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抱着茶壶,同样依靠在墙上,笑呵呵的道,“要是没点算计,怎么能在咱们李庄执政四十年?!?br />
    褚家会来人,大部分人都能猜到,也大概会算到何满军老娘会打着外人欺负李庄人的名义来求援,可是能像刘传奇躲的这么利索的不多。

    起码希同才等人就没跑得了,此刻被何满军老娘堵在家门口,找不到一把手,二把手也是一样,希同才只能硬着头皮去看看。

    李和等人正准备回头看希同才的笑话,却不想桑永波腾腾的跑过来,喊道,“打了,打了?!?br />
    陈胖子道,“何满军也只有被摁着打的份,能打什么打?!?br />
    “掉了两颗牙,脸都肿的没眼睛了?!鄙S啦ㄈ缡邓?。

    “我说我没猜错?!背屡肿拥靡庾约旱呐卸?,“谁给何家出头谁就是傻子?!?br />
    “不是,我是说招娣带人跟着褚秀荣打了?!鄙S啦ǜ沤馐?。

    李和一愣,立马没好脾气的道,“一句话说完能死啊,招娣怎么会和褚秀荣冲上?”

    昨晚她还劝他不要插手人家的事情呢,现在她自己怎么可能掺合呢?

    陈胖子道,“何满军怎么说也是她堂弟,他老娘真找上了,肯定推不了,谁让都姓何呢?!?br />
    桑永波道,“对,对,那怎么办,帮还是不帮?”

    李辉气的拍了他一巴掌,“怎么可能不帮?!?br />
    他开大卡车,有一半的拉砂石拉油料的活都是招娣派给他的,交情自然不用说,他正准备说服旁边的人和自己一起过去,想不到李和同陈胖子等人已经带头往何满军家方向跑了,连桑永波都跟着后面,没有听他说完。

    他只能赶忙的追上。

    “你们俩别跟着了,赶紧分头去喊人,能干仗的都带着?!崩詈图礁鋈烁?,就一边小跑一边交代。

    桑永波道,“不用喊,都在何家麦场上傻杵着呢?!?br />
    何满军家三间土坯房门口的麦场上浩浩荡荡围了好多人,主要是三拨人,一拨就纯属是热闹的,跟何家既不沾亲又不带故,另一拨人就是何家,何招娣带着她的司机和船工等七八个人硬着头皮来壮势,有本村的有外村的,另一拨人是褚家,以褚秀荣为首的十五六个人,有男有女,扛着铁锹、铁锨、叉子,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李和到跟前放慢脚步,看到何满军捂着那张又是血又是肿的脸很是解气。

    老奶见他要往何家那边过去,想去阻拦,却被李福成给拉住。

    “他主意正着呢,你甭管,这是男人的事情?!?br />
    老奶白了一眼道,“就你会乱做好人?!?br />
    不过还是听了老伴的话。

    “褚家老大,我跟你爸去年秋还在一起修河堤呢,一个锅里吃过饭。哎,现在闹样子。这人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俺们认,毕竟咱们自己有错,再整下去你是想弄死人啊?!彼祷暗氖呛卫衔?,他是何家这一门最年长的,就得他出来说话。

    他媳妇赵春芳跳着脚骂不让他来,他们和何维保早就分家了,父母过世后,各过各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他怕媳妇,也更认可媳妇的话,实际上不应该来??墒撬匦肜?,哪怕是他自己心里不情愿,嫌弃丢人现眼。他统共就亲兄弟俩,亲弟弟何维保因为维护何满军这个混账东西让人给掐脖子,掌掴脸,踹脚,他的脸面绝对不好看。

    虽然他很少讲究什么脸面,关乎自己的小细节他无所谓,但是这种事关门户荣誉和尊严的事情是必须要争的,不能再退让了,有时候和对错没有关系。

    何况他父母早逝,他这个兄弟等于是他一手拉扯大的,跟养儿子差不多,他从来自己都没动过一个手指头!

    现在让人给这样对待,他再好的脾气也忍不??!

    “妈的,我就是要搞死他!你本事你也能搞死我!”褚秀荣一脸凶狠。

    “褚秀荣嘴巴干净一点,我命值钱着呢,换你那条命我划不来?!币恢卑阉中辈逶谂W锌憧诖凰祷暗恼墟氛飧鍪焙蚩涣?,她把何满军往自己跟前猛的一拉,推到褚秀荣跟前,很光棍的道,“来,反正大家伙都在跟前,有种你今天就直接搞死一给我看看,看你是怎么搞死人的,给我们开开眼。光说狠话有什么用?不搞死他你就是孬种!”

    何满军没注意被招娣猛地拉扯,一个趔趄,歪倒在地,看到褚秀荣那张阴狠的脸,吓得慌忙站起来要跑。

    “你要是敢动,以后别喊我姐?!焙握墟防淅涞牡?,“大不了就是一命赔一命,他把你搞死了,他也跑不了?!?br />
    何满军老娘要跑过来护儿子骂何招娣,却被何维保强行抱怀拉住,只有撕心裂肺的哭腔,“你个臭婊子没良心??!帮着外人??!”

