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板,我没哪里得罪你??!”被李和当众羞辱,陈有利没有丝毫下不来台的感觉,依然诚恳的道,“你是我哥,我亲哥,我哪里做的不对,你说,我改还不行嘛?!?br />
    李和道,“陈有利,你知道我最烦什么吗?”

    他还是小瞧了这个靠在苏联拉皮条发家致富的种地农民,但凡能屈能伸而又不喜形于色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陈有利认真的道,“你说,你说,我的亲哥,我听着?!?br />
    “我没有教你做人的道理?!崩詈团呐乃呛袷档牧?,能感觉到他的脸在抽搐,就是要试探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老实人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有些东西要靠自己悟?!?br />
    “我这个人能吃苦,能受累,就是不会动脑子?!贝笸ス阒谥?,陈有利还是面不改色,“李老板,你多指教?!?br />
    旁边的人却是一直在震惊中没有恢复过来,堂堂皇朝娱乐的陈有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熊了?

    要知道,陈有利虽然一脸和气,为人仗义,但是许多人清楚他的做派的,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主!

    这样被人打脸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甚至感觉笑得还贱兮兮的,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他们都怀疑自己眼花,莫不是看错了!

    许多人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这个打陈有利脸的年轻人是谁!

    他们压根就没见过!

    李和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陈有利,你是在莫斯科杀过人的,有过好几条人命,你说你现在给我装这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你说我会不会忍心搞死你?会不会有不好意思下手的觉悟?”

    “李老板,我...”陈有利终于不淡定了,额头上隐隐约约在冒冷汗。

    他自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他与李和的实力差距,他在莫斯科的时候就有了清晰的认知。像李和这种人想搞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他甚少见到李和这种恬淡极平易的人,其平日所为,并无一点妄为之心,哪怕是声色货利之间,富贵显荣之遇,也是一毫无动于衷。

    然而,偏偏一些糊涂蛋子以为那种逞其智能,各矜其伎俩的人是真丈夫,却偏偏瞧不起李和这种低调的人。

    殊不知,那些张扬尖酸,使巧计,想碎心机的人的坟头草都已经三尺高了。

    他是真正见识过李和场面的,身家丰厚,在苏联的收购随随便便都是几百万过千万,就是借出去的钱都是不计其数,往来的全是显赫人物,而他呢,虽然也有点钱,可是完全不能相比,对一些不上台面的小领导,他都得哄着,惯着。

    所以他相信,只要李和乐意,他一定能把牢底坐船,他陈有利不是无缝的蛋!

    如果李和纯心要搞他,他只有跑路的份。

    李和笑着道,“现在想起来什么没有?”

    “我知道李老板你看不起我这种人,可是李老板我真把何兄弟当我亲兄弟一样处的?!闭庖痪涑掠欣欠⒆苑胃?,他望向何龙,道,“何兄弟,你说说,我对你怎么样?”

    何龙第一次见李和发这么大脾气,使这么狠手段,他都有点被吓着了,不过看到陈有利祈求的神色,还是硬着头皮道,“姐夫,陈大哥是真心对我好的,你别怪他,是我要跟着来长见识的?!?br />
    李和没有理何龙,只是对陈有利道,“这次我放过你,但是千万别有下次,有什么事,光明正大的,别鬼鬼祟祟,惹人讨厌?!?br />
    “一定,一定?!背掠欣沼诟也烈话讯钔返暮?,悬着的心放下来,但是却有点得寸进尺的味道,“李老板,你以后有什么吩咐,我拼了这条命都行?!?br />
    他把这话说完,旁边的人对他简直是有点不忍直视了!

    怎么可以说这种无耻的话呢?

    喂!

    陈有利!

    你还要脸不!

    你家的场子都被人砸了,你还被人打脸了!

    你不想着报仇反打脸?

    怎么还可以求抱大腿!

    说好的节操呢!

    你可是陈有利!

    人称笑面虎的陈有利!

    号称东北陈二哥的陈有利!

    “呵呵...”李和摇头笑笑,对着何龙道,“走吧,回去?!?br />
    在众人不可思议和一脸震惊的神色中出了娱乐会所。

    “那个是陈大奎!”

    人群中终于有人认出来了陈奎,发出了连串的惊呼,难怪敢这么嚣张呢!

    这可是四九城里屈指可数的大顽主!

    “真是陈大奎!”

    “原来是他!”

    陈有利这强龙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得盘着!

    回去的路上,何龙和李和并排坐后座上,心思复杂,他是第一次切身的感受到了姐夫的威势。

    现在他终于明白,原来人家碰他场是有原因的,他姐姐说的是对的,他是真傻。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下黯然。

    “回去再陪我喝点,闹的我现在晚饭都没吃?!崩詈痛蚩荡凹绦?,“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再往前七年八年你混社会,那是真有义气的人,称兄道弟是真的,但是这年头,一切向钱看。义气这种东西只会被精明的人用来给那些初出茅庐的二愣子洗脑,然后给他们卖命当炮灰?!?br />
    “谢谢,姐夫?!焙瘟幌迷趺唇踊?。

    “当然,有我这,陈有利没有这个胆量,也许他是真心想和你结交,但是这种人你没有必要交?!崩詈团呐暮瘟绨?,“社会上的套路深着呢,只要你有点身家,手里有点钱,有些人就敢下本钱和你结交,带你吃带你喝带你玩,天天让你乐不思蜀,甚至连家都不要,三五个月,甚至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和你这样处下来,不让你花一分钱,你会不会产生这是你亲兄弟的错觉?”

    何龙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如果不是真心的,谁愿意这样花钱,傻子才赔钱呢,为兄弟花钱是义气人?!?br />
    李和笑着摇摇头,“对,只有傻子才做,所以他们这样做是有目的的?!?br />
    张兵顺势接话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取得你信任,就是再有疑心的人,心是木头疙瘩也能被这样的义气人给暖化了,恨不得为他们拼死拼活。这样你看,他们就开始收本钱了,因为你以为他们不会害你,他们让你做什么你肯定以为是为你好,等你失去了防备心,就是开始带着你赌钱,带着你嗑药,带着你进女人堆,保管你什么样的身价,什么样的硬汉都是光着屁股出来。这个时候你幡然醒悟也没用了,反正你是穷光蛋了。你既然没了价值,也不会再有人和你称兄道弟?!?br />
    “你说的太夸张了?!?br />
    何龙嘴上不服气,可是心下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