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他还不止如此,当晚还有上门服务。

    “谢谢你了?!闭墟返谝淮未笞诺ㄗ优淘谒纳砩?。

    “是我应该做的?!崩詈桶阉?,逗弄道,“即使是没我,那褚秀荣也不是你对手?!?br />
    其实他出头也只是多了他一个人而已,他不出头,李辉也会出头,陈胖子也不会含糊,有这两个人撑头,和他们一体的刘老四等人想缩都缩不了,得跟着上??!

    “那当然?!闭墟菲涫凳侨峡闪死詈驼饣?,她何招娣也不是白混的!

    “我过几天就走了?!崩詈妥约憾济挥邢氲阶约阂桓鋈嗽诶霞一岽粽饷闯な奔?,已经破了纪录。

    “说的好像你一直在家似得?!?br />
    “你不在乎我了?”

    招娣玩着指甲,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令李和很不舒服。

    “你在乎我?”招娣反问。

    “当然在乎?!崩詈突卮鸬暮敛挥淘?。

    “那我就在乎呗?!?br />
    “在家好好照看孩子?!袄詈徒淮约喝衔枰淮?。

    “我儿子?!焙孟窭詈退档亩际欠匣?,“你有自己儿子?!?br />
    “我...”李和发现这娘们说话越来越噎人,“都是我儿子?!?br />
    招娣一连来了三个晚上,后半夜就抽身走人,李和也习惯性的吃完饭给留个门,可是第四个晚上开始,他就没有再等到她,当听吴驼子说去了珠城以后,他很失落。

    每天早上,集市上遇到的那个卖野味的人,都会送来一只兔子或者偶尔是两只野鸡,这一个星期也没有停过,即使是再好吃,李和也吃腻了。

    所以干脆给了200块钱,让他每天都送到老奶家,送完这些钱的以后就不用送了。

    卖野味的人虽然感觉可惜,但是也知足,这前前后后已经赚来李和不少钱,相当于卖了一头大肥猪,还是白得的,打野味无非是耗点时间。

    张渚阳来过两次,李和倒是想和他谈点事情,帮衬一把倒是无可厚非,只是对方碍于面子,始终不肯透漏底子。

    李和也就没有上杆子的道理,不急着一时。

    李庄的男人快走光了,从陈胖子到李辉,不是去挖沙就是去跑车,没有一个是着家的,只有他一个人显得整天无所事事。

    其实他还是有事情做的,有时间他会到县里或者镇里的一片看看物流项目的发展情况,他留在家里的目的就是这个。

    具体的数据他不清楚,但是有一天很肯定,县里的大卡车数量在成倍成倍的增加,就连宝马的微卡都不少见。

    出乎他意外的是通商银行居然出台了挖掘机、推土机、吊车、压路机等工程机械的贷款政策,这在国内属于首创!

    一时间国内的工程机械销量剧增,从机械工程厂家到地产公司,简直快把通商银行当大爷供着了!

    老奶大概是不能看他闲着,就给他布置了放鹅的任务,只要有时间他就赶着大白鹅在河坡上放,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实际上就是做个样子,一页未翻。

    盘着腿,叼着狗尾巴草,坐在河沿发呆,偶尔再看看老公鹅和狗斗架。

    要不是天有点凉,他早就跳到河里去了。

    坐的累了,他就仰躺在地上,压着碧绿的锯齿草和茼蒿,鼻子里都是新鲜的味道,入眼蓝蓝的天,突然不见了,却是一个一张笑吟吟的脸。

    “二和,放鹅呢?”

    “嗯?!崩詈透厦ψ鹄?,笑着道,“你在干嘛呢?”

    他想不到会是褚秀红。

    褚秀红把手里的篮子举到李和跟前,“看,挖的荠菜,晚上回去包饺子?!?br />
    “挺好,荠菜香的很,好吃?!崩詈途醯米约阂哺猛谝坏愕?,回去可以让奶奶包一点饺子。

    荠菜馅的,想想都流口水。

    尽管烟了唾沫,他口水还是出来了。

    “二和?”褚秀红看看李和的眼神,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赶忙扣上一??圩?,脸色通红,“你想吃?那你别急着赶鹅回家,等会我就给你送一点来?!?br />
    “不用?!崩詈陀眯渥硬缓靡馑嫉牟亮讼?,然后道,“我等会自己挖,让我奶包?!?br />
    “你要自己挖???那这个给你?!彼牙鹤铀透詈?。

    “不用,这里多的很?!崩詈途芫怂暮靡?。

    “是多啊,我挖了一刻钟就有这么多了。只是你没有这个,肯定不好挖的?!彼瘟嘶问掷锏男〔?。

    “没事,你先弄回去吧。我奶肯定没发酵面,现在拎回去没用处,会蔫掉的?!崩詈突故蔷芫暮芨纱?,他坚决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人情往来。

    他这辈子发自肺腑的恨一类人,就是那种和人家老婆不清不楚的人,现在褚秀红虽然已经离婚,可是底子还不算清楚,只要人家还有一成复合的可能,就算还是人家的老婆!

