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完澡后,老太太给他做了点吃的,他发现老太太好像劲头有点不对。

    他瞧瞧的问何芳,“谁得罪你老娘了?脸都是挂着的?”

    这老太太一天天的精神抖擞,能说会道,不是这么阴沉的人。

    “除了咱家那活宝还能是谁?!焙畏及巡韪詈投说礁?,“赶紧吃,吃完要不要睡一会?!?br />
    “何龙?”见何芳点头,李和就疑惑的问,“生意做得还好啊,能有什么毛病,你们啊就是老喜欢挑刺?!?br />
    何家是阴盛阳衰,三个女人,从他老娘到姐姐和媳妇,没有一个善茬,极其霸道,何龙可谓是委曲求全过日子,李老二有时候都替着心疼!

    瞧瞧这过得什么日子!

    一点男人志气都显不出来!

    和李和完全不一样,李和家虽然也是姐姐妹妹多,但是他向来是说一不二,这就是他值得称道的地方。

    “毛病多了,最近做生意都不向心,你现在去他店里肯定找不到人?!焙畏及言谂枥锿嫠睦钼揭槐?,给她擦干净手,“不老实,欠揍?!?br />
    李怡的脸皮明显比李览厚实多了,对老娘的话是充耳不闻,她绝对不是吓唬大的。

    李和把闺女搂到怀里,吧唧亲了一口,然后问何芳,“他不想挣钱了?天天不守着店,他能干嘛?”

    这不是何龙的风格,他这个小舅子他了解,为了赚钱连一天都不肯歇息的。何况现在的饭店每天至少都有千把块钱的营业额,没理由不向心做。

    “他是挣点骚包钱,飘了,现在想充老大,天天带着一帮子狐朋狗友称兄道弟,不是吃就是喝,我是真的懒得再说他?!焙畏加指驹诿趴诘睦罾啦亮税蜒劾?,“就会哭啊,去看电视吧?!?br />
    李和皱着眉头道,“除了小威他们,他也没什么熟人吧?天天能跟称兄道弟的,都是什么人?!?br />
    “你最好去看看,这里现在来了不少东北的老乡,他大概觉得能抱着团了,就想一起玩,吃吃喝喝都是没什么,就怕别凑一块犯浑,一个个拎不清。我现在说什么都是白搭,光是应好,出门就忘得干净,该怎么还是怎么,为这天天和春燕吵架,你说这两口子还过日子不过日子?!焙畏疾蛔跃醯奶究谄?。

    “我去问问老董?!崩詈桶牙钼畔吕?,就出了屋。

    董浩正坐在于家的门口抽烟,和张兵有一搭没一搭的吹着牛,看到李和,他就站起身。

    “本来想去接你的,你也不说个时间?!?br />
    李和笑着道,“打个车的事情,没必要麻烦,我问你个事,何龙什么情况?”

    董浩道,“我问过小威的,说是我们一帮子的东北老乡,有鹤城的,有七台的?!?br />
    何芳不说话,他也不好管。

    “都是做些什么的?天天不干活,不上班???就是吃吃喝喝的?!崩詈头⑾掷锩嬗械悴欢跃?。

    董浩道,“有些是医院挂号黄牛,有些是歌舞厅看场子的,还有拉皮条的,反正什么人都有?!?br />
    “走吧,去看看?!?br />
    李和几个人先去何龙的饭店,已经是晚饭点,里面人头攒动,热热闹闹,生意极好,吴春燕正闷头在柜台上算账,看到李和欣喜的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午到家,没多大会?!崩詈驮诜固锷艘蝗?,然后问,“何龙呢?!?br />
    吴春燕讪笑道,“出去了,还没回呢?!?br />
    “这么忙的生意,他不管?”

