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人生观突然有了一种玄妙的改变,好人与坏人的界限哪里能分的这么清楚!

    “你叹个什么气?王阳明那句话听过没有?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崩罾贤沸ψ诺?,“兵荒马乱的年头,谁活着是容易的。投井死,也算解脱了,少受一层罪,不然更大的在以后有得受呢,活不易,但是死容易啊?!?br />
    “那是一条人命??!”李和不相信李老头居然能说出这么冷漠的话,让他感觉有得惊悚。

    “火气那么大干嘛?来,来,喝酒?!崩罾贤钒炎约旱谋诱迓?,破天荒的主动给寿山和李和倒酒。继而道,“你见过吃观音土活活胀死的人吗?”

    “没有?!崩詈鸵∫⊥?,闷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下。

    “那你见过赤地千里,树皮草皮子都被啃光的情形吗?”李老头喝完酒,空着杯底朝眼前的两个人的示意。

    李和摇头,“只在书里看过这种描述,”

    李老头的态度突然一变,寒声问道,“那你见过蝗虫满天飞,颗粒不收,饥殍遍野,野狗吃人,人吃人,易子而食的场景吗?”

    “我才多大,你问这些都是白问?!崩詈驼獯蔚幕卮鸬木兔挥心敲从心托牧?。

    “你看看吧,我就说嘛?!崩罾贤诽究谄?,“易子而食,对你们来说就是书上的四个字而已,可是我是亲眼见过??!

    男人把妻子和子女当做牲口一样驮在独轮车上,跟人家换着吃,到锅里就是肉,也是香喷喷的。

    你看看,那会为了生存,连基本的人性都没!这家子可能做了一辈子的好事,行善积德,可是临老,为了一口吃的,卖而卖女,做了恶行?你说他是好人还是恶人?”

    寿山也接着道,“这种情形我以前跑堂的时候倒是听人说过,报纸上我也看过,那是真真的惨烈,那是听着伤心,闻者落泪,虽然五十多年过去了,可对我来说好像就跟眼皮子底下的事一样,忘不了?!?br />
    李老头点点头,“我是去救过灾的,真是不忍见啊,眼睛都差点哭瞎,后来就是再也哭不出来,因为眼睛都哭干了,甚至我当时恨不得眼睛都瞎掉,看不见自然不会心疼?!?br />
    “一码事归一码事?!崩詈湍呐轮览罾贤匪档氖钦娴?,可是不信服这种解释,说的好像天下乌鸦一般黑,怎么做坏事都是有理,甚至是可以原谅的。

    “拉倒吧,不跟你闲扯这些?!崩罾贤氛獯味雷院茸约旱?,“你当溥和尚心里好受?他表面上是个纨绔,其实是软柿子,心肠软的不能再软的人。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女子会有这么烈罢了,要不然,他真不会逼这么狠。他为此好消沉了一年多,至此性格倒是变化不少?!?br />
    李和继续问,“你的意思是朱轩龙知道溥和尚是他的亲身父亲?”

    李老头道,“当然知道,当初朱老头抱养的目的是为了安抚他媳妇的,既然他媳妇不在了,他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不过却是没有父子相认的戏码,那时候溥和尚刚刚被特赦,朱轩龙虽然年岁不大,正上初中吧,大概是这样,哪里肯认这种出身的父亲,成分不好啊。

    两个人相见倒是跟陌生人一样,朱老头几次相劝倒是没有多大的效果,反而把朱老头当亲爹供着,名曰生恩不如养恩,其实他那点口粮,也是溥和尚节衣缩食给送过去的。

    好在,溥和尚也不计较,看得开,还帮衬朱老头给朱轩龙娶了媳妇成了家,甚至工作后都多有帮衬。

    这些啊,他朱轩龙都清楚着,只是装糊涂罢了。

    何况到如今这个位置,虽然不讲究成分了,可是背景更加复杂,他就更不能说,更得隐藏着,所以咱们这些外人就当满足一下溥和尚的心愿,谁也别再提?!?br />
    “这是肯定的,我嘴巴没那么欠?!崩詈图热淮鹩?,自然不会再传出去,只是道,“朱老头这人还是不错,朱玮琦明明不是他亲孙子,难得还这么在意?!?br />
    寿山道,“朱轩龙结过两次婚,离婚后,朱玮琦归他,要再婚,朱玮琦不好再带着,就一直跟着朱老头身后。这孩子是朱老头带大的,感情也自然好,朱老头分多一点给他,也不过分?!?br />
    李老头也接着道,“至于其他孙子孙女,本来就不是亲生亲养,没有一点儿血缘关系的,又不怎么贴心,自然要靠边站,什么都得紧着朱玮琦?!?br />
    这话说的很务实。

