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到上前必有路,实在不行还有回头路。

    发展物流,进入运输业,他的主要目的虽然是为了帮助就业和地方经济,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有利于他的产业布局,毕竟这是一个有着百万亿规模的产业,世界500强里面至少有10家是物流仓储企业。

    哪怕是进入电子商务时代,有人抱怨伤害了实体经济,冲击了传统产业,但是同为传统产业的物流却是越做越强,凡是电子商务销售的商品都要经过物流商之手,各行各业都离不开物流,可以说是物流为王的时代。

    进入四月份,春暖花开,兰世芳走了,丁世平却要过来,李和没让他来。

    他一大早赶了一个早集,虽然眼前大家的条件都普遍好了一点,但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生气,似乎是少了一点青春和张扬。

    不是人的精神头有问题,而是因为年轻人少了,壮劳力少了,按说以往的这个季节,在田地里应该有他们辛勤忙碌的身影才对,但是现在地里的大部分却是上了年龄的老人和一些留守的妇女。

    对于年轻人来说,春节一过,能出去的都出去了,他们要寻找外面的天地。

    镇上转悠一圈,却是不晓得要买啥,家里不缺吃不缺穿,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需要,之所以来上街,只是因为在家里呆的无聊了,

    “昨天下午用夹子夹的?!币桓雎粢盎醯目醋爬詈凸?,把灰色的野兔拎的老高,非要让李和瞧着清楚。

    “这么肥?!蓖米铀淙簧肆私?,但是依然精神的很,李和接过手里掂了掂重量,笑着道,“我要着了,多少钱?”

    “给个三块钱?!?br />
    “这只野鸡呢?”李和发现了地上还有一只在扑腾的野鸡。

    “这个是网罩的,一点伤没?!蹦腥税岩凹ι砩系拿?,给李和验看,“一起给个五块钱吧?!?br />
    “中,给你10块?!崩詈偷莞?,“不用找了,下次有好东西,直接送我家,可以吧?野鸡野鸭什么的,最好?!?br />
    “那没问题,你家在哪?”遇到这么爽气的人,男人没有理由拒绝,虽然是送货上门,可是无非是多跑路的事情,何况这样也解决了他的售卖问题,在这里一蹲蹲一个早上,还浪费时间。

    “桥往地下的李庄,李兆坤家?!?br />
    “哦,李二流子家!”男人脱口而出,不过看了看李和的神色,随即又面露尴尬,赶忙改口道,“李兆坤嘛,我晓得他,你是他家老大吧?出息的很,大家没有不说你的?!?br />
    “那麻烦你有的话,就给我送一送,不过只在这个月,下个月我可能就不在家了?!倍杂谔崂钫桌さ拿?,李和也是习惯性的,他家他兄弟俩的名声都抵不过一个李兆坤。

    毕竟李兆坤其二流子的混名已经在方圆十来里地传说了有小二十年以上,再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概是因为好事大多雷同,坏事却个性鲜明生动,根本堵不别人的嘴,他的故事别人想不知道都难。

    男人道,“一般天天手里都不会空,野鸡多,兔子也多,老鳖也有,你要不?”

    “我都要,只要有,天天送都行?!?br />
    李和在家呆的天天也不晓得吃啥好,正想着法子换口味。

    “那中,明天就能给你送?!蹦腥烁咝说睾?,“这个化肥袋给你,好提着?!?br />
    人家这么关照他,他不介意送个两毛钱的尿素袋。

    “那谢谢了?!?br />
    李和把野鸡和兔子都给塞进去。

    在集市上溜达一圈,买了几斤土豆和青萝卜,一股脑的都放进袋子里,甩在后背上。萝卜用袖子随意的擦了一下,走一路咔嚓一路,这萝卜嘎嘣脆,要不是怕闹心,他能一口气吃上两三个。

    回去路上,刚刚走到一半,就遇到了在前面的李志,他热情的接过李和的东西,帮着提了。

    “这路什么时候才能修好?连个拖拉机都开不出来?!?br />
    “应该快了吧?!?br />
    由李和捐资的由村里到公社的路正在修建,整一条路都是在施工,没有什么机械,从拌水泥到挖土,全部是靠人工,连压路都是四个人抬着夯子砸夯。

    眼前这一条四米宽的路,堆的都是水泥沙子,路面还有不少的坑,人车难行。

    回到家,先去了老奶那里,把野鸡和兔子都给了老奶,平常吃饭,他还是都在这里。

    老奶虽然责怪他乱花钱,但是还是笑呵呵的磨刀烧开水给收拾。

    他自己就先回家把自己的脏衣服给洗了,这些他能自己做的都会自己做,倒是不会麻烦老太太。

    桑老太拉着吴悠,打照面过,笑着道,“二和,你领子放那么多洗衣粉干嘛?!?br />
    “洗衣粉少了,搓不干净?!崩詈驮诩叶际谴蘸瞎?,平?;灰路磺?,衣领都是脏不拉几的。

    “你一边去吧?!鄙@咸撬?,见不得李和这么磨磨蹭蹭,她把李和赶到一边,自己帮着洗起衣服。

    “这多不好意思?!崩詈秃苁寝限?,只得在一旁帮着打水。

    他回屋拿了一点饼干给吴悠,小姑娘本来不想接,但是挨不过李和强行塞到手里,还是接了,脆生生的说了声谢谢。

    潘广才家门口有人在吵架,李和正要过去瞧瞧热闹,桑老太却道,“别去,丢人呢?!?br />
    “咋了?”李和好奇的问。

    “收电费的在和潘广才吵架呢,他家把电给改了?!?br />
    “我以为什么呢,早就知道了?!?br />
    不止潘广才偷电,整个村里不偷电的压根就没几家。

    就是李隆家的电都被他自己偷偷摸摸的的改了,只是李和觉得太丢人,之后又强行给纠正了。

    两毛多一度的电,省一根烟就出来了,对李隆来说根本没有必要。

    同时,不止他们家不会缺这点钱,潘广才这些人也不会缺,只是大家都有不占便宜会死的心理,不折腾点出来,心里都会不舒服。

    桑老太道,“灯泡15瓦,晚饭吃早点,一个月根本用不了多少呢?!?br />
    “那是?!?br />
    李和对于电费收费员抱以同情的心里,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只能望洋兴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