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纷纷猜测这位李总是什么来头!

    但是更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李和对着黄炳新伸过来的手也是视而不见。

    “你来干嘛?”

    却是一脸嫌弃的态度。

    李和觉得他来这里有点过于添乱了。

    “李先生?!被票碌氖洲限蔚牟恢?,不过还是无所谓的笑着道,“听说你曾祖母生病,感同身受,理当问候?!?br />
    “后面再说?!崩詈统鲇诿孀拥目悸?,还是象征性的和他握了下手。

    “这位是李总是吧?”这个时候从黄炳新身后出来一位中年人,他朝着李和伸出手,笑着道,“久仰久仰?!?br />
    “谢谢?!崩詈筒蝗鲜?,至于久仰什么的,都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善意的谎言,装着早就很熟悉的样子。

    当然只有混到一定水平了,才有久仰久仰的机会,不然不大有机会当面久仰。

    黄炳新介绍道,“这位是市里的苏书记,我们昨天到达这里以后受到了苏书记的热情招待?!?br />
    “黄先生能够到我市投资考察,是我们的荣幸?!彼帐榧撬低?,全场的一片赞扬和附和声。

    投资?

    考察?

    什么时候多的这个项目?

    李和自己都搞不明白,只是随便,他懒得管这些。

    “互惠互利是我们通商金融集团一向的原则?!彼灯鹂栈?,黄炳新也是不遑多让。

    苏书记笑着道,“想不到李总和陈师长家居然是亲戚,陈师长你可是瞒的我们够辛苦哦?!?br />
    他摸不清李和到底是什么底子,但是场面话要说,因为他对看得出这行香港人对李和的态度。

    而他的态度,也影响了陈宝国和周围的一帮人,虽然同样搞不清李和是什么人,但是从苏书记的态度就可以想到李和一定是非同一般的人物!

    “谈不上,谈不上,不值一提?!背卤Φ囊涣侈限?,苏书记的话里说的半真半假,难道他这个亲戚真的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难道是因为自己跟不上世界形势,孤陋寡闻了?

    寒暄了几句,苏书记以不打扰老太太休息为借口,离开了医院。

    李和也随意敷衍了一会,准备先把他们撵走再说,至于晚上的所谓招待宴会,他是肯定不愿意去的。

    至于大壮和李辉等人要跟着沾光凑热闹,回去好有吹牛逼的资本,他也就打发他们去了,交代黄炳新照应好一点。

    最后身边只留下了赵祖年一个人,李和笑着道,“你不跟着去看看?毕竟你在本地做生意?!?br />
    赵祖年无所谓的摇摇头,“宴会就在我们酒店?!?br />
    “我说呢?!崩詈鸵裁欢啻蟮木?,毕竟四海是这里最好的酒店了,突然没好气的问道,“黄炳新来这里你不拦着点?闹这么个笑话?!?br />
    “我跟他不熟?!闭宰婺昊氐睦硭比?。

    “忙你的去吧?!?br />
    “李老板,寿老哥让我跟你多学习学习?!蹦苷庋坪羰偕降?,只有赵祖年一个人。

    李和点着烟,不在意的道,“跟我学习什么?做餐饮我不如你,你这样挺好的?!?br />
    他当然知道寿山的那点算盘,无非就是那点小心思。

    寿山正在给周萍选顾命大臣,就是在他死后,周萍能有个依托,想着建立一个紧密团结在以周萍为核心的小团体,坚决维护以周萍为核心的四海餐饮集团的权威,不然到时候肯定有阿猫阿狗在他闺女头上拉屎拉尿。

    “有一点对你很佩服?!闭宰婺旰苋险娴牡?,“当初我们还是一个小餐馆的时候,那时候盈利虽然也不差,但是绝对我和寿大哥没人敢继续那么扩展,甚至是负债扩张,没有想到会发展成如今的规模,事实上证明了你之前的预测,餐饮酒店行业进入了大爆发?!?br />
    李和笑着道,“不是爆发,是淘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看看如今国营的酒店还有几家活着的?”

    赵祖年认可的道,“是的,服务跟不上,管理跟不上,自然要被我们给挤破产?!?br />
    “你们以为现在比国营酒店强,能把他们挤破产就是本事?也不是我灭自己威风涨他人志气,我这么说吧,全国的酒店,每年超过亿元投资的酒店都在十家以上,基本上都是国际一流酒店品牌,与国际酒店集团相比,国内酒店企业在管理经验、管理水平上尚有很大的差距?!崩詈图绦评渌?,“越往后消费者的选择变化,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消费需求在不断变化,你们竞争优势常?;嵩谝欢昴谙Т?,若产品无法满足消费需求变化,硬拼成本和性价比,生存的空间是狭小的?!?br />
    “李先生,你多提意见?!闭宰婺瓯纠词呛苡行判牡?,可是被李和的几句话说的心里发虚。

    “多走走,多看看,不要故步自封,有时间就去国外看看,学习下先进管理经验,时间要是不充足就多去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去走走,深圳、广州这些地方简直是一天一个样子?!崩詈驼?,“我说个简单的,我都来这两天,都特意在柜台看了一会,你们的那个会员卡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就一个打折的功能,所谓的积分就是糊弄鬼的,因为离了异地就没法用了,微机就是个摆设,全国的酒店不同连成一片网,服务标准没统一,叫什么连锁酒店?”

    既然对方求虐,他自然要满足一下,所以他批评起来也是毫不客气。

    “你说的是?!闭宰婺昝捌鹆死浜?。

    “还有,我住的那个房间的马桶底子都是黄的?!崩詈托ψ诺?,“还有地面瓷砖有点掉瓷,这个装修刚刚不到两年吧?再过两年,说实话,只要市里有一两家新酒店开业,你们就能归类到破旧不上档次,能有人来才叫有鬼?!?br />
    赵祖年这次是直接耷拉着脑袋了,李和心满意足的拍手走人。

    他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陈家和孙家等人看着他的眼光更加的不一样了,但是大概是碍于面子,却没有人对他有多问,陈明静似乎还对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