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放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丢不起人,都是算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人际关系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要是自己家的老太太送给别人家养,简直就是落人闲话,虽然这个所谓的别人是有血缘关系的大哥,可是他们依然不能接受。

    老太太倒是想去,可是身不由己,总得顾忌着儿女的意思。

    李福成更为难,他也是儿子,一辈子没有尽过孝,眼前陡然要搞东搞西,陈宝国等人也定然不能答应。

    “要不以后每年都带你过来?或者半年一次也行?!崩詈吞岢隽艘桓稣壑蟹桨?,带老太太走是不可能,留李福成在这里是更不能。

    从他李家这边来岁,哪怕李兆坤兄弟几个再混蛋,最是要脸面的,何况现在混的都有点身份,他要是敢自作主张的让李福成在这里安家,能把他给骂死。

    再说,他家老奶才是一口吐沫一个钉的掌门人,她不说话,怎么都不好办。

    “哎,她还能熬多大会啊,这么大年龄了?!崩詈吞岢龅囊饧?,并没有让李福成高兴起来,即使是一年来一趟或者来两趟,这辈子能见面的次数也是有限了。

    还能见年迈的老娘多少面,一想到这里就像是一根针插进他的胸口,不是堵,是疼,扎心的疼。

    李和把大壮刚刚帮着取的五万块钱拿给李福成,安慰道,“要不再留一点在这里,也是咱们的心意?!?br />
    “总拿你的不好?!痹偌绦美詈偷那罡3捎械悴辉敢?,总沾大孙子的便宜,让他心里有点不得劲。说白了就是作为长辈,不好意思总拿下人的钱。

    李和无奈的道,“跟你说多少次了,咱家最不差的就是钱,拿着,如果不够,等会再去取?!?br />
    “哎?!崩罡3苫故墙恿?。

    李和笑着道,“这就对了?!?br />
    这五万块钱这次李福成没有给陈宝国,他放到了老太太的手里,“阿娘,没什么孝敬,俺们明天走,这钱放你这里,你想吃什么,用什么,让宝国和建设给你买?!?br />
    “明天走???”老太太意识到没法跟着去,心里有点失落,“这钱啊,不要,你不容易,你拿着,你弟弟和你妹妹不会少我吃的,喝的,穿的,都有着呢?!?br />
    她坚持不拿这钱。

    但是旁边的陈宝国和孙建设等人却是震惊的很,他们不理解这李家到底有多富裕,这前面才给过三万,怎么还给五万呢?

    好像这钱跟大水淌来似得,来的容易,花的也容易。

    “妈,这是孝敬你的,你也别客气了?!彼锝ǚ铱蠢咸涣车募岫?,害怕这钱真的飞了。

    老太太对孙建芬道,“你大哥啊,成家立业我是一个没帮得上,就是小的那会都没照顾到,他一个人自己拉扯自己,想想都苦,哪里再能要他钱?虽然也让你们受了点苦,可好歹不至于像你大哥一样孤苦伶仃的一个,头痛发热的,连个伴都没有。如今啊,我也就想你们福,沾你们光,你大哥这边我就算了?!?br />
    “俺不苦,不苦?!鄙钣卸嘈乃?,只有李福成自己清楚,他老娘改嫁后,他跟着自己奶奶,可是奶奶也没上几年,他也就无依无靠,彻底一个人飘零人世间。

    一个人面对的是自然的,无法克制的恐惧。

    之后他遇到了逃难的驼子,他这个总是遭人嘲笑的罗圈腿和一个驼子倒是绝配的搭档,五十笑百步,彼此彼此...

    从此在那破旧的茅草屋里,他不再恐惧黑夜。

    李和在旁边听得同样不好受。

    “不能要,拿回去?!崩咸⑽⒉恼酒鹕矸且亚厝?。

    李福成道,“你要是不拿着,明年俺就不来了,跟你说,俺们不缺钱,老家过得好着呢,明年带你大媳妇来一起看看你?!?br />
    “可这也太多了???”老太太的态度有点松动,他们这一大家子加在一起都凑不到五万块钱,老太太的心里跟明镜似得。

    “不多,不多?!崩罡3筛咝说氐?,“你重孙有本事着呢,不差钱?!?br />
    这句话说完,陈宝国等人为之侧目。

    不差钱?

    虽然是李福成为了安慰老太太的无心之语。

    可这话也说的太嚣张了。

    他们猜不透李和的真正身份,可是出于面子,他们更是不愿意问,而李和也不愿意多说,所以李和到底是做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就是未解之谜。

    第二天一早,李和等人没有在这里再多有停留,同着大壮、李辉以及一车的生猪往老家赶。

    路过县里,本来想在李隆那里蹭一顿中饭的,可谁知李福成回家心切,连片刻都不愿意多待。

    “你奶一个人在家,都不晓得啥样呢?!?br />
    “那就回去?!崩詈托南?,在开封的时候也没见你想起老奶???

    好嘛,临到家门口才开始想。

    回到家,发现老太太中午只对付了一口咸菜,李福成可得瑟起来了,“俺不在家,你连口饭都吃不上了?”

    “中午吃了没有?”老太太对李福成视而不见,只对着李和问。

    李和饿的前心贴后背,自己先掀开锅盖,找了个馒头,里面夹了咸菜,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的道,“看我这样子就知道了。本来想在老三那里吃的,爷想紧着回来?!?br />
    “这老东西越来越作死?!崩夏潭宰爬罡3陕盥钸诌值目几詈统床巳确?。

    李福成却是不急着吃饭,先把猪圈给清理了,然后又把鸡笼鸭舍的粪给清理干净。

    李和吃好饭要帮着搭把手,被他给拒绝了,李和没事做,就自己先回家了。

    “哥,回来了?”李阔看到李和就笑嘻嘻的过来。

    “不上学?在这干嘛呢?”李和打掉他递过来的烟,“才多大,就开始抽烟了?还是欠你老子揍?!?br />
    “你自己不也抽?!崩罾坏煤昧?,明显不服气。

    “你才多大?我多大了?”李和没好气的拍了下他脑袋,“说,怎么不去念书?”

    “我跟我爸说好了,就是不念了?!崩罾鹤拍源?,意思很明显,我老子都管不着我,你也别来管我。

    “那就离我远点?!崩詈推淮蛞淮?,转身就走。

    “不是,哥,跟你商量个事?!崩罾飞先?。

    李和一脚踹过去,指着他道,“没听清我话是吧!我让你离我远点!你能耐,自己混自己的去!”

    李阔上县一中,是他帮着托关系搭钱给弄进去的,结果现在轻飘飘一句不读了,自然让他不高兴,甚至还嫌弃他多管闲事,他自然不能惯着。

    “我是你弟弟不,你这样对我?!?br />
    李阔轻飘飘的躲过李和这一脚,仍然死皮赖脸的跟着李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