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从大门的横梁上找到钥匙,把门打开后,发现李阔还跟着,就更没耐心了,“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欠揍的熊玩意?!?br />
    他越想心里越来气。

    当初为了给李阔弄一个一中的名额,他可是昧着良心的。

    小地方的缺点是,很少有除了高考以外的其他机会,什么保送啊,什么推荐啊,还有竞赛啊,统统没有!

    所以对农村的孩子来说,能上一所好高中很不容易!

    李阔得了这个原本不配得到的入学名额,有可能是挤占了别的孩子的名额得到的!

    李和一想到毁了别人,成全了自己的弟弟,他就心里不好受!

    就是当初李燕这么个争气上进的丫头,他都没这么做过!甚至老五,他都给特意送到香港的!就是怕挤占别人的机会!

    结果,他好不容易硬着头皮帮着李阔干了这么一次龌蹉事,李阔还不知道珍惜,他当然有理由生气!

    “哥,你较个什么劲啊?!崩罾约阂膊恢览詈痛幽睦锢吹恼饷创蟮钠⑵?。

    “不明白?你说你上个学容易吗?为什么不好好念书?天天吊儿郎当的的?”

    这也就是他弟弟,他才肯说这么多。当初小威这些熊孩子,想跟他干活,他是肯给机会,可是他不怎么管他们死活,从来不怎么说道理,也不问他们前途,自己是老板,他们是员工,感情的因素总归不是那么明显。

    李阔委屈的道,“你看我是读书的料,在里面就是受罪,真的,不念书我还可以干其它的嘛?!?br />
    “这不是智商问题,是你的态度问题!”

    人确实有智商的高低之分,他李老二的智商也不高,但是全凭一股韧劲!

    只要不是梦想着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只用来取得一般的成绩,普通人的脑子也就够用了!最怕的就是不求上进,不努力!

    做不好,所以认为不合适,其实只是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如果眼前的事情不适合自己,其他的也不一定适合。

    “对,我性格也不合适念书?!崩罾侠鲜凳档氐某腥?,“哥,东边不亮西边亮,你不能让我在一棵树上吊死吧?!?br />
    “一边玩去,爱到哪里亮就去哪里亮,只要是石头,到哪里都不会发光的?!崩詈妥魇埔孛?。

    “我还没说完呢?!崩罾永詈透觳驳紫伦杲宋?,“为什么???你不能这么打击人?!?br />
    “多照照镜子,很多事情你就明白原因了。有些人糊涂一辈子,就是从社会的四流挤入到三流?!崩詈筒辉俟芩?,把炉子拎出来,开始生火,准备烧水,家里这么长时间没回来,都是冷锅冷灶。

    用火钳清理干净炉子里面的膛灰,点引麦秸放入炉膛,加了几根小块的木柴,等已成燎原之势,垫上了煤块,就不再管了,只等着煤烧红就可以了。

    “也太埋汰人了?!崩罾焕詈痛蚧鞯挠械姆⒛?。

    李和拿起扫把,又把屋里屋外清扫一遍,成心就不想搭理他。

    “二哥,你什么时候走???”李阔自顾说自己的,没有一点被冷落的觉悟,“我跟你一起去吧?!?br />
    “带你去累赘?”李和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他连李隆都不愿意带,何况是李阔,“少起这种破心思,在家里你爱怎么玩怎么玩,才没有人管你?!?br />
    亲兄弟也好,堂兄弟也好,要是没有金刚钻,他就不会给瓷器活。

    跟他和外人相处,完全是两个概念,他可以让外人发财,只要外人跟替他冲锋陷阵,要是出点事情,他顶多就是感慨,愧疚,达不到伤心的级别,只因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他绝对舍不得让自己亲戚兄弟干什么担风险的事情,窝在老家做土霸主是再好不过,他可以少操很多心。

    安稳,对他来说就是第一位的。

    李阔急忙分辨道,“不是,我去找我姐,我跟我姐就行?!?br />
    “你姐就容易了?别去碍事?!泵嚎橐丫⒑?,李和把捡了两块完整的煤渣放在最底下,然后茶炊灌满水放到炉子上,“行了,没事就回去,少在这里烦我?!?br />
    他不可能带着李阔去找李燕的。

    “太不仗义了?!崩罾急г?。

    “我真抽你,你信不信?”李和板着脸作势要揍他。

    “行,你老大,我惹不起躲得起?!崩罾抢拍源吡?。

    “小王八犊子,别好心当驴肝肺?!崩詈驼獯斡械隳?,“我这么跟你说,下午就最好乖乖的给我回学校,要不然我有你好看,你也别嫌弃说的难听,你要是没点文化,你出去瞎混,肯定连条狗都不如?!?br />
    “我都说了,我不想读书?!崩罾灿械悴桓咝?。

    “你想飞,还是想成仙的怎么的?你说,我成全你!”

    “为难人??!”

    李阔看到他的态度,也有点怵,一旦李老二板起脸,他们这兄弟几个少有不怕的。

    “我这么跟你说,不想读书行啊,那就老老实实地在庄里给我待着?!崩詈屠渖?,“安安稳稳的种着几亩地,别说跟着我走,就是敢去镇上溜达,我都揍你?!?br />
    “嘿嘿,你下不来那个手?!闭獾憷罾孕?。

    李和道,“我是下不来那个手,自然有人下手,你放心,我下午就跟镇上的小流氓小混混交代好,看你一次揍你一次?!?br />
    “??!不能这样的!你这存心的毁我??!”李阔相信他李老二干得出来!

    想当年李隆在某个阶段喜欢打牌赌钱,一下子三千五千的不眨眼,李老二气愤异常,亲兄弟舍不得揍,只能放出话,谁能揍敢带着李隆打牌的人,就当场给1000现金。

    那场面是相当的火爆。

    一时间,李隆想找个牌友都难,没人敢??!

    李阔都能猜想到,只要李老二按照当年的手段再用一遍,想揍他的人肯定排着队,甚至肯定当做职业,天天猫在洪河桥的桥头等着他,就他这小身板,人家要削他,简直跟玩似的,那钱也跟白捡没区别!

    李和抬起手腕看看手表,“现在是一点钟,我不想再看见你!立刻滚回学校,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br />
    “哥!”李阔要哭了!

    这简直是霸权主义??!

    就算有钱有势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得,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很多人肯定想赚这个钱?!崩詈湍闷鹱雷由系牡缁?。

    “哎,听你的!”李阔只能认熊。

    “还有,别以为回学校就算了,年底我看你学习成绩,不求你考的怎么样,可是你要是敢垫底,你试试!”

    李阔灰溜溜的回家收拾书包和衣服。

    “又想去哪里窜?”李兆辉看见儿子也是非常的不高兴,儿子让他很失望。

    李阔把书包背在背上,无精打采的道,“回学校上课?!?br />
    “什么?”李兆辉以为自己听错了。

    “儿子要回学校上课,你耳聋了??!”老娘倒是欣喜异常,“我就说嘛,阔子想通了就行?!?br />
    “行了,我走了?!崩罾爬钫谆陨斐鍪?。

    “又干嘛!”李兆辉眉头紧皱。

    “我坐车,在学校吃饭不要钱啊?!崩罾睦锓吃?,不好意思提被李和威胁了的事情。

    “来,装着?!崩夏锎笃?,一下子给塞了好几百块钱,“别省钱,不够用打电话回来,让你爸给你送?!?br />
    李阔把钱装好,就这么去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