕阃?,“不过,董进步这个人看表面还是不错的?!?br />
    李和道,“你现在买机票,明天去东北看看?!?br />
    董浩本身就是东北人,由他去是再好不过。

    “成?!?br />
    “如果董进步真的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找个借口把方全带过来?!北暇拐馕恍”淼苁抢詈桶才旁谀抢锏?,李和就得管到底,不然以后跟着董进步一起吃挂落,他对着谁都不好交代,特别是那位身体的不好的何家姑姑。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倍谱匀挥ψ?。

    李和道,“还有,办完事,你可以顺路回家看看,不用赶忙回来,你家大娃今年初三了吧?你这个做老子的该操点心了,不能不管不问?!?br />
    “嗯,这娃省心,不用我多管?!碧岬蕉?,董浩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那也得回去看看,正是关键的时候,给点鼓励也是好的?!崩詈拖肓讼氲?,“你要是愿意回东北,我可以给你安排点事情,你知道,我在东北也有产业,你这样回去也能多照顾孩子?!?br />
    “谢谢,我什么本事我自己清楚?!崩詈偷奶嵋楹苁侨枚贫?,但是他还是坚持道,“跟着你就好?!?br />
    他跟张兵和丁世平这些人不一样,他表面是性格冷淡,是个守成的人,可进取心是有的,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要是真的按照李和的安排,做的好还可以,可是要做的不好,他是见过李和对待小威和平松等人的态度的,被骂的真跟龟孙子似得,一点情面都没有!

    万一他真做砸了,他想回到李和身边就没有这么容易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到时候肯定已经有人取代他的位置。

    即使是真的厚着脸皮重新回来,那么在李和心里的印象分肯定少很多。

    他很清楚自己的特长,有多大碗吃多少饭,有多少工资就拿多少工资。

    何况眼前李和给的工资不说有多高,但是已经能够让他死心塌地的跟着干。

    “你自己看着办吧,想出去历练就随时跟我说,我不会强求?!贝佣∈榔降秸疟?,李和都觉得是时候给他们机会了。

    “我只适合做这个,其它的我都不会?!倍讲痪龆ǜ淖约旱木龆?。

    “那你去办吧?!崩詈妥鹬厮木龆?。

    回到家,两个孩子正坐在院子里的竹床上玩耍,不过只是李怡单方面的意愿,李览是明显不愿意陪妹妹玩,被妹妹抓着头发,他想推开,又不敢下力气,就那样咧着嘴都差点要哭了。

    “就会欺侮哥哥?!焙畏嘉弈蔚陌研」肱Э?,训斥儿子道,“出息,别没事就哭啊?!?br />
    她头疼。

    儿子比姑娘还姑娘。

    她都怀疑是不是因为儿子学过舞蹈,在丫头片子里面,待的时间过长的原因?

    “方全最近给你联系没有?”李和心疼的摸摸李览的头,有这么个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的妹妹,也是没辙??!

    何芳一边给闺女擦痱子粉,一边道,”没有,不过,我前天给老姑那边打过电话,他说小全挺好,还给家里寄了不少钱,准备起新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那边那个叫什么董进步的,是不是不方便了?要不我把方全喊过来,让他进暖气片厂?”

    ps:今天还是三合一章节,求票,求订阅!谢谢。推荐黑老墨的《老黑是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