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又没花?

    这样盯着是什么意思?

    不过好在来探病的人从九点钟开始,就是一直不间断的,这倒是中途让陈宝国对他少了许多关注。

    病房里探病的人走完之后,李福成深吸一口气,要把陈宝国喊到外面聊几句,陈宝国出乎意料的没有拒绝。

    李和也自然得跟着出去看看。

    “宝国,这住院没少花钱吧?”李福成有自己的心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油纸包道,“按说俺是老大,俺这一份是不能少的,具体多少钱也不问了,就这些,你看成不?”

    他把纸包打开,里面都是崭新的百元大钞,少说也有三万块钱。平常的零用钱都是在手帕里包着的,但是这次来这里,老伴怕他钱不足,又在油纸包里包了一份,希望临时能派上用场。

    这些年,李和每年都会给钱,三万五万的,从来不曾间断过,老俩口没有什么都大开销,都是余在手里的。即使偶尔有点花钱的地方,李隆、李梅、甚至是老四、老五,包括李燕都知道孝敬一点,老俩口从来就没缺过钱花。

    陈宝国眉毛一扬,倒是惊诧了,他和妻子这些年在单位的待遇是不差的,可是平时的人情往来,家庭支出也比较大,平常是他老婆管钱,可是他清楚,家里也绝对没有三万块钱。

    他昨天就听侄女说过,李家好像挺有钱的,但是此刻能不眨眼的拿出三万多,很是让他没有想到。

    “这样太客气了吧?!绷锝ǚ以谝慌钥吹难劬Χ贾绷?。

    这不是三百,也不是三千,而是三万!

    虽然眼前大家的条件都好了,万元户也多了,可是一下子能这样磕家底拿出万把块钱出来送人的,是绝对绝对不多的!

    她眼前都看着着急,自然恨不得替着陈宝国给先接过来。

    “不用,不差这点?!背卤瓜卵燮?,没有接这个钱。

    李福成坚持道,“老太太住院不是谁一个人的事,你是儿子,俺也是儿子,按规矩来,谁都不能孬掉,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br />
    还有些话,在他心里,他没去说。这是他欠的,欠老娘的,他该补上去。

    如果说这辈子有委屈,有不满,有不理解,可是老太太行将就木,他都不该再去计较。

    陈宝国也很果断的摇头,“这个我们不能拿,要是拿了,老太太也不能乐意?!?br />
    “那就不让她是了?!崩罡3砂亚脚员叩乃锍と绲氖掷?,然后乐呵呵的道,“大侄女,你拿着?!?br />
    孙长如还没注意,这钱就已经进了怀里,然后本能的给接住,等她想再还回去,李福成已经和李和走下楼去了。

    孙长如只能愣愣的抱着钱看着陈宝国和他的父亲及其姑姑。

    下楼后,李和递给李福成一根烟,“爷,来一根?”

    “哎,那就只抽一根?!苯庸檀盏搅死詈偷幕鸹?。

    “爷,你没事吧?”李和发现李福成的精神头不对。

    李福成砸吧砸吧道,“没事,就是高兴地。你不晓得啊,她下地干活的时候,就把俺带着,她走哪俺就跟哪,你老太以前可是俏巴的人,只是没想到说老了就老了?!?br />
    “看得出来?!崩詈筒幌迷趺椿卣饣?。

    你老自己都是七十来岁的人了!

    不过他晓得李福成是木讷嘴笨的人,太花哨的话也说不出来。

    大概是看在这三万多块钱的份上,中午陈宝国提出要请李福成下馆子吃饭。

    酒是好酒,因为是别人送的,所以自带。

    至于菜就差点火候了,从来不点菜的李和,好不容易给李福成点了两个下酒菜,还被孙建芬盯的死死的。

    所以还没完饭,他自己就去把帐给结了,懒得沾这个便宜。

    陈宝国眉毛拧得老高,不过李福成倒是赞赏的看了看李和。

    “爸,爸,来客人了?!敝谌烁盏揭皆好趴?,陈明静慌里慌张跑出来。

    陈宝国训斥道,“像什么样子,好好说话?!?br />
    陈明静喘口气道,“爸,有香港客人来看奶奶,还有市里的领导也领导也来了不少,苏书记也来了?!?br />
    “香港客人?”

    众人面面相觑,家里根本没有什么海外关系。

    怎么可能来医院看人呢?

    何况市里的领导能来的关系都来了,他们家再有点底蕴,也不至于让苏书记给惦念上,何况双方的级别在那放着呢,差着老远的,能让秘书来,就已经是极给面子了!

    “大哥,会不会你要?”孙建设心里一动,这是要升的节奏???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出?

    “不是一个系统的?!背卤敲靼兹?,“先进去再说吧?!?br />
    众人一起上了楼,整个楼道里水泄不通,挤的都是人,各色人都有,有保安,有警察,有政府官员,甚至还有一大群踮起脚昂着头看热闹的。

    李和本来也是好奇的,可是看到黄炳新秘书的时候,他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把最里面的大壮拉出来,问,“什么情况这是?”

    大壮指着最里面的正在尴尬的与陈宝国等人寒暄的黄炳新道,“他听说是你祖奶奶生病,非要过来,我也没办法啊?!?br />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这哪跟哪??!

    摸不清里面的状况,瞎凑什么热闹??!

    “请问,李总回来没有?”黄炳新找了一圈,也没在人群里看到李和。

    “李总?”房间里的人都发出了一声惊讶。

    没人晓得所谓的李总是谁。

    陈宝国和孙家兄妹更是疑惑,他们要么姓陈,要么姓孙,哪里有什么李总!

    陈宝国很是客气的道,“黄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

    黄炳新很肯定的道,“自然是没有错的?!?br />
    “大伯,那个李伯伯....”孙长如的反应最快。

    “李老板过来了?!闭宰婺暄奂?,一下子就看到了站着人群外和大壮聊天的李和。

    “李先生?!被票轮苯映爬詈偷姆较蚬?,围在周围的人立马就分开了,看到刚刚人群焦点的黄炳新此刻哈巴狗似得对着李和点头哈腰,眼镜都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