    酒过三巡,几个人也不愿意再多喝,李和吃完一碗饭,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路过中关村的时候,特意去李燕的店里走了一遭,她自从回来后,还没有来这里看过,他这个小堂妹到这里,他还是要多关照一下的。

    “哥,你喝酒了?”李燕此刻正和那个叫柳岩的小姑娘合力搬一台打印机,见李和要搭手帮忙,笑着道,“不用,不用,我们俩习惯了,你先歇着,等下哈,我马上给你泡茶?!?br />
    “我自己来吧,你别把我当客?!崩詈徒庸拼映瞪夏孟吕吹牟韬筒枰?,找到开水瓶自己泡茶,待李燕过来,才笑着问,“生意怎么样?看着挺忙的?!?br />
    “挺好,这条街没有比我这边生意更好的了?!崩钛嗨媸卑炎烂嫔系乃詹粮删?,笑着道,“姐都给我介绍了不少客户呢,还都是大客户呢?!?br />
    她称呼何芳向来都是姐,很少喊嫂子,这样显得很是亲近。

    李和道,“那就好,有什么事就找你嫂子,她门路比我还广呢,我解决不了的事情,她分分钟钟就行?!?br />
    他有时候也觉得何芳没当官真是很可惜,这钻营的劲真是十足,要是认真起来,估计也不会比赵永奇这些人差。

    “嗯?!崩钛嗟幕盎姑挥ν?,柳岩就过来低声道,“有个客人过来,单量比较大,这个报价单你看看怎么改?!?br />
    “好不少呢?!崩钛嗫吹奖鄣ヒ彩窍帕艘惶?,随便算算,这笔单子都有十多万,在他这里不算小单。

    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戴着墨镜在屋里左右看看,正想跟着李燕说话,却是看到了李和,把墨镜往鼻梁一下一按,只露出一半眼睛,笑着道,“李老板,稀奇,怎么不认识我了?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再看,眼珠子给你挖掉?!?br />
    “美女见过不少,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美女,看来自恋也是会上瘾的?!崩詈拖氩坏交嵩谡饫镉龅姐坪?,“怎来这里有事?”

    闫红把墨镜一摘,随手插在头发上,抱着胳膊道,“你能来,为什么我就不能来?”

    李和指着李燕笑着道,“这是我妹妹,李燕?!?br />
    又转回头对李燕道,“燕子,这是闫老板,很大的老板,多抱大腿就对了,不用给面子,能宰一次算一次,要是手软就是你傻?!?br />
    他这话说的俏皮,众人都是忍不住大笑。

    “喊你燕子吧,你好?!便坪斐钛嗌斐鍪?,既然都姓李,她没有多做他想,“想不到呢,这么漂亮不说,还这么本事,会开这么大的设备耗材店?!?br />
    这是出自她的真心话。

    “姐。你好,谢谢你照顾生意,既然是我哥哥朋友,一定给你成本价,你放心吧?!袄钛嗖簧?,哪里敢把李和的话当真,既然能说出这种玩笑话,肯定是好朋友无疑了。

    “不用,就按照刚才这位柳小姐的报价单来吧,不然你哥要说我欺侮你,这个罪名我可不能背?!便坪齑笃谋硎镜?,“不过有一条,今天就要给我发货,太晚就耽误事情?!?br />
    “你放心吧,闫姐,今天肯定给你发货?!崩詈偷妥磐吩诩扑闫魃吓九景戳艘蝗?,然后在报价单上重新写了一行数字,递给闫红道,“姐,不能让你吃亏,你看下,我给你打个八折,下次你再照顾我生意,我哥这人嘴巴蔫坏,你别听他的?!?br />
    她把何芳交代的话记得很清楚,人情关系用一次完蛋一次,人家碍于人情被你宰一次,让你赚一次钱,只要不是傻子,肯定没有二次的回头生意,所以这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有时候得分开来。

    “哟,那谢谢妹子,下次肯定还来你这,就这价格妥当?!便坪旌敛唤们?,她的想法也是一样,既然叫生意,就不能亏钱做,也不能杀熟,看着报价单道,“你这妹子实诚,我不瞒你说,市场里我走过三四家,没比你这更低的?!?br />
    她不禁高看李燕一眼,不但给的是八折,就是单价上也绝对的没有虚标,都是实打实的,这才是生意人应有的态度。

