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看的李和拎着一箱酒过来,虽然出乎了她们的意料,虽然一看就是劣质酒。

    “没买点水果???”李福成感觉一箱酒有点少了。

    李和笑着道,“没找到,又不是呆一天两天,过两天再说?!?br />
    李福成这才作罢。

    李和的电话响了,他接了。

    “行了,我知道,低于一千万的以后不要来问我?!?br />
    他听见了两个女人的笑声,他没在意。

    “李先生,你怎么在开封?”黄炳新在到处找李和。

    “是的,所以我暂时回不去?!袄詈拖肓讼氲?,“方便肉厂你帮着贷点款给他们,叶小姐你多帮助一下?!?br />
    套用方便面,搞火腿肠的叫方便肉,所以他回去准备把厂名给改了。

    “李先生,要不我去找你?”黄炳新笑着道,“我还是想往中原之地看看,并且向你汇报下最近的情况?!?br />
    “随便你吧?!崩詈兔环炊?,但是随即又对,“借给郭小姐的那15亿先不急着收?!?br />
    郭冬云跟索罗斯正斗得热火朝天,眼前还没有分出高下,他自然还是要全力支持。

    两个女人的笑声更大了。

    吹牛也找个没人的地方吹,开始一千万她们没笑的太离谱,但是听到后面的李和说到15亿的时候,她们绷不住了。

    连不苟言笑的孙长如都一边开车一边摇头大笑。

    “喂,大侄子,你那手提电话能用吗?”吴明静一副看二傻子的表情,她怀疑李和手里的电话都是假的,看着像能发出铃声的玩具,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这种电话。

    李和翻个白眼,连话都懒得回。

    这是诺基亚出来的最新款直板,只有巴掌大小,可以直接放到口袋里,国内有这款手机的不会超过十个人,他是大老板,自然是国内用这个的。

    接着李和又接了好几个电话,每个电话都是成千上百万的,两个女人已经笑岔了气。

    她们觉得这样的傻子还是挺可爱的。

    车子在一个家属区停下,这个地方李和似曾相识,他来过开封,也去过20军驻地,毕竟那里有59师改编的高炮旅,他曾经去做过调研,但是他记不得什么时候来过这家属区。

    想不通,他干脆不去想。

    一座独栋小院,虽然外面有年头,显得破旧,但是一进屋里,倒是显得别具一格,从装修到格局,都是很有气度。

    李福成脱了鞋,李和不想脱,但是被李福成给拉着,还是脱鞋了。

    “不用客气,请坐吧?!彼锍と缛冒⒁谈罡3梢锪┑共?。

    阿姨端上茶,李福成一个劲的乐呵呵的道,“麻烦,麻烦了?!?br />
    李和的自己的茶壶没带,浑身不自在,不过还是抿了一口茶,只是刚沾唇就给吐掉了。

    他对两样东西最挑剔,一个是茶叶,一个是酒。

    但是不是差到一定程度的,他也能应付,但是这茶都是茶叶沫子。

    他就不信这种家庭连个像点样子的茶叶都找不到,纯心恶心人了。

    “苹果吃吗?”孙长如把水果盘往两个人跟前推了一下。

    李福成笑呵呵的道,“大侄女,不用这么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br />
    李和拿起一个,擦擦就啃,他向来很少吃水果,因为他平常茶叶喝的多,肚子里都是水,不能再灌其它水了。

    一个穿着紫色毛衣飞,有着五十来岁的妇女进屋来了。

    “妈,你下班了?!背盟诨恍氖焙?,陈明静过去帮她接过了背上的包,然后指着李福成和李和在她耳边咕哝了几句。

    李福成慌忙站起来,道,“宝国家的,回来了啊?!?br />
    “哦?!备九敲飨圆辉趺锤咝?,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屋,只听见啪嗒一声关门声。

    “哎?!崩罡3闪成系男θ莺苻限?。

    “爷,要不咱们走吧?”苹果啃了一半,李和实在吃不下去,只得又放回桌子上。

    李福成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一个出来招呼爷孙俩,别扭的道,“让你委屈了?!?br />
    “你知道我委屈就行?!崩詈吞?。

    “那就走?!崩罡3勺约何梢?,但是想到自己大孙子跟着窝囊他就不怎么得劲,他大孙子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自己都晓得,回了老家,从市里到县里再到镇里,没有这样不给脸面的!

    “等下吧,我让人来接?!?br />
    “没多远吧?要是识得路,咱们就走回去?!奔热蛔鼍龆ㄒ?,李福成自然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李和穿上鞋,到外面给大壮打了电话,让他来接,等他正准备回屋,李福成已经出来站在了他跟前。

    两个人刚好就一起出了小区,在小区门口等着。

    “你也来一根吧?!崩詈妥约撼檠桃哺耸肿阄薮氲睦弦右桓?。

    “不了?!崩弦痈障虢?,最后还是拒绝了。

    李和一根烟还没抽完,孙长如和吴明静就小跑过来。

    “那你们什么意思?”吴明静明显是跑着来的,还在喘气,她板着脸,很是不高兴。

    “没事,我们想起来还有事,所以就准备先走,你们不用客气了?!崩詈鸵豢谄蜒倘ν碌睦显?,他不让李福成说话。

    “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应该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吧?能有什么事?”孙长如也不信李和这话。

    “亲戚真是没有,不过朋友有很多?!崩詈托Φ?,“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们。明天我们再去看看老太太?!?br />
    吴明静道,“你别给脸不要脸!”

    “明静?!彼锍と绮蝗梦饷骶苍偎?。

    “你要不是有辈分这样压着,你信不信我今天就能抽你!”李和脸拉了下来。

    “丫头,这怎么说话呢?!崩罡3梢财挠械愣?。

    “来,我站在这呢,有胆子你来试试?!蔽饷骶膊恍家还?,“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别真以为这是你们乡下,由着你胡来?!?br />
    “好了,一人少说一句?!彼锍と缭谂员呷凹?。

    “二和,咱们走吧?!崩罡3衫±詈?,不让他再说。

    “行了,咱们上车吧?!?br />
    李和看到了大壮的车子正往这边过来,他大老远就开始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