    招娣尽管心里来气,可是没吱声。

    但是她老娘赵春芳不是善茬,一把朝何满军老娘打过去,“骂谁呢,骂谁呢,你个老逼?!?br />
    这下情形更乱,两个女人扯头发,拽衣服,扯都扯不开。

    何满军看到这势头,犹豫间要不要逃跑,却发现李家老大吐着烟圈横在他左手边,正想躲闪到右边,却发现又被陈胖子给堵住了。

    前后左右都是人,他没地方去了,只能羞恼的抱着头蹲在地上,随便吧,他是没辙。

    “秀荣,差不多就行?!绷趵纤目慈饶值较衷谝裁凰倒?,他跟何老西的交情还没到帮着打架的地步,何家的事情对他来说远着呢,跟他关系不大。

    现在愿意出来给双方台阶,主要是因为李和同陈胖子等人过来出头,他们这些人本身就是一体的,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李和同褚秀荣不熟悉,就要他来说话。

    “你也要给跟我闹?”褚秀荣抽搐着脸,实际上心是放下了,何招娣那娘们抵着他砍人,他都快下不来台了!

    要是混战群殴,还真有可能双方红眼拼命,出现伤亡的事情!

    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不傻!

    他怎么可能真为了出气而杀人!

    要是不砍吧?

    就是丢人没胆量!

    他褚老大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你不认识吧?”陈胖子搂着褚秀荣的肩膀,指着李和低声道,“这是李隆他亲哥,散了吧,闹起来都不好看,反正你也出气了,再放不开就多没意思。要是给点面子,大家以后还能见面?!?br />
    “哦,是你啊,我听过你,听说混的不错?!瘪倚闳倏醋爬詈?,心下也明白,哪怕是面对刘老四和陈胖子等人他都讨不了好,何况还是李和家兄弟俩。

    “混的也就一般,来一根?!崩詈筒缓枚嗖遄?,只是丢上一根烟,旁边又散了一圈。

    何老西见褚秀荣接了烟,也晓得这事能缓和,因此就问道,“褚家老大,这本来就是小两口闹矛盾,谁家没个磕磕碰碰的?让他们自己解决,咱也不用过问。不过满军这孩子确实不对,你有什么要求尽管他,一定让他改,实在改不掉,你再找他算账?!?br />
    他相信经过这件事,何满军肯定会涨涨记性,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肆无忌惮。

    “磕磕碰碰?”褚秀荣反问道,“老西,你自己是四个闺女吧,你闺女将来要是让人给摁在墙上磕碰,你也不过问是吧?”

    何老西一时语结,何满军有时候打褚秀红确实过狠。别说是褚秀荣,就是他自己都看不下去。

    “哎,说杀了他也是不可能,你说怎么办吧?”

    褚秀荣道,“我妹妹就在家待着吧?!?br />
    “哎,好,秀红就在好好休息,我让满军在家好好醒醒脑子,到时候想清楚了,就去你们家道歉,接她回来?!焙卫衔魉煽谄?。

    褚秀荣点着烟后道,“接回来?老西,你想啥呢,这日子还能过?哪起哪了,他们就这了,以后啊,咱们两家再也没瓜葛?!?br />
    “???这?”何老西吓了一跳。

    “两口子在一起有一年了,都是过半截的人,离离合合,后面哪还有什么合适的?!焙挝S制旨?,这话不得不说话了,“生气归生气,可不能说这种气话?!?br />
    他儿子是什么熊玩意,他自己清楚,要是媳妇跑了,后面怎么可能还找得到?

    要是留个孙子他也认,关键是什么都没!

    “没气话!认真的话?!瘪倚闳倥员叩囊桓龈九?,“何维保,敢情不是你闺女你不心疼是吧?说的好听,你儿子改,改到现在还是这熊样。俺们家的丫头不愁嫁!”

    何满军老娘突然冲过来咆哮道,“俺家可是花了200块钱!加上酒席前前后有300呢!”

    这话说出来周围本来对她家有同情的人都变成了一脸的厌恶。

    人要脸树要皮,不讲理也得有个限度吧!

    何招娣都是闭着眼睛摇头苦笑,对于这种极品亲戚她也是一脸无奈。

    “你非要跟我家攀扯是吧?你就说你儿子抗揍不抗揍吧!”褚秀荣恼怒更甚,他可不会惯着。

    “哎呦,有王法没王法了!”何满军老娘哭的肝肠寸断。

    “满军,你别装死人了,你自己说个话吧?!焙握墟肥翟谑敲挥行那樵俪镀?,她把何满军拉起来,“说话?!?br />
    “我能怎么办啊?!焙温闶悄狭?。

    “那就这么办吧?!瘪壹业奶燃峋?,何维保是实在没有办法。

    “算你们识相?!瘪倚闳俜畔潞莼昂?,和刘老四等人随意扯几句,就带着褚家的要求一帮子人走了。

    围着的一大圈人都散了,一大早上,各家猪没喂,鹅和牛也没来得及放,只顾着瞧热闹了。

    何招娣长叹一口气,从屁股口袋摸出一叠钱,也没细数,在她老娘赵春芳不满的眼神中递给何满军,“自己去卫生院看看,别再瞎折腾?!?br />
    然后看了一眼李和,对着旁边的吴驼子道,“老叔,今天都别干活了?!?br />
    然后又回过头对陈胖子和李辉等人道,“中午都别走,咱们去桥头下馆子,我陪你们喝一点?!?br />
    虽然事情是何维保家出的,可人情是她欠下的,得她来还。

    没人客气,中午的时候,桥头的饭店一下子开了三桌,替何家出头的人不但蹭了一顿饭,每个人还落了两包普皖。

    连李和都没拉下,也没空着手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