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头确实是回来了,李和亲自去机场接机,溥和尚的身后事已经有人主持,他想插手都没机会。

    李老头背着手从机场走出来,一件换洗衣服都未曾带,可见来的匆忙。

    “累不累?”带着李老头上了车,李和发现李老头的背佝偻的更加厉害了。

    “我活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的?!崩罾贤反鸱撬?。

    “那是最好不过,多注意点身体?!倍杂谡飧隼贤纷拥墓讨?,李和也是颇多了解,因此调侃道,“年龄大了,也悠着点,别真做了风流鬼,那到时候乐子就大了?!?br />
    “放你娘的...”李老头正要习惯性的大骂,但是又觉得不妥,只是气呼呼的道,“少说这话狗屁话,我就是有那心,也没那力气了?!?br />
    “悲哀啊悲哀?!崩詈徒恿酒?。

    “少扯犊子?!笨吹嚼詈驮谡庋?,李老头气不打一处来。

    当晚,李老头没有住在李和家里,而是选择住在了寿山那里。

    总之,他不愿意把他的这股子暮气带进李家,特别是在李家还有两个小孩子的情况下。

    他不迷信,向来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讲究,还特别讲究一些五迷三道的东西。

    所以,就因为他这趟回来的目的是奔丧,他就不肯借助在李和家里,就算是去祸害人他也要去祸害寿山,按他的话说,反正寿山这老头也没多长时间可活了。

    寿山满面荣光,不以为意,热情的招待了李老头,并且在酒桌上表达了对溥和尚的悲伤之情,然后说着说着就是嚎啕大哭,这突然爆发出来的宣泄方式令李和等人猝不及防。

    “哭出来好,多哭?!蹦训檬抢罾贤访挥性鸸钟谒?,还妥帖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以前都没有的举动。

    甚至李老头都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哪怕是于老头离去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的难受,终归是因为他曾经是和溥和尚一起杀过人做过大保健的。

    而于老头毕竟是一个过于迂腐的人物,性情也比较古怪,大家对他的感情虽然深,但是还是不及对溥和尚的。

    李和把李老头好,在寿山那里吃完一顿饭就回了家,发现何龙正往屋里搬甘蔗,笑着道,“搞这么多干嘛,孩子又不会吃饭?!?br />
    何芳把嘴巴里的甘蔗往手心一吐,笑着道,“用处大了,儿子成绩要是好,给他内服,要是不好,我就给他外用?!?br />
    李和同情的看了一眼李览,这傻孩子这会正没心没肺的啃甘蔗呢,杜高犬围着他高兴的接甘蔗渣。

    李怡没有能耐咬,急的嗷嗷叫,只能老太太用小刀子削皮,然后片成一小截一小截,有奶糖大小,让她整只含进嘴里,细细咀嚼。

    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满足,还是羡慕的看着老娘和哥哥在那咔嚓咔嚓。

    实在咀嚼的累了,气恼之下还没甩到地上就被杜高犬一个飞起接住,屁颠屁颠的衔到自己窝里去了。

    “谁惯着的你这脾气?!焙畏甲魇凭鸵?。

    “小孩子哪里能没点脾气?!崩詈鸵幌伦影压肱さ阶约夯忱?。

    何芳愤愤不平的道,“你啊,别我还没怎么样,你就护着,这对她没好处。使劲就惯着吧,看看到时候能成什么样子?!?br />
    李和傲然的道,“我就一个闺女,当然要惯着?!?br />
    说的理所当然。

    何芳叹口气道,“可是你要看她做的对不对啊?这丫头脾气古怪,再不管着她,就真的无法无天了?!?br />
    一看两口子吵架,老太太立马按照老规矩,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拉着李览就走。

    何龙也是不傻,麻溜的走人,本来打着蹭饭的注意,现在也熄了。

    李和不屑的道,“一个丫头,能有什么出格事,别搞的那么夸张?!?br />
    “你别忘记你当初是怎么揍老五的,那丫头现在都记着呢?!焙畏贾苯臃次?,一点都不留情面,“到时候老五肯定说你偏心搞双重标准了。对着自己姑娘可劲宠着惯着,结果拿妹妹不当人?!?br />
    “这是哪里跟哪里?!崩詈陀锶?,不高兴的道,“你一天到晚就会胡说八道?!眧

    “你心里有点数就行,下次我管姑娘,你再插手,我跟你没完?!焙畏祭浜咭簧?,直接走人。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br />
    直到何芳走远,李和才敢这么嚣张一下。

    “哥?!毙⊥吹搅娇谧映臣?,半晌才敢从门外露出脑袋。

    “作死??!”李和气急败坏。

    “哥,哥。我什么都没见到?!?br />
    小威越解释越着急。

    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过去的卑微,歇斯底里,小混混等等历史都已一去不复返了,但是见到李和的时候,依然摆脱不了这种胆怯。

    “有屁快放?!崩詈筒荒头车牡阕叛?,当然他不觉得让小威见了怕老婆就是丢人,只是觉得心烦罢了。

    他宠闺女有错吗?

    他喜欢闺女有毛病吗?

    他这辈子最怕的都是在回忆里,就是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奔向食堂吃香喷喷的米饭,买热腾腾的馒头,喝新鲜美味的海带汤,而他只能蹲在一角倒着白开水,泡着硬邦邦的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吃。

    甚至是有时候连一份白开水都没有,什么都要往肚子里咽。

    “哥,我们想上市?!毙⊥谱爬詈偷奶?,才小小心翼翼的说了出来。

    “京美集团?”

    小威摇摇头,“是京美电器?!?br />
    “黄国玉哥俩的意思?”

    小威道,“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想到香港上市?!?br />
    “瞧不出来,还出息了?!崩詈土⒙砀呖戳怂谎?。

    “哥。我是真想好,你说的对,我得争气?!毙⊥档暮艹峡?。

    “说实话,到底是谁的注意?!比绻詹呕沽硌巯嗫葱⊥?,此刻就懒得再信,这话糊弄鬼呢,李和压根就觉得他说不出这话。眯着眼睛道,“说实话,别想蒙我?!?br />
    小威被惊得膛目结舌,好久才低着脑袋道,“我媳妇?!?br />
    “我就说你没这脑子?!碧岬窖罡还罄詈筒判帕?,没好气的道,“你自己几斤几两你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