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杜高犬不对在先,但是巷子里的邻居却是对着自己家的狗骂骂咧咧,还对着李和笑着夸赞杜高犬的雄壮与英武。

    如果犬类之间有语言交流,它们大概会对着得意洋洋的杜高犬骂一句狗仗人势。

    它们开始怀念当年与它们和颜悦色并且能和谐相处的大黄和阿旺了,外国狗就是外国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族者其性必恶。

    “李哥,什么时候回来的?”一个圆乎乎的脑袋从路边停着的一辆吉普车的车窗上露了出来,然后打开车门,从里面出来,递上烟,“我给你点火?!?br />
    “黄局长,鸟枪换炮啊?!崩詈痛盏交坪频幕鸹?。

    “单位配的,经常外地跑或者开会,有车方便一点?!被坪贫宰爬詈突故且蝗缂韧淖鹁?。

    “这也是单位配的?”李和看到了副驾驶上一个妖娆的女孩子,一身大红配着浓妆艳抹,倒是把原本的姿色给抹去了。

    “李哥,你开玩笑了,这是我朋友?!被坪瓢焉碜拥苍诔荡吧?,但是他本来个子就不高,哪里遮挡的住。

    “朋友?”李和笑着摇摇头,“人啊,不能太过分,也不能太忘本,哎,算了,算了,跟你说这些干么事,你开心就好?!?br />
    好为人师的毛病又犯了,他决心改,再一想,他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哪里有资格和别人说教。

    黄浩给他家送了那么多年的报纸,他本把他当做小兄弟看待的,对着关照很多,眼前前途似锦,一帆风顺,他只有开心的份。

    但是他见不惯这种仕途风流的毛病,这小伙子当初只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个子小,长的又不讨喜,最后没办法才从乡下讨了一个媳妇,后来生一个闺女,可以算是有福分的人。

    “对不起,李哥,我....”黄浩结结巴巴的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他刚才冲动执行就不敢打招呼!

    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没事,人嘛,总会变得,你在变,我也在变,大家都在变?!崩詈吞究谄?,“我不是道德上要求你怎么样,是为你好,你媳妇多好一个人,总归要给人家一个交代,不能这么昧良心?;褂心阋窍朐谑送旧细徊?,这些毛病还是得改,你和我不一样,我是个体户,什么事由着我自己来,你不行,你是公家单位,有规矩的。你别心想着没人知道,自己够隐蔽,没有不透风的墙,到时候让人抓住把柄,那就是你上吊的梁?!?br />
    他还是忍不住规劝了一番,因为他相信,从本质上来说,黄浩不是个坏人,也不是个贪婪的人,是个能干实事的人。

    看在多年的交情上,他只能说这么多,对方愿不愿意听,就不是他能管得着的。

    “谢谢你,李哥,你一直这么关照我,我却辜负你的期望?!被坪颇芽暗暮?。

    “行了,我就这了,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崩钼丫荒头?,要从他手里挣脱,李和不便再多聊。

    李览下晚回来的时候,不止是他一个人,同行的还有博和尚。

    李和小心翼翼的帮着把溥和尚从董浩的车上扶下来,笑着道,“有什么事,你招呼我就行,不用自己过来的?!?br />
    他担心这老头子的身体撑不来几年,虽然还没到油尽灯枯,但是显然也不远了。

    想到这里,他未必有点心酸,和他有共同语言的人已经不多了。

    “在庙里住时间长了,真把自己当和尚了,想吃口肉都难,还得偷着吃,索性不如来你这里?!变吆蜕兴祷懊挥斜芑渖砗蟾诺囊桓鲂∩趁?。

    “你有血压,可不能随便喝酒吃肉,还是谨遵医嘱吧?!崩詈涂刹桓宜嬉飧页远?,边走边说,“进屋里坐着吧,我给你泡茶,今年的龙井新茶?!?br />
    “哦,清明节都没给老于和老朱上一刀纸?!变吆蜕型蝗挥痔崞鹆擞诶贤泛椭炖贤?。

