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车经常被李隆用来办货,后面的座椅早就被拆了,空间倒是宽的很,怕李福成坐车不舒服,李和干脆在里面放了席子,加了好几床旧棉被,李福成就躺在上面,少许多颠簸。

    他一路听着李和都在打着电话,听到自己认识的人,就插嘴问,“你让大壮他们跟着干嘛?谁没个正经事啊,耽误人呢,咱爷俩就成。不要让他们来?!?br />
    李和放下电话道,“没事,我来安排,你别管,他跟老三都是合伙的,他走了,老三多干活,他还得了偷懒的功夫呢。你忘记王前进那帮人了?你自己都说了,这不管去那,路上都要注意着一点?!?br />
    王前进被逮捕以后,审判后一帮人不但吃了子弹,还要出子弹费,这可把曾经幻想着和他们一起混社会的李隆及其大壮等人吓得胆战心惊,从此以后,倒是听了李和的话,不是熟人,都是不愿意在一起玩牌。

    “你有心?!崩罡3梢膊辉俣嘌?。

    因为没有高速路,车速并不快,两个多小时之后才到新蔡。

    李和让老爷子下车休息一会,一人喝了点水,他自己抽了一根烟之后,跟大壮通了几次电话,慢慢看到了大壮的一行人的车。

    “你怎么来了?”李和丢给李辉一根烟,他只让大壮开辆车跟两个人就好。

    “他肯定没我路熟,开封我常跑,路上的硬茬子我都认识,你们跟着我车子就行,什么都听我的?!崩罨源哟蠡醭瞪咸吕?,后面居然还有陈胖子。

    “再硬的茬子,咱也不怕,硬碰硬就是?!闭獗吆么跗甙烁鋈?,三辆车呢,打架还真不怕,李和又问陈永强,“你干嘛来了?”

    陈永强道,“空车跑来回多不划算,我跟着再拉车猪回来,不就保本了?!?br />
    “你不说生猪我还真忘了?!崩詈拖肫鹄椿鹜瘸Φ氖虑?,可以让陈永强做生猪供应,他简单说了一下,然后把烟蒂往地上一踩,“先上车,回来再跟你细说?!?br />
    一行人继续北上。

    太阳出来的时候,李和已经开了五个小时的车,换陈胖子过来开车,他自己坐在副驾驶上给周萍打了电话。

    “咱们在开封有饭店没有?”

    他要找一个本地的人做接应。

    “当然有?!敝芷蓟卮鸬暮芨纱?,“你还认识呢?!?br />
    “谁???”

    “赵祖年啊?!?br />
    “赵祖年?”这个名字李和想了半晌,终于才有印象,这是寿山的狱友,他自己还给做过面试,后来就直接跟着寿山干了,他好多年倒是没怎么见过,笑着道,“我现在往开封的路上,让他找个地方等我一下?!?br />
    周萍自然是一口应下。

    李和正准备挂下电话,突然一个急刹车,差点让他撞着玻璃,他埋怨道,“胖子,会不会开车了!”

    陈胖子朝前面李辉的车努努嘴,“前面估计有事情?!?br />
    李和二话不说,推开车门就下去,发现前面有一辆客车停在路边。

    他问李辉,“怎么了?”

    “收钱的?!崩罨园蜒痰踉谧焐?,腾出手,从货车的坐垫底下抽出五六根钢管,不慌不忙的给眼前的人一人一根,显然对眼前的事情司空见惯。

    “都是本地人?”李和透过客车的玻璃,只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几个人站在过道上。

    李辉摇摇头,“不是,一般都是跨区域的,就喜欢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br />
    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人从客车上下来,看见了最前面的大壮,一脸凶横的道,“你在那干嘛的,鬼鬼祟祟的?这货车谁的?”

    他没有看见在货车后面的李辉和李和等人。

    大壮道,“在这撒泡尿都不行???”

    “妈的!在那别动!”中年人随后回到车上,两三分钟以后,又从车上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人背着小布包,随手还拉上车门。

    大壮朝着李辉这边喊道,“快!”

