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我观察,他是挺不错的,毕竟在社会闯荡多年?!被票旅Σ坏牡?,“听说拍了几部电影挺火的,赚来不少钱,不过还是不如他在澳门的贵宾厅赚钱?!?br />
    喇叭全赚钱了是真的,发展的挺好,要是没有下一句,听着就是夸赞和捧场,可是后面那一句一出来,就完全变了味道。

    喇叭全有能力是不假,挣钱也不假,可是光顾着给自己挣钱了,你看看喇叭全这家伙多自私,赌厅挣的钱是进自己口袋的,而且还是豁出命的架势,但是影视公司的产业和赌厅一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就完全说明喇叭全在不务正业,完全没有把李和的事情放在心上。

    不着痕迹的就给喇叭全喇叭全上了眼药水,看到李和的眉头直皱,他的内心是喜悦的。

    “郭小姐是不是已经帮着东方影业把TVb收购过来了?”李和记得是有这么一出,但是又不是太确定。

    “是的?!崩詈屯蝗惶嵴庖徊缌罨票虏唤?,“是我陪着郭小姐去谈的?!?br />
    “告诉胡先,我将收购星岛集团?!被票乱寤?,李和朝他摆手,“听我说完,我将用现金和TVB一部分股权做置换星岛集团的股份,你告诉她,他自然分得清TVb的重量,强强联合,星岛集团就没有没落的道理。至于多少现金,多少比例,你看你们怎么谈。而且他如果真的想在地产界混,他也没有必要拒绝远大集团、远大投资集团、金鹿集团、富华集团的善意?!?br />
    他现在没有功夫整理媒体影视产业,但是不代表他不重视这个产业,电视和报纸尽管都是传统产业,可李和重视的是他们的影响力,而不是其盈利能力,他需要有引导舆论的手段。

    “这是....”黄炳新跟不上李和的脑子,刚刚还慈眉善目,对人家一脸钦佩,怎么转眼就威胁上了?

    什么人嘛这是!

    还善意?

    善意你个大爷!

    人家要是真敢拒绝,等于得罪了远大和金鹿,以及富华,以他们在地产界的格局,一玩一个死??!

    星岛集团在地产界简直就没法混了。

    “而且收购之后,对外还是可以继续宣称这是属于胡家的产业,他将继续出任星岛集团的董事长?!?br />
    “这不是太好吧?”

    “那交给喇叭全?”李和反问。

    “胡先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只是其家族的掣肘过多,如果我们插入其中,给予其支持,我相信以她的能力,经营星岛集团不成问题?!?br />
    黄炳新不是傻子,相对于喇叭全,他觉得胡先靠谱多了。

    李和点点头,“那就这么办吧,回去就办,我想她该没理由拒绝?!?br />
    他记得胡家最后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把位于新加坡的祖产虎豹别墅出售给了李超人。

    所以他认为他此时切入的时机倒是还算不错。

    又同黄炳新随意聊聊几句,就把她撵走了。

    爷孙俩在这里耽误了两天之后,老太太终于出院了,办好出院手续,李福成要把老太太给背着,老太太也没有拒绝,乐呵呵的搂着他的脖子,压在他的后背上,一脸幸福状。

    所有人都吓坏了,李福成的腿脚不好不说,毕竟年龄在那挂着呢。

    李和也是吓得不轻,陈宝国兄弟俩在后面扶着,他就在前面倒退走,万一李福成体力不支,他还能给挡着。

    “让开,让开?!崩罡3煞炊悠詈桶?,背个老太太至于这么不中用嘛,不容别人怀疑他的能力。

    “慢着点?!崩詈湍睦锔胰每?。

    不过好在老太太瘦,李福成没病没灾,常年做农活,也不差体力,一路相当的稳当。

    到了楼底下之后,老太太大概是心疼儿子,道,“福成,俺也下来走走,太阳好,晒晒,你放我下来。?!?br />
    “哎?!崩罡3捎中⌒囊硪淼亩紫律碜?,让老太太下了地。

    大壮的车径直停在门口,陈明静的车挤不过来,对着大壮牙痒痒,气的乱跺脚。

    李和上前拉开车门,老太太在李福成的搀扶下上了车,然后他待李福成坐好,正准备开车,陈宝国却也坐在了上面。

    陈宝国道,“我指路?!?br />
    “行?!崩詈臀任鹊某底悠鸩?,跟吉普几乎同时出门,可是没几分钟就远远的甩开了。

    到了陈家,这一次陈宝国没给李福成几乎,一下车,就径直把老太太给抱下来了。他身形高大,腰板挺直,李和从轮廓看,发现倒是有点李福成的影子,唯一的区别就是李福成的腰有点驼,脚有点罗圈。

    回到屋里,李和突然发现陈宝国少了一根手指,倒是眯着眼睛看了一会。

    “我大伯是上过越南战场的?!崩洳坏贸鱿衷诶詈蜕肀叩乃锍と绺詈徒饣?,“这是弹片炸的?!?br />
    “多少年了,还有什么提的?!碧崞鸸?,原本一脸严肃,生人勿近的陈宝国却多了一份沉重,“相对于死在战场上永远回不来的人,少根手指头算的了什么?!?br />
    “那倒是失敬?!崩詈屯蝗簧倭撕芏嘀暗哪枪傻执デ樾?。每个敢以死报国的人,都是值得人去尊重的。

    只是刚有点好感,看到横眉冷对的陈明静,立马心头火就上来了。

    老太太要亲自下厨,自然被一帮子人给拦下来,令李和大感意外的是下厨的却是陈宝国和孙建设哥俩,其它的女人聊天的聊天,打毛线的打毛线,其它的都是嗑瓜子看电视。

    接近吃饭的时候,李和想了想还是出去买了一箱好酒。

    陈宝国笑着道,“多此一举,我家最不差的就是酒?!?br />
    “那想办法多喝,一定给你喝完?!崩詈偷故蔷醯枚苑揭裁挥兴胂笾械哪敲床豢山哟?。

    李福成也要高兴的跟着多喝,李和却没给他机会,二两酒喝完,却是不准他再喝了。

    随着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好,爷孙俩的去留也要做个决定。

    李福成舍不得走,老太太更是舍不得。

    李福成提议带着老太太回皖北,遭到了陈家和孙家的一致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