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大**子?!鄙跎偎祷暗亩仆蝗凰盗苏饷匆痪淙美詈兔磺逋纺缘幕?,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糊涂,张兵和何龙却是大概听懂了,还不住的点头。

    李和问,“什么意思?”

    “嗯?”张兵想不到这话有什么好解释的。

    “大**子跟这事有什么关系?”李和都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酒喝多喝坏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听不懂。

    这下却换成了另外三个人迷糊,董浩更是疑惑的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大**子?”

    李和没好气的道,“不是刚刚说的嘛?”

    董浩道,“我说的是大**子?!?br />
    “对啊,你说的就是大**子?!?br />
    “我说的是大**子?!倍扑档挠械慵绷?,但是在努力的在做到字正腔圆。

    李和继续一脸懵逼。

    张兵大笑,“他说的是大骗子?!?br />
    李和得了董浩肯定的神色,无奈的道,“你这口音差别的也太大了?!?br />
    众人哈哈大笑,连何龙都跟着发笑,一下子缓解了刚才车里沉闷的气氛。

    先到何龙的饭店门口,李和让他先去跟吴春燕打个招呼,然后等着他重新上车,带着他回了家里。

    饭菜已经摆在桌子上,看来只等着李和了。

    何老太太本来抱着李怡正逗弄的高兴,陡然看到何龙,一下就变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冷嘲道,“能耐啊,还晓得回来?!?br />
    何龙闷着头不说话。

    李和给何芳打了个眼色,何芳会意,笑着道,“吃饭吧,说那么多干嘛,他自己不是孩子了,男人喝点酒怎么了,用不着那么逮着不放?!?br />
    “咱俩再喝点?!崩詈湍昧司?,和何龙一起喝起来。

    何老太当着女婿的面,也不好对儿子太过分,只能嘟哝两句,才算作罢。

    只有吃好饭以后,李和两口子回了屋,老太太才抓住何龙忆往昔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孩子的不易,过往的寒酸和凄苦又被她一股脑的扒拉出来,总之目的只有一个,希望通过忆苦思甜,能让儿子明白今天生活的来之不易,不要犯糊涂走错路。

    许多道理何龙自己都明白,老太太再说出来就更使他不耐烦了,何况今天本就丢了大脸,更是让他心烦气躁,但是面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娘,他重话绝对不好说,要不然他大姐也会加入这场征讨大会,他绝对有可能被冠上不孝顺的名头。

    李和洗完脚后发现何龙还没走,就对何芳道,“时间不早了,不要再让你老娘说了?!?br />
    何芳道,“不说就不涨记性,还得说?!?br />
    李和无奈的道,“都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真不是半大孩子,还能由着你们说?男人也要脸面的。很多道理他都明白,只是反应慢一拍而已,加上”

    “他...”何芳正准备反驳,但是李和的话一回想,她又觉得是对的,因此重新回到客厅,对着老娘劝解几句,趁机把何龙撵走了。

    然后她又把两个孩子安排好,现在李览已经独自睡一个屋,至于李怡还是跟着她一起睡,所以这把李和苦的不行,两口子中间夹着孩子,没有一点是能光明正大的。

    等着李怡刚被哄闭眼,李和加上两百个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伸出一只手,却被何芳啪嗒一下打掉。

    “什么意思?!崩詈脱棺派ぷ?,非常沮丧。

    “等下?!焙畏家桓鲩镪し鹕?,从床头的抽屉翻出一封信,丢给李和,“你的?!?br />
    “我的?”李和好奇,现在这年头还能用这么落后的通讯方式,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还是很普遍,但是在他这个圈子里基本是已经断绝了写信的必要。

    “自己看不就晓得了?!崩钼蝗灰桓龆?,何芳以为把她吵醒了,因此不敢再动,只能慢慢的躺下,有节奏的拍着闺女的后背。

    “老四的?真是稀奇?!崩詈鸵豢疵侄疾唤α?,“这丫头真是病的不轻。你还没拆封?”

    何芳背着身子道,“既然写信肯定不是什么急事,应该是电话里不好说的事情,你们兄妹俩的小秘密我还是不知道的好。哦,对了,对着老四少摆你老太爷的臭脸,好像都该欠着你似得?!?br />
    “这话说的?!崩詈兔患绦硭?,只是展开信,想看看里面的内容到底写了什么,这么神神叨叨的。

    “亲爱的哥哥?!闭飧銮钻堑某坪?,令李和十分的不自然,他是那种含蓄的人,同大部分的中国人一样,喜欢把所有的感情放在心里面,不轻易表达感情。

    但是老四突然在信里写出来,他还是挺欣慰和感动的,他认真的读了下去:

    “我在这里一切很好,请不要为我担心,在这里我像一只鱼儿,畅销在知识的海洋里,学校图书馆、院系图书馆和学院图书馆,永远都不会缺我需要看的书......”

