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崩詈偷愕阃?。

    潘广才和媳妇乐呵呵的围着自己家的大卡,高兴地眼睛眯缝着,嘴巴一直都没合拢过。

    李志叼着烟,对这两口子表示了不屑,作为不折腾的代表,他和那些坚持收鸭绒鹅绒、头发辫子,专注于防水堵漏、刮大白的人一样,吃苦卖命没问题,但是想让他们做有本钱的生意太难了!

    永远都是一个“稳”字当头!

    “收头发辫子,专收长头发,回收旧电器,换剪子,换盆。收啤酒瓶、辣酒瓶、拿来卖?!?br />
    瞬间感觉行业跨度大,但是对他们来说就是安稳!

    小本钱,大收益!

    想让他们冒一点风险简直是太难了!

    就是当初做股票做债券,都是建立在李隆和刘老四等人百分百肯定的基础上!

    但是像李辉这样搞卡车,并不是百分百没风险的事情,他曾经在路上就被人给整过,差点就回不来!

    对于求安稳的他们,就不愿意学。

    “死老鼠都逮不着,还想抓活的,做梦呢?!崩钪靖艘桓鲎匀衔锌系钠兰?。

    “什么是死的,什么是活的,谁能猜准?做了才知道。做了大概有机会,要是不做,肯定没机会?!崩詈投疾幌萌绾胃钪咎致畚侍?。

    “撑死胆大,饿死胆小?!崩钪疽膊幌氩道詈偷拿孀?,说话心不在焉。

    李庄集体买车事件在附近形成了轰动效应,挣钱是一方面,另一面来说,没有几个男人是不喜欢车的,有一辆大卡车,社会地位那是蹭蹭直上??!

    及至李隆带着黄炳新回来这一天,李家这门口一天到晚都不断人。

    对大部分人来说,想拿出这首付款太难了!

    李隆被借钱借的烦了,开始的兴奋劲是一点都没了,就这短短的七八天,他已经借出去十来万了!不能再借了,再借出去,段梅非天天和他干仗不可,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李和理解他兄弟的难处,所以就找到了刘传奇,以村里的名义借钱出去。

    “算是一个基金吧,基金你不懂?那我就简单说吧,就是我出钱,你放钱,利息不用太高,只要不超过五分就行,得来的收益用在咱们村小学里面,你看这样行不行?”

    “这样太行了!”刘传奇眼前一亮,笑着道,“钱生钱,快的很,实际上学校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钱,你给的钱还剩下不少呢。只要一回本,你的本金我就给你,剩下的利息还能继续生利息?!?br />
    “你和老希自己琢磨?!北窘鹨灰詈投嘉匏?,他笑着道,“只有一点,这钱放出去,恐怕是不好收吧!”

    刘传奇眼睛一瞪,“谁敢少钱?我干了三十年的大队干部,没人敢赖账!要不然我扒了他的皮!”

    李庄执政三十来年,他有这个自信!

    但是他的权威不止于李庄,附近方圆几里地,没有不晓得他刘传奇的!

    李和解释道,“就怕遇到赖账的,混人可多得很,还有不少脑筋不清不楚的?!?br />
    刘传奇道,“不能,都是附近人,祖宗八代的底子谁不比谁清楚?真是癞子,想拿钱也没门?!?br />
    “首笔给你一百万吧?!崩詈拖肓讼氲?,“放款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他必须有驾照,没驾照的,千万不要放?!?br />
    至于人家学驾照的五六百块钱从哪里来,他就管不着了。

    “这太多了,你给学校的钱还有十来万,你再给十万,凑个二十万整,这就能抟的开了?!绷醮娑杂诶詈偷拇蠓匠潭仍缇吐槟玖?。

    “我马上就要出门,后面可就管不上了,先给你一百万,多多少少就这了?!?br />
    李和就这么定了。

    黄炳新待在李家的这几天,浑身都起包了,甚至还有点过敏的症状,脸上的疙瘩都是一块一块的,简直是欲哭无泪。

    “怎么就这么多跳蚤!”

    “我倒是没觉得?!崩詈腿⌒Φ?,“你这浑身肉新鲜,蚊子跳蚤什么的最喜欢了?!?br />
    “李先生,你还有什么嘱咐没有?!被票乱惶於即舨幌氯チ?,不光是跳蚤多,头虱都是乱飞,他想洗个澡洗个头,可是这开春的季节,温度也不高啊,别说洗澡,就是连洗头的勇气都没有。

    李和倒是理解,也不难为他,笑着道,“跟东风厂再商量商量,这个价格还是有点偏高,要压下来,按照目前这个趋势,咱们一年要消化他一万多辆卡车,占他一年销量的10%,要是还这个价格,说明他们根本没把咱们放心上,还有,跟仰勇说一声,咱们的载重卡车也要早日提上日程?!?br />
    “这个是自然?!被票虏簧?,这些都不需要李和交代,“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是想着要大卡,从经济和成本的考虑,买小卡的人也多?!?br />
    “那我就没什么说得了?!崩詈妥肺世际婪?,“你呢,怎么搞,还是要在这里留一阶段?!?br />
    “你上次说的什么建立客服投诉系统,我跟潘松说了,正在研究,这边我再观察一阶段再回去?!?br />
    兰世芳和黄炳新不一样,他待在这里就觉得是享受,吃的好喝的好,空气又好,和回自己老家没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媳妇和孩子。

    “对,不但银行要建征信系统,你们物流公司也要建征信系统,那种吃拿卡要的司机坚决不留?!崩詈退档恼抖そ靥?,“你们和这些司机建立业务对接,派活给他们,他们做的好自然要有奖励,但是要是在客户身上不规矩,玩江湖,就得惩罚,所以投诉机制就非常的重要?!?br />
    不规矩的司机太多了,吃拿卡要不说,偷蒙拐骗也是家常便饭,客户经常被坑的不要不要的。

    兰世芳道,“我们能派的活也有限,毕竟自己那么多车子呢?!?br />
    李和摇摇头,“你们统共也就一万多辆,能覆盖全国?不能吧,我觉得将来你们最重要的就是发挥平台作用,全国要一盘棋?!?br />
    “这个....”兰世芳想不到李和的野心这么大。

    “就这些吧?!?br />
    李和也想不出什么重要的头绪,只能是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