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把炉子上水烧开,喜滋滋的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在暖烘烘的太阳底下,靠在门口的墙上,盯着两只公鸡斗架。

    只为争吃一条蚯蚓,两只公鸡炸毛蓄势待发,然后跳跃扑腾,非要拼死拼活。

    正等着两只公鸡分出胜负,却突然听着了一阵阵急促的喇叭声,他抬头一看,发现五六辆大卡车进了庄子,不少人也看到了,一窝蜂的跟着瞎热闹。

    两只公鸡被吓跑了。

    六辆清一色的东方大卡在潘广才家麦场停不下,连李和家门口都停上了。

    “潘广才?你买新车了?”冬梅婶看到潘广才从车上下来,把车帮子拍的砰砰响,倒是不见羡慕的神情,而是想奚落两句对方瞎折腾。

    “你家学兵也买了,在那呢?!迸斯悴胖缸哦阍诔瞪砗笾桓衣陡瞿源难钛П?,然后心疼的摸摸冬梅婶拍过的地方,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拍坏,可是也就怕个万一??!

    掉个漆都不算新车!

    “小王八蛋!你怎么敢借钱买这么个玩意哦!”冬梅婶子气急之下拿着竹竿打杨学兵,杨学兵一看老娘真下狠手打了,只能无奈跑了。

    “六万块??!你把俺卖了!看值不值六万块??!你爹非敲断你腿哦!”冬梅婶追的死死的!在她看来,儿子这是捅下来了天大的窟窿!

    她们家尽管在村里开了个小代销店,条件算是不错的,可是也只是对比李庄的人家算不错,一天好歹有个两块三块钱的收入!

    可是一对比这六万块钱,简直是痛的让人没法呼吸!

    这么个败家玩意儿怎么可以借那么多钱去买一辆大卡车回来!

    冬梅媳妇就抱着孩子在一边哭,这日子可怎么过哦!

    桑永阳兄弟俩也加入到了贷款买卡车的行列,尽管桑老太气的乱跺脚,可是也不能像冬梅婶那样追着打,两个儿子都是三十来岁,早就分家各自过,独门立户了,她想插手都没机会!

    但是许多人都是当做笑话看的,只要是会算账的,都知道这笔生意是划算的!

    只要有一辆大卡车,就不怕找不到活,许多人为了找拉货的车还要跑到县或者市里的运输队开后门托关系,特别是沿海地区,更是一车难求,所以跑运输,绝对是一门好生意,只要干得好,轻轻松松的就能回本。

    哪怕早先年买拖拉机的,给人拉砖、拉砂石,现在都是不少赚,何况是大卡车。

    “你们啊头发长见识短,要是能亏本,你们尽管来找我,我说的,我负责,说一年能挣回车钱是有点夸张,可是绝对差不离多少了?!崩罨宰魑钭谝桓雎虼罂ǖ娜?,亲自出来以自己的例子现身说法。

    “你说的容易!”冬梅婶第一个不同意,“学兵哪能跟你比啊,你多会盘算啊,鬼精的跟猴似得,出门不捡钱就算丢钱!学兵傻不拉几的,就一点能耐,被人卖了能帮着人把钱数清楚!”

    “老婶,夸人损人呢?”好心当驴肝肺,李辉不高兴,“有这么说话的嘛?!?br />
    “说什么呢!”杨学兵都感觉这个亲娘是假的!“我有你说的那么笨吗!”

    哪有当着人面前这么埋汰自己儿子的!

    “都嚷嚷着啥子,听二和怎么说?!绷醮婵吹阶约旱哪歉霾徽那钤阍愕呐鲆部艘涣净乩?,眉头到现在都没伸展开。

    李和直接问道,“不是,你们都没驾照吧?”

    李庄加上他,李辉,陈胖子,招娣,还有李隆和刘老四,满打满算,有驾照的不会有第七个,既然都没驾照,怎么就敢这么大大咧咧的把车给开回来?

    李辉笑着道,“有啊,都有,没驾照怎么能上路,开玩笑嘛?!?br />
    杨学兵也道,“我们车没来之前就拿着了驾照?!?br />
    李和问,“你们这是怎么拿到的?哪家驾校能这么快给驾照?驾校你家开的啊?!?br />
    从这项买车贷款政策出台,再到他去荷兰这期间,怎么算也就顶多20天,这些人怎么可能拿得到驾照!