    吴春燕道,“自从请了厨师,他倒当起了甩手大爷,哎?!?br />
    李和道,“现在在哪,我去看看?!?br />
    吴春燕摇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每天都是喝的醉醺醺回来?!?br />
    “老板娘,磨叽什么呢,还不上菜啊?!庇锌腿丝急г?。

    “哎,马上,马上?!蔽獯貉喔厦τΩ?。

    “那你先忙,我去找找看?!?br />
    李和出了饭店,对董浩道,“打电话给陈奎,让他找找?!?br />
    董浩刚挂下大奎的电话,还没同李和抽完一根烟,电话又重新响起,接完再次挂下后道,“在皇朝娱乐?!?br />
    “哪里?”李和听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董浩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老板是陈有利那家伙?!敝挥姓疟飧鋈?。

    “奶奶个熊,我说这么熟悉呢?!崩詈妥匠瞪?,手一挥,“走,看我不砸烂他的场子?!?br />
    皇朝娱乐听名字像是个赌博厅,其实是个有钱人的福地,是贵人的温柔乡。

    刚进大厅,李和就感觉长了见识,个个身材曼妙,环肥燕瘦,各有风骚。

    “在舞厅里面喝酒?!贝罂湃吮壤詈驮绲揭徊?。

    “走?!崩詈驼獗呷艘换愫掀鹄?,身后一下子多了十来个人。

    舞厅里莺莺燕燕,香风阵阵,声响震天,连李和都要被吹倒一个跟头,大奎带着人在前面,粗鲁的把跟跟磕了药似的摇头晃脑的人往两边推。

    何龙大概是喝多了,此刻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两边坐着的男男女女奋力的摇着骰子,拼命的玩拼酒游戏。

    李和朝着董浩使个眼色,董浩上前,一连跨过好几个人,近前把何龙摇醒。

    何龙睁开眼,先是看到董浩惊诧了一下,及至看到李和的时候,变成了不安。

    李和没说话,毕竟这里声音太吵,只是朝何龙招招手,然后带头出了舞厅。

    到了一楼的大厅,才感觉到耳朵清静,一根烟吸到半截,才看到何龙耷拉着脑袋从楼上下来。

    “要不要喝点茶解解酒?”李和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姐夫,你怎么来了?!焙瘟苁遣蛔栽?,他是绝对没有想到李和会亲自找过来,“我就跟朋友喝个酒,没什么的?!?br />
    “朋友?什么朋友能让你连生意都不做了,天天在这里晃?!?br />
    “饭店有燕子呢,她能做的,我都辛苦这么多年了,挣了钱总要有娱乐的?!焙瘟啃薪馐?。

    “兄弟,有人找你麻烦?你跟我说?!币桓龃蟾吒龃勇ド舷吕?,见李和这边人多势众,把何龙围在中间,以为要找何龙的麻烦,所以很仗义的搭着何龙的肩头,要帮着出头。

    “不是,不是,认识的?!焙瘟槐甙谑忠槐叽笊谋硎静恍枰?。

    “兄弟,这里是陈老板的场子,何哥还是陈老板的好朋友,招子放亮点,不要乱惹事?!焙瘟馕?,大高个并不相信会没什么事。

    “陈老板?何哥?”李和好像明白了什么,冷笑道,“我今天就是来砸场子的?!?br />
    他把烟蒂往地下一踩,狠声道,“给我砸!砸个稀巴烂”

    从大奎到董浩等十五六个人都是不怕事大的主,对于李和的话几乎是毫不犹豫,拿起旁边趁手的椅子,桌子,就开始砸!

    一时间鸡飞狗跳!

    大高个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简直是不敢相信会有人敢到陈老板的场子闹事!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大高个又惊又怒,对着身边的大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

    李和是他攻击的第一个目标,可是还没到跟前就被董浩揣在地上跪着。

    此刻楼上又源源不断的下来五六个拿着钢管的人,一时间鸡飞狗跳。

    “姐夫,都是自己人?!焙瘟菩蚜艘话?,此刻急的不行,拉着李和让大家都停手。

    “谁跟他们是自己人?!崩詈鸵锌吭诎商ㄉ铣檠?,冷眼看着眼前的乱象。

    丝毫没有让大家停手的意思。

    “住手,都住手?!币桓龈鲎硬桓叩暮┖竦闹心耆舜勇ド匣琶ε芟吕戳?,对着李和喊道,“李老板,李老板,我陈有利,陈有利?!?br />
    那边的人住了手,李和也让董浩等人住了手。

    “哦,真是你啊?!?br />
    陈有利跑到李和跟前苦笑道,“李老板,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br />
    “谁他么跟你是一家人?!崩詈兔挥懈坏忝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