    两个人说的有声有色,李和倒是成了外人,忍不住插话道,“你们公司用不着买这么多打印机和耗材吧?十来万倒是不算少?!?br />
    闫红笑着道,“总价看着高,其实是因为单价高,那一台打印机都好几万,我在奥体又租一整层,买上几台打印机、传真机、电话机不过分吧?我现在不但做实验仪器,显微设备,还另外注册了一家公司,代理做医疗设备,反正核磁这一块我更专业?!?br />
    说到最后一句,说的傲气十足,这股傲气更使得她显示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李和赞叹道,“你牛,我得向你学习,你这眼光真准,如果医疗设备都不赚钱,那就真的没有行业能赚钱了,这个行当没选错?!?br />
    这话真的是发自肺腑,超前的眼光,精准的行业定位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在外行人眼中的小众行业,在内行人看来确实是大市场,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聚宝盆。

    “少埋汰人啊,你李二和是谁?我能不清楚?”闫红对李和的话嗤之以鼻,“跟你比我这就是小巫见大巫,芝麻和西瓜比,简直是不值一提,你啊,还是别说话?!?br />
    只是对李燕道,“妹子,能刷卡吧?麻溜的,我下午还有事呢,不能在这里瞎耽误?!?br />
    见李燕点头,从包里掏出银行卡交给了她。

    “姐,这里签字?!崩钛嗬鞯暮?,待小票出来,还附带递上圆珠笔。

    “行了,现在就发货吧?”闫红唰唰连笔,连停顿都没有,直接签好了名字。

    “姐,你放心吧,我们用的是我们用的是东风快递,同城三个小时保证送货上门,送不到的话,物流公司给你免运费?!崩钛嗯裸坪斓鹊淖偶痹诒富醯耐?,还不忘补充几句。

    “那就好,我们一只也是用东方快递,方便快捷,而且我们家从来没有发生过丢货的事情,自从换成东风快递,我都少操很多心?!币惶岬蕉娇斓?,闫红的脸上终于露出放心的表情。

    一家好的物流公司,对于她们这样的贸易企业简直太重要了!

    像精密的仪器设备,特别是显微镜设备动辄都是几万块,十来万,甚至上百万,丢失的损失先不说,就是有个磕碰都会影响精度,绝对是不能有一点闪失的!

    要是出一点问题,她只能再次送回原厂返修,这里面的花费的时间和损耗有可能会给她们这样的企业造成很大的负担。

    “是挺不错?!崩詈拖氩坏脚怂傻亩娇斓菹衷诨嵊姓饷创蟮拿?。

    “这家浦江的物流公司该不会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吧?”看到李和的神色,由不得闫红不这么联想,凡是她能打交道的企业,基本都和李和脱不开关系!

    甚至她现在打交道的客户,有不少的都是有李和旗下的参股企业,弄得她都有点神经衰弱!

    她对李和没有一点高山仰止的想法,而是在费脑子想,怎么样才能摆脱李老二的阴影!

    李和给她的冲击是实在太大了!

    “嘿嘿..”李和不怎么好意思看闫红,尴尬的挠挠头,“也是我的?!?br />
    “真的?”闫红实在是无语,拱手道,“李老二,我求求你!你告诉我个齐全,你名下到底多少企业?我以后好躲着点!”

    “这个我真没统计过?!崩詈褪鞘祷笆邓?,集团公司,集团子公司,子公司下面还有二级子公司,三级子公司,参股企业,国内有,海外也有,他肯定算不清楚的。

    而且,虽然他的计划是把总部设在深圳,可是实际上,他的产业还是在京城的密集度最高,毕竟是在这里发家的。

    从房产到酒店、饭店、物流公司、服装纺织鞋帽厂、机械厂、印刷厂、出版社、商场、电子批发市场、林林总总的合资厂,甚至本地的蔬菜瓜果的批发市场都脱离不了他的影子。

    他真的不想告诉闫红这样一个事实,想在这地界上混,真的是躲不开他!

    “你这样戏弄我有意思吗?”闫红有点无奈。

    “我是真不知道,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会慢慢统计的?!崩詈徒星?,赔笑道,“不过东方快递的老板是潘松,你应该见过的?!?br />
    “潘松我听过,好像是咱们京城的爷们,挺能耐的一个人,只是没见过?!便坪煲⊥?。

    “以前经常去学校找我,个子高高瘦瘦?!崩詈土荡然?。

    “真没印象?!便坪熘遄琶纪废肓讼?,还是没有想起来是谁。

    “你肯定见过?!崩詈秃苋险娴牡?,“我们很少叫他正经名字,都是瘦猴瘦猴的喊?!?br />
    “哦!”闫红恍然大悟,笑着道,“原来你说的是他??!瘦的跟葛朗台似得。不过,你别看我啊,是陈芸这么说的?!?br />
    她模仿着陈芸的语气道,“哎,你瞧啊,他李二和什么朋友啊,整个麻杆,瘦的跟葛朗台似得?!?br />
    李和道,“人家以前是瘦,现在有点发福,你见面不一定能认得出来?!?br />
    “他要是回来,你得一定介绍给我,太黑心了!快递费用比人家贵出一半!必须给我个折扣来着!我一年给的运费都几十万呢!”闫红不停的抱怨道,“再说,我们也不是什么个人客户,只有百十块的运费,我们既然身为企业客户,得有企业客户的待遇是不是?”