    潘广才笑着道,“俺家是没开驾校,不过你家开了驾校不是一样的嘛?!?br />
    “嗯?”李和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但是一想,自己家还真有驾校,“老三场地都没建好,怎么能给你们发驾照?”

    李辉道,“驾校资质都下来了,虽然还不能做培训,可是上上下下都是熟人,拿个驾照还不简单?!?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驾照是小,关键开车的水平怎么样?技术不好,可是害人害己?!?br />
    他都不晓得如何和他们说道理了。

    李辉道,“技术你不用担心,都是我带着的,掌了半个多月的方向盘,都会,你看从市里到回来这截路,大家不都开着回来了嘛,没事的,稳当的很?!?br />
    “再带他们练一练,就这水平千万别轻易上路?!崩詈鸵∫⊥?,对他们这帮子人还不放心,“就在你家门口再练练,出了事都不是闹着玩的?!?br />
    “听你的?!崩罨孕ψ诺?,“你放心吧,我自己开了这么多年车,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当儿戏,一定能上路了,才带他们出去接活?!?br />
    “二和,你觉得这个能搞?”李和一直不接茬,刘传奇有点着急。

    他那毛脚女婿,优点光是在长相上,人模人样,可是正儿八经的讨生活的本事是一点儿没有!窝囊的很呢!

    他至今都在埋怨闺女当年得多眼瞎!

    找了这么个空皮囊!

    至今,那外孙还是他给养着的!

    他儿子当兵多年,已经提干,是不可能回乡的了,如今身边只有一个闺女,他自然要多巴望着一点!

    贴给闺女,他认了!

    可是如今女婿不声不响的给整个大家伙回来,连个商量都没有!

    他嘴上倒是没说什么,可是这心里比谁都毛躁!

    这不但从银行贷了款,就是那首付款还是从李隆和刘老四等人那里转借的!

    等于自己手里一毛钱没有!

    要是玩砸了,这日子简直就没法过了!

    李和笑着道,“不拼一拼怎么知道行不行?人不能认命,一认命就玩完了?!?br />
    “哦呦喂,别说这大道理,你们家大门大户,经得起折腾,俺们这小门小户要是砸手里了,这死都死不了?!倍飞粝衷诨畎怂拥男乃级加?。

    李和正色道,“现在开车的可不是一家两家,李辉我就不说了,人家招娣可是一辆接着一辆的买,还是个女孩子呢?!?br />
    “得,听你的,那就试试?!绷醮孢泼鑫读?,大老爷们不能连个娘们都不如吧!

    李和为了给大家点信心,倒是没怎么泼冷水。

    心说,中国队踢皇马,上场都是11个人,你觉得差距有多大?

    实际上,人跟人的差距还真大!

    能跟招娣这个娘们比的男人,还真没几个!

    不过,他对运输这个行业确实是非??春?,虽然有风险,困难也多,但是从长远来说,是绝对不会差的,而且这也是符合本地实际的最好产业发展方向了!

    再说,他也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路子能带领大家一起发家致富了!

    人散完,麦场里只有潘广才一辆车,他媳妇翻箱倒柜找了个红布,剪了布条,前后镜,车厢都给系上了,比打扮闺女还仔细。

    李和问潘广才,“你不能也贷款了吧?”

    潘广才前些年跟着李隆和刘老四等人搞债券,搞股票,手里少数也有几十万,根本没必要贷款买车。

    “那当然?!迸斯悴磐伦糯笱倘?,露着板牙嘿嘿笑道,“利息这么便宜,我当然要用?!?br />
    “你倒是想得开?!?br />
    潘广才倒是让李和高看了一眼。这年头,对大部分手里有闲钱的人而言,很少有人愿意去贷款,特别是闲钱还多的情况下。

    潘广才道,“我买股票多好,虽然去年亏了一点,但是今年大涨,我要是卖了多可惜,不如找贷款呢?!?br />
    “你还在炒股?”李和吓了一跳,李隆和杨学文等人早就让他给断了,禁止他们再去炒股,手里有点钱,就安安稳稳过日子最好。

    潘广才道,“你放心吧,我自己心里有数,从来不贪心,我自己还在看书研究呢,什么股能买,什么不能买,有点心得的?!?br />
    “记住了,千万别把家底都搭上,有十万,也只能投三万?!闭饧苁?,李和是怎么说都没用了,只能多提点一下。

    “放心,放心,我好歹是上过初中的人,字识得比他们多?!迸斯悴判判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