    这无关乎何满军的人品怎么样!

    他得保证自己的人品怎么样!

    虽然他对不起招娣,对不起付霞,对不起很多人,可是他始终坚定的认为自己德行不亏。

    “哦?!瘪倚愫斐聊艘幌?,然后才道,“那天谢谢你哈,多亏你帮忙?!?br />
    “多大个事?!崩詈筒辉谝獾陌诎谑?,问,“你们俩真的要离婚?”

    “何满军那个人心眼不坏,就是脑子不正常,他发起疯,谁都受不了,肯定是没法过。结婚那会没扯结婚证,就摆了酒,所以啊,现在散伙倒是省了道手续?!?br />
    “挺好?!崩詈筒幌迷趺慈テ兰?,只能道,“好男人多的是,你年纪不大,可以慢慢找?!?br />
    “会的?!瘪倚愫旒绦?,“我哥说你这人不错,挺有担当的,他说那天是给你面子,不然谁也不行?!?br />
    “那替我谢谢他?!崩詈屯祷盎挂笨套⒁饴飞喜灰腥斯?,不然孤男寡女偎在草稞子里,那是有理说不清。

    一想到这里,他也不坐了,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草屑,假装去赶乱跑的老鹅,才跟褚秀红保持了一段距离。

    两个人随意聊了一会,只看到大坝底下隐隐约约有人过来,褚秀红才拎着篮子走人。

    过来的老奶,她眼睛尖,问,“褚家那丫头吧?”

    李和点点头,“是?!?br />
    老奶警惕的问,“她跟你说啥?”

    李和摇摇头,“她挖荠菜的,只是这边过?!?br />
    “少搭理她?!崩咸庸詈偷闹窀偷?,“你回家先吃饭吧,在锅里热着?!?br />
    “好,这边坡陡,你自己慢点?!?br />
    李和回家先吃饭。

    吃好饭,老奶正好回来,他到鹅笼帮她关了鹅,才向她说他明天就走。

    老奶惊诧的道,“你怎么不早说,好给你备点咸肉带着?!?br />
    “不用,我也是临时决定的?!崩詈图复蜗氚牙狭┛谒偷较愀鄹钫桌つ潜咭黄鹑?,但是老俩口拒绝的那么干脆,他也没办法。

    陪着老俩口唠了会嗑才回家。

    第二天一早,把行李收拾好,锁好门,钥匙塞到门梁上,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家,才叹口气发动起来面包车先往县城去。

    到了县城,在李隆那里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带着大壮往省城而去。

    “路上开车慢一点?!?br />
    李和笑着交代完大壮几句,就进了机场,领了登机牌,上了飞机。

    厚厚的云层之上,一路向北。

    正赶上星期天,李览正眼泪婆娑的被何芳在门口罚站,李怡舔着草莓在旁边看的呵呵直笑。

    “想爸爸没有?”李和刚放下行李就把闺女给抱起来。

    “想?!崩钼卮鸬暮芾?。

    “哪里想?”李和深受鼓舞。

    “这里想?!崩钼缸判目?,还不忘舔一口草莓。

    “吃吧,爸爸给你再拿?!崩詈涂吹匦乃?,他闺女居然连个草莓都舍不得多吃!他李老二可是世界首富!

    “妈妈不准?!崩钼档暮芪?。

    “老子说了算,咱要吃多少就有多少。?!崩詈秃狼橥蛘?。

    何芳指着水盆里摘下的草莓蒂,道,“你看看她吃多少了,不怕她闹肚子,你尽管给她吃?!?br />
    “乖乖,这吃了有小一斤吧?”李和看着洗下的草莓蒂,也是无语,把她放下,然后问,“闺女,你是属猪的吧?!?br />
    “我属羊!”李怡不忘记纠正。

    “怎么了这是?”李和摸摸儿子脑袋。

    何芳气愤的道,“好好问问你儿子!”

    李和笑着道,“得,肯定又做错什么了吧?!?br />
    他太熟悉这套路了,儿子表现的好,何芳肯定是骄傲的表示‘我’儿子怎么样怎么样,要是做的差,立马变成‘你’儿子怎么样怎么样,都是你的错。

    “李老二,告诉我这遗传谁了?!焙畏计卑芑档陌岩徽攀跃砟酶死詈?。

    “45分?”李和皱着眉头,“儿子,这玩笑大了,你老子就是闭着眼睛考也从来也没有过这成绩!”

    这娃随了谁??!这是!

    “你儿子连三加五都不晓得,你不好好管管?!焙畏颊娴钠帕?,想她夫妻二人不敢说是智商无敌,但是不至于这么感人??!

    “才一年级,不用那么紧?!崩詈退婕凑呐呐睦罾赖募绨?,“爸爸工作挺忙,别没事老让我去学校见老师?!?br />
    说完就找衣服洗澡去啦。

    ps: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