    李和笑着道,“我今年也没去看他,等过几天我再去,顺便帮你带个话给他?!?br />
    溥和尚进到院子,看到在竹林里翻找蜗牛的老乌龟,坚决不要李和扶着,自己蹒跚着走到老龟的跟前,在龟壳上敲敲,然后笑着道,“池子里放点虾和小鱼苗,让它有的吃?!?br />
    “听你的,等会就去买?!崩詈托ψ庞Τ?,然后对着董浩点点头。

    其实这只老龟自从到家里,他确实也没怎么管,平常给的那点玉米,还是养鸽子的时候顺带着的,从来都没特意买过什么。

    在凉亭里,溥和尚道,“这里透透气,屋里烦躁,这里就挺好?!?br />
    他想摸摸李怡的小脑袋,但是李怡看到他那张干枯的布满老人斑的手,不自觉的吓得跑的老远。

    他不以为意的笑道,“变成老怪物了,小孩子都怕?!?br />
    李和把李怡拉过来,交代道,“喊爷爷?!?br />
    “爷爷?!崩钼挠诺憔褪亲彀吞?。

    “哎?!变吆蜕行Φ眠肿抛?,从口袋里哆嗦着摸出一个圆形的珠子,“拿去玩吧?!?br />
    李怡笑嘻嘻的接了,不管什么东西,她都要霸占着。

    她的玩具,李览从来都是无缘分享的,哥哥的玩具是她的,她的玩具还是她的。

    “这个便宜占大了,一声爷爷,换个蜜蜡佛珠?!焙没道詈头植磺?,但是有些东西的材质他还是清楚的

    溥和尚笑着道,“成串的才算,我前天没事儿翻箱底,翻出来这么几颗,索性都送人罢了。我记得这个还是我妹妹小时候玩剩下的,这些年我就一直没扔?!?br />
    “那也很贵重了?!崩詈团吕钼?,对她道,“去让妈妈拿绳子给你挂脖子上?!?br />
    何芳果真抱着李怡下去给她找绳子做挂链了。

    小沙弥把手里拎着的包袱放下,也跟着后面去了。

    凉亭上只剩下李和同溥和尚两个人。

    “到我这年龄,才算知晓什么叫身外之物?!变吆蜕屑绦?,“我藏了不少好东西啊,其实是舍不得,但是没办法,老天爷要收我,我是拦不住。我要是真不在,东西我都会捐给博物馆,就不留给你了?!?br />
    “不用,我有多少东西,你又不是不清楚。再说,这些年,你帮我帮的也够多?!焙枚鞣潘掷?,其实也是浪费。

    溥和尚道,“我还得麻烦你一件事情?!?br />
    “咱俩什么关系,千万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崩詈推涫翟缇驮ち系讲┖蜕姓庖惶朔峭俺?。

    溥和尚道,“我身体状况,你也知道,感谢政府政策,要安排我去住疗养病院,以后不一定有机会见着了?!?br />
    “你没时间见我,我去见你就是,现在交通这么方便?!崩詈筒灰晕?。

    “这是个家谱,可惜到我这一代?!变吆蜕写优员叩陌だ锬贸鲆槐臼榈?,“我还有一个妹妹,她人在美国,前些年恢复了通信,我倒是想她回来,可是她没有回来,大宅门都是争名夺利,所以我们自小感情淡薄,其实她也没有回来的必要。

    我再信里跟她回来,让她取家谱,她倒是一直没有回应,我的意思是,如果她回来,烦请你把这个交给她,我已经把你的地址给了她?!?br />
    “万一她不要呢?!崩詈吞岢隽说S?。

    溥和尚淡然一笑,“她身为女子,也没有拿续谱的义务,不要就不要罢,随意你处理?!?br />
    “我会帮你处理好的?!崩詈拖氲戒吆蜕幸槐沧渔萑灰簧?,神色黯然。

    溥和尚道,“莫做这种姿态,我本是风流丛中急先锋,前半生也是荣华富贵享尽,没什么可惜可叹,知足,知足?!?br />
    李和灵机一动问道,“你就没有什么私生子之类的?”

    “有倒是有一个,只是我这种封建余孽,他自然是要与我断关系的?!变吆蜕谐聊艘幌?,一摆手,眼神凄然道,“不说也罢,不说也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