    “这里有许多无聊的party,也许真的像你说的,这是文化的隔阂,我们一群中国学生为了所谓的融合,通?;岫俗啪票蘖牡恼驹谀睦?,听着尴尬至极的所谓幽默。最难堪的是还需要装作听懂的样子,哈哈大笑,一整个晚上脸都要假笑僵了....”

    “但是,总得来说,这里值得我深爱,这里有着生物学和病理学、医药学等极为重要的知识领域的重大发现,在这里学习使我受益匪浅....”

    “.........”

    李和慢慢吞吞的看着,刚想点烟,才想起来闺女在屋里,只能放下烟,调整个姿势继续看。

    “眼前临近毕业,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已久,我想正式的征求你的意见。

    你曾经笑着和我说英国人的奴性,虽然这是玩笑话,但是我在这里见识到的是规矩,足够的**空间,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品头论足,我只需要专注于我的工作.....”

    “忘记和你说了,我已经拿到了?美国HHMI研究所的offer,我知道你会很生气,可是我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只是想知道凭着我的努力我能够走到什么地步,大概是不会去的....?”

    “......”

    “所以亲爱的哥哥,请告诉我该怎么办,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作为一个女性我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我需要在世界性的医学平台挑战自己的潜力,另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不应该辜负你的欺侮,我应该回国和你,和家人团聚,然后为中国的医学事业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如果真的有了什么知名度,他们大概不会宣传我的成绩,反倒各种宣传我怎样自己受苦,生活多么清贫节俭.....”

    迟来的叛逆期??!

    李和叹口气,把信叠好放回抽屉里。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拿起烟盒和火机,光着膀子,出了屋,轻轻的带上屋门。

    在他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一个劲的吐着烟圈的时候,牛津正是阳光明媚。

    阳光还带着令人微醺的温度,透过玻璃窗落在地板上,一排排书架斜影被拉长在地面,空中飞落着细小尘埃在光线里愈发明晰。

    老四特意选了临窗的位置,一只手抱着茶杯,一只手翻着书页,这是跟李和学会的习惯。

    “李,李?!币桓龈叽蟮哪泻⒆哟┳乓簧砑舨玫锰宓奈髯敖送际楣?,虽然可以压低了音量,但是在空旷的图书馆还是显得很响亮。

    “代克明这里是读书馆,请小点声?!崩纤募词故乔狨久纪?,也是显得那么俏皮可爱。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兴奋?!北怀谱鞔嗣鞯哪泻⒆硬灰晕?,好像被责骂是挺光荣的事情,坐在老四旁边,低声笑着道,“你上次说你对文物是不是有研究?你帮我看看这个茶壶怎么样吧?“

    “抱歉,我真的不会?!崩纤挠械阄弈?,他只是跟着朱老头学了一点皮毛,哪里有什么好显摆的。

    代克明不依不挠的道,“我从拍卖会上买下来的。你喜欢喝茶,可以用来泡茶的,上好的紫砂壶,名家所做。你就看看吧?!?br />
    “我真的不会?!崩纤脑俅沃厣?。、

    “你看看这个紫砂壶多漂亮,我特意为你拍的,陈鸣远的束柴三友壶,稀世珍品?!焙孟衩惶畋幕?,还是坚持从手里的盒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把壶,“壶把状若虬屈的松枝,壶流有如横生的梅枝,盖纽又巧塑成一段竹节,更为绝妙的是,在树干小洞中,还塑有两只小松鼠?!?br />
    老四应付道,“那恭喜你?!?br />
    “谢谢?!贝嗣鞯靡獾牡?,“落拍价才34万英镑,你说我是不是捡着了便宜?!?br />
    老四还是勉强笑着点点头,“挺好看的一壶?!?br />
    “所以我就送给你,你看看落款,陈鸣远,清代的制壶大师?!贝嗣鞯玫嚼纤牡目湓抻⒌靡?。

    “谢谢,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收,你自己拿着吧?!崩纤幕故蔷芫?。

    “我就是特意拍给你的,你不用这么客气?!贝嗣鞅硐值暮芗鼻?。

    “真不用?!?br />
    “你拿着吧?!贝嗣靼押凶油频嚼纤牡母?。

    “不要?!崩纤母苹厝?。

    “请务必收下?!?br />
    “我真不能要?!崩纤挠械阕偶绷?。

    “就是我的一点心意,没有其它意思的?!贝嗣髟俅伟押凶油乒?。

    “这个壶是假的?!崩纤氖钦娴谋槐频拿环ㄗ恿?。

    “假的?”代克明笑着道,“你就是不想收,也不用找这么个蹩脚的理由?!?br />
    “因为存世的真款只有一件?!?br />
    “是啊?!贝嗣餍判氖愕牡?,“就是这件?!?br />
    “真正存世的这一件真品在我哥哥手里?!崩纤暮σ∫⊥?,一字一顿的道,“所以,你这一件肯定是假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