    “别给他们拿刀的机会!”李辉二话不说举着钢管带着自己这边几个人趁对方不注意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等李和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对方四个人已经被陈永强拿着绑猪的绳子给打了死结串在一起,地上还有两把上锈的斧头和一把菜刀,一个布包。

    李和把布包打开,正准备翻翻里面的戒指,钱,还有一些项链什么的,就听见客车上下来的人喊。

    “那个戒指是我的?!?br />
    “有阿的55...”

    “我的300...”

    东西还没在李和手里焐热,就被大家三下五除二的给拿走了。

    大壮把那几个抢劫犯的口袋的零钱给搜光以后,全部塞进了客车,只见客车司机一个劲的给他递烟,拍着胸脯给保证一定给安全送到公安局,保证不被大家给打死。

    “妈的,第一次遇见这么穷的,还有脸说自己是抢劫犯?!贝笞嘲岩馔庵聘旅娴募父鲂〉芤环?,居然只剩下十来块钱。

    “走吧?!崩詈拖衷诓畔梦裁创蠹叶颊饷椿逵挛?。

    这么个小插曲一过,一路倒是顺风顺水。

    下午一点钟左右,到了禹王台。

    李和接到赵祖年的电话以后,拐过几个弯,看到了赵祖年。

    他没有下车,只是道,“你在前面开车带路,155医院,我们不认识?!?br />
    “要不先吃点饭吧?”赵祖年建议道,“刚好离我们酒店也不远?!?br />
    “那最好不过?!崩詈鸵餐饬?。

    陈永强开着车子跟着赵祖年三辆车组成的车队,问李和,“都是好车啊?!?br />
    “这里的酒店也是我的生意?!倍杂谧约荷肀叩氖烊?,李和很少掩饰什么。

    “还是你牛!”陈永强也没有过于惊讶。

    自从寿山确定集餐饮、住宿和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餐饮企业的目标后,得到李和的首肯,成立了四海餐饮集团,进入了快速的扩展,用十年的时间布局了沿海的一二线大城市后,现在的新店基本是在中西部地区,跟之前的单纯的饭店不一样,涉及千万资金量的酒店,宁愿扩展的慢一点,非他信任的人,他都不会用,而赵祖年无疑是他最信任的人,信任度甚至远远在他女婿之上。

    “会不会太贵?”李福成倒不是第一次进这样的酒店,毕竟李隆在县里的酒店他也是去过的。

    李和笑着道,“都是自己家的,随意就行?!?br />
    李福成才稍微放下心。

    赵祖年给大家安排好房间,大家随便洗脸洗手以后才进包厢吃饭。

    吃好饭以后,赵祖年道,“李老板,这几辆车都是酒店用来接送客人的车,我让司机跟着你?!?br />
    “车子给我就行,司机我有?!崩詈湍昧嗽砍?,问明医院的方向,让其他人在这里休息,只带着大壮。

    大壮问,“这车叫什么?一看就气派?!?br />
    “劳斯莱斯?!崩詈涂此驹居?,就把车钥匙丢给他,“注意安全?!?br />
    “我开车你放心吧?!贝笞掣咝说哪昧顺翟砍?,往医院过去。

    开车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地方,大壮扶着李福成上台阶,李和再次拿出电话开始拨通那个叫孙长如的人留的号码,但是依然没有打通。

    他只得到大厅的前台问,“麻烦问一下,我想找个人,在这里住院的?!?br />
    “住院的?”小护士头也没抬的道,“这里门诊部,去住院部问吧?!?br />
    李和机械似得回了声谢谢,又去住院部打听人。

    “蒋阿花....蒋阿花.....”胖胖的小护士翻了半天的记录本也没找到人。

    “你找蒋阿花做什么?”李和正暗自捉急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他身后。

    “你是?”李和面前这个女人也是一愣,三十来岁,利落的碎短,面容姣好,妆容精致,最关键是她穿着军装,虽然有上尉军衔,不过倒是糊弄不了他,一看就是文职军衔。

    “你找蒋阿花做什么?”女人又重复了一遍。

    “我姓李,我们是收到蒋阿花病重的信,从皖北赶过来的?!?br />
    “你好,我叫孙长如,是她的孙女?!迸顺詈蜕斐鍪?。

    “你好,李和?!?br />
    喊姑姑?

    李和喊不出来。