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到北极寺跟着博和尚学点套路,就是他自己的想法。

    他总有一个感觉,他这个儿子的性格有点懦,连李怡都能欺侮的着,这性格既不随他,也不随何芳。

    反而跟李沛有的一拼,都是属于眼泪一点都不值钱的主,动不动就是哭,一点儿小男人的气概都没有。

    如果孩子原本性格胆小、软弱、交往有限,与人建立关系缺乏勇气,那么他只能寄希望于学习武术能得到比较好的改善。

    而何舟和李怡,他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反而怕他们俩学武术,然后依仗武力解决问题,特别是他这个闺女,将来肯定不是善茬,和老五以及李柯的性子都是样样的,保证是吃不来亏的。

    在门口还没待上几分钟,就看到好三辆汽车和微卡进了巷口,然后在他家门口停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的陈有利尽管是点头哈腰,但是李和还是不喜,看着车上搬下来的一箱箱茅台、五粮液、汾酒,眉头皱的更深。

    对于何龙,他实在是无话可说,不但家里的地址都透漏了,连他的喜好都给说的彻底。

    “李老板,我家里整了一大堆,实在喝不完?!背掠欣孟旅娴娜税丫聘峤?,却发现李和沉默不语,而董浩和张兵堵着门,根本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意思。

    李和不说话,陈有利被盯的浑身发毛,也不敢乱开腔。

    “谢了,我先收下?!崩詈拖肓讼牖故鞘樟?,谁让他是酒鬼呢,再让对方搬回去他是肯定不能乐意的。

    所以他有时候在想,他幸亏没有从政,要不然肯定也是个牢底坐穿的货色。

    世间诱惑如此多如何能清心寡欲?

    是人就有**,除非他住在峨眉山上。

    陈有利听着这话,高兴的乐开了花,朝着手底下的人挥着手道,“还磨蹭苏明啊,快搬进去,快搬进去?!?br />
    “放门口吧,我们自己搬?!倍苹故前讶死棺?,和张兵一起把四五十箱的酒水往屋里搬,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

    他们每搬一趟,李怡都跟着跑,小短腿现在已经迈的很利索,不像以前动不动就摔跤。

    她跟着跑,杜高犬也跟着跑,有几次差点把她绊倒,李和气的一脚对着杜高犬,撵的远远的,对于闺女的不满视而不见。

    李和对着陈有利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不要和我玩虚的,你晓得的,我最烦这一套,最好来个实锤?!?br />
    陈有利笑着道,“我没事,真的是没事?!?br />
    “真的没有?”李和不信。

    “真的没有!李老板,我就是非常的仰慕你而已,再说在莫斯科我也是多承蒙你帮忙,我只是表达下我的敬意?!背掠欣筒疃闹浞⑹牧?。

    李和摇摇头,“这话矫情,你找我贷款我可是都没同意,你还是自己靠自己罢了?!?br />
    他自然不会认为他帮过什么忙,对于一个皮条客,他说不上喜欢或者讨厌,但是绝对不会参与到对方的生意里。

    “李老板,你实在是太谦虚了,诚然,你是没借资金给我,可是我做的是中国人的生意。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么多中国人去苏联捞金,他们往苏联跑,有一大半是奔着你去的,要不是你带头,谁有这个胆量??!”陈有利想不明白李和为什么这么低调,“咱们这些倒爷有几个是不欠你人情的?你不居功,可是大家都是记在心里的。而且,我再说句发自肺腑的话,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官方都是你在花钱摆平关系,警察少找我们麻烦,不然你以为我这生意能有这么利索?”

    “这一点是让你说着了,你还算明白事理?!崩詈退闶侨峡闪苏飧龌?,他做了那么多好事,真怕到时候落不了好,眼前居然有明白人,让他心生安慰。

    因此看着陈有利越发越顺眼。

    “李老板,我是种田的农民出身,没有什么文化,但是我很少服人,种地我也是一把好人,就是眼前做了娱乐会所,能和我比的也没有几家,但是我就服气你李老板,以后就求着你多指点了?!背掠欣故悄敲吹那?,他手底下的人都跟着看呆了。

    “我就送你三个字:正规化。捞偏门只能潇洒一时,不怕打击你,你眼前能混的下去,也就仗着点关系了,之前就和你说过,自古古今中外,没有靠偏门长久的?!?br />
    “请你指教?!?br />
    “你这种地方不干净,鱼龙混杂早晚要出事?!崩詈托ψ诺?,“去日苯、港台地区考察一下吧,他们有一种量贩式的KTV,就是超市上概念,最大的机会在于他们可以像超市、饭店、旅馆一样,可以全国连锁?!?br />
    他看好这个产业,但是他不会投入这个行业。

    “量贩式?”陈有利小心翼翼的道,“我们是会所,虽然有舞厅,但不是唱歌的卡拉ok?!?br />
    李和摇摇头,“自己去研究吧,隔行如隔山,我哪里懂那么多,只是提个想法而已?!?br />
    “谢谢,谢谢?!背掠欣谛睦锬盍撕眉副椤糠肥健飧龃手?,才离开李家。

    中午何芳和李燕做了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基本都是李和喜欢吃的。

    何芳问,“我刚刚到地下室看了,怎么还有那么多硬币?”

    “你问我我问谁?”李和笑着道,“不是让你花吗?现在还没花完?”

    何芳叹口气道,“那些发霉的纸币好歹能存进银行,硬币能怎么办,存银行就是故意恶心人。咱家的开销在这放着呢,光靠买菜根本用不完?!?br />
    李和道,“孩子交学费,辅导班什么的也能用啊?!?br />
    何芳白一眼道,“用硬币交学费?不丢你人,丢你儿子人?!?br />
    李和问旁边的李燕,“你店里品尝需要硬币找零吗?”

    “要啊?!崩钛嗝靼琢死詈偷囊馑?,笑着道,“等会我带走一点,给你兑出去,省的每次遇到整钱我还要贴手续费和人家兑零钱?!?br />
    “我笨了,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焙畏家簿踝抛约好院?,“我弟饭店也能换不少出去?!?br />
    吃好饭以后,李燕得到李和的许可,再次有骑摩托车的机会,在摩托车后座上绑了五六斤的硬币。

    同时,何芳也在面包车上装上成袋成袋的硬币,一股脑都往何龙的饭店送过去。

    李和显得无事可做,就让李怡牵着杜高犬,爷俩一起去溜达公园。

    杜高犬大概是得了李和的警告,不要说跑,那速度相当于爬了,只能迁就着李怡慢腾腾的小短腿,委屈的很,实在有力气没得发泄,只能在原地跳高,或者对着各家门口蹲着的看家犬呲牙咧嘴,以显示自己的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