    好像全然忘记了刚才还把人家跨的天上有地上无呢,转眼间就把人家打入尘埃。

    这翻脸果然比翻书还快!

    “行,一定给你介绍,会有折扣的,这个你放心吧?!闭饣暗故歉詈吞崃诵?,对于不同级别的客户,就得有区别对待,不能都是一个价,这样未免就太死板,虽然偶尔有折扣,可是都是碍于熟人关系的友情价,并没有形成完整的规章制度。

    说话间,一辆带着东方快递标志的厢式货车停在了店门口,从驾驶位上下来一个穿着蓝色带有东方logo的工作服,配合着店里的员工,把闫红采购的东西都放上了车。

    “姐,这是提货单,你拿着?!卑嵬昊?,卡车开走,李燕过来把一张黄色的单子交给了闫红。

    “麻烦了?!便坪彀训プ臃沤?,然后对李和道,“今天就不跟你客气了,这几天刚搬进新办公区,忙得脚不沾地,有时间请你吃饭?!?br />
    “一定到?!崩詈桶阉偷矫趴?,“买东西这点小事,以后交给员工就行,你也不必亲自跑,这样太累,多注意休息?!?br />
    闫红噗呲笑道,“你以为我有这么傻啊,什么事都一把抓???

    你这是侮辱我智商,你晓得不?我是刚刚从这边路过,想着顺路带回去,省的手底下的人再多跑一趟,完全没必要,又不是什么费力气的话,眼皮子底下,顺手的事情?!?br />
    “好走不送?!?br />
    “你这是撵人了?”刚走两步,闫红又回头。

    “没有,没有,会听话不会听话?!崩詈鸵哺咝撕退W炱ぷ?。

    “走了?!便坪彀诎谑?,“懒得跟你扯皮,电话联系?!?br />
    李和目送她的背影,有点发愣。

    “哥?”李燕小声的提醒。

    “嗯?”李和回过神道,“干嘛?”

    李燕重重的咳嗽一声道,“哥,你已经有嫂子了?!?br />
    “什么意思?你这丫头脑子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呢,好好干活,别想那么多有用没用的?!崩詈凸室庾暗暮苌?。

    “呵呵...”对于李和的态度,李燕不以为意,笑着道,“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可千万不能这样,咱们嫂子多好啊?;褂邪?,你看李览和李怡多可爱啊?!?br />
    “你是真没话说着急是吧?”李和满头黑线。

    “不是,不是?!崩钛嗪褡帕称ぐ诎谑?,嘿嘿道,“我这是出于善意的提醒,我哥哥堂堂正正的,肯定不会做那种让我鄙视的事情是不是?你得给我们做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br />
    “你还说!”李和举起巴掌,作势要打过去,“我非撕你嘴巴?!?br />
    “看看,气急败坏了不是,你不是常说嘛,淡定,要淡定!”李燕躲得远远的,依然没有停住嘴巴的意思,“婚姻要谨慎啊,哥,都得为对方负责是不是?”

    “我你现在怎么变话唠了呢?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br />
    “哥,你是不是发现我现在变了?”李燕笑着道,“都是跟你学的呗,这就是榜样的无穷力量,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向你看起的!”

    “我是幽默,你是嘴碎,能一样嘛?!崩詈妥匀幻缓闷?,“姑娘家这么啰嗦,小心将来嫁不出去?!?br />
    董浩背着身子发笑,差点就没忍住。

    “那我就找个像你这么幽默的男人。要不然我还真不稀罕嫁?!崩钛喟鹤磐?,一脸得意。

    “你这脸皮也厚实多了?!币且郧袄詈吞崞鹫庵帜信幕疤?,李燕必定是红着脸的。

    “谢谢李老板夸奖,奴家愧不敢当?!崩钛嗨值谏砬?,模仿电视里公主格格们的礼节,似模似样的屈膝行了一个万福礼,娇声道,“而且,奴家还是个姑娘,这样传去去,奴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br />
    “你啊,就作死吧?!崩詈捅鸩韬?,转身就走。

    只留下店里的姑娘们在那弯腰哈哈大笑,好像看到李和吃瘪,她们就非???。

    ps:三合一章节,求订阅,